展现出真正实力的赤眼魔猿到底有多强大,这一点恐怕只有我才会有最深刻的体会。放眼整个中立之地中,恐怕只有蛮尤能够力压过他一头,其他人甚至连跟他平等交战的资格都没有!现在葛姆等人又是伤疲交加,他们又能凭什么挡得下赤眼魔猿?

  “葛姆!你,死!”

  赤眼魔猿暴喝之下,铁棒已经挟着呼呼风声罩着葛姆头顶之上敲落下来。

  CN酷5"匠网\唯`l一正LP版4F,其/。他OE都是c盗%b版

  葛姆咬了咬牙,还想挺拿起手中巨剑硬接下这一棒,不想其中一个上古异族却强行把他继续往前拖拽而去,另外两人则逼发出浑身神力来,联袂迎挡下赤眼魔猿的攻势。

  这一棒赤眼魔猿是带着全部杀意打出的,威力非同小可。两个异族强者哼都没哼半句,直接在这一棒之下被砸成了两滩肉泥,漫天飞散开来,死得异常的惨烈。

  可两人终究是把这一棒的威力给抵消掉了。趁着这个空隙,葛姆已经被拖拽出老远,不单单脱离了赤眼魔猿的攻击范围,而且眼看着就要脱离出秦殇的阵法力量束缚,回归到圣城之中去。

  秦殇已经竭力控制那水蓝灵力去束缚葛姆和剩下的那名上古异族了。可是葛姆终究是实力强横的高阶真神,这会固然已身带重伤,可是为了活命他反而爆发出更强的潜在能力来,大剑连斩之下,竟然硬生生把所有灵力束缚都斩断开去,杀出一条退路来!

  可他们的归路还未一马平川!

  “想逃?先过我这一关吧!”

  大喝着手持卡欧斯从旁杀出,我成为了阻断葛姆归路的最后一道屏障。几乎吸干了两个上古异族以后,我的能量已然得到了不小的补充。这会固然离巅峰状态还有一段的距离,但也恢复到了六七分的水准,拦下一个重伤在身的葛姆,我还是有把握能够办到的。

  葛姆脸色无比阴沉,这会跟我仇人见面是分外眼红。他手中巨剑一举一落,剑锋已然迫近到了我的眉心,要把我居中直接破成两段!

  我早已做好了硬挡的心理准备,这会哪里肯退缩?卡欧斯毫不避让的迎了上去,剑势锋芒毕露!

  “死线!”

  两剑相交,“叮”的一声金铁交击脆响,磕碰之下卡欧斯并没有吃上亏,反而是葛姆手中的巨剑不堪重负,剑尖以下的小半截剑身直接飞甩出去不说,巨剑剑身也崩裂出无数裂纹来,“死线”的锋芒更势如破竹,在葛姆的胸膛之上划开出一道又深又长的剑创。

  再遭重创,葛姆僵住在了原地,差点连手中的巨剑残身都握不稳当。

  最后的一名异族强者还想垂死挣扎,挺剑向我刺来。可是他的剑锋还未递送到我的跟前,赤眼魔猿的棒子便先一步敲砸下来,把他砸得整个脑袋像是西瓜一样炸开,红的白的飞溅,无头尸身则向着地面坠落下去。

  只剩下还有一口气的葛姆了。

  我没有手软。在赤眼魔猿料理那名上古异族时,我已然贴靠上前一个突刺,卡欧斯对准葛姆的心脏,直接刺了个对穿。

  后续注入的神力不断破坏着他的其他内脏。这个不久前还不可一世的高阶真神,这会已然是奄奄一息,就差咽下这最后一口气了。

  葛姆瞪圆一双眼,张了张嘴想要咆哮谩骂,然而血浆却先一步止不住的流出,把他未尽的话语给堵了回去。

  我也没有心思听他说些什么,只自顾自的催发神力,要把他给碎尸万段。

  可就在这瞬间,赤眼魔猿的铁棒突然从旁侧延伸过来,并压在我的胸膛之上发力,把我向旁侧挑飞出去。

  我还未来得及问赤眼魔猿搞什么鬼,一道血色闪电便已毫无征兆的劈落下来,正正劈中葛姆!

  这道血色闪电之中带上的力量异常强大,若不是刚刚赤眼魔猿及时出手把我隔离开去,被一同劈上的我恐怕就不是受点伤痛那么简单便能够了事了,运气不好的话直接被劈成一团焦炭,也绝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只因为发出此等攻击的,正正是被我列为此战头号大敌的异族圣祖,蛮尤!

  血色闪电的杀伤力,显然只是针对我而已。再把我逼退以后,力量一分为二,大部分融入到葛姆的身体之中修补起他残破不全的身体来,小部分则幻化成了蛮尤的虚幻姿态,那双熟悉的冷酷眸子视线投落过来,让我感觉浑身的不舒服。

  “你终于来了,王子铮!”蛮尤嘴角泛起冷笑来:“我等今天,已经等上好久了!做好心理准备,偿还下你在黑水城中欠落的债了吗?”

  “用不着说这种大话!”我不屑地反唇相讥:“无上之力的惩罚,觉没那么简单便能够敷衍过去的!现在你该还在吃着苦头吧?不然以你的暴躁脾性,哪里容得下我在城门前蹦跶!直接就赶过来开干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