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夫就不客气了。”张子凡稍稍沉吟,开口提出了条件:“张家要上好灵甲百副,配套攻击灵器百件,就这些了。”

  张子凡索要的这批灵甲灵器,价值总计在五百亿左右,相当于半个世家的资产了,不是一个小数目。

  但考虑到张家已经近乎被打残的状态,这笔补偿完全合情合理。而且在场的修行者联盟成员份属十数个世家,平均分摊下来每家也不过二三十亿左右,完全在可承受范围之内,所以这些人虽然脸色不太好看,但也都点下头来没有任何异议。

  没能趁势吞掉张家反而赔了夫人又折兵,修行者联盟的这些人心情都很是糟糕,只想离开这里越快越好。所以谈妥了赔偿问题后,他们立刻提出了离开的要求。

  张子凡巴不得这些瘟神走得越快越好,当然不可能开口挽留。

  有白老狄老二人监督,想来这些人也不会把这笔账赖掉。既然没了后顾之忧,我的任务也已算完成,便在修行者联盟的家伙退走以后想顺势抽身离去。

  …,酷g匠a网)永久o*免费t看小说kU

  可我才刚动了这个念头,张子凡却突然对我开口道:“王子铮,留下来叙叙旧吧!”

  叙旧?

  我迟疑的看向张子凡,心想这老头该不会是在打什么鬼主意吧?

  可仔细一想又觉得应该不可能。被今天这一折腾,张家毫无疑问已经元气大损,而我的实力张子凡应该比谁都清楚才是,按理说他是对我敬而远之绝不敢招惹的,可他却依然开口让我留下“叙旧”,想来应该是有其他目的了。

  反正他不可能对我有任何威胁,我便干脆留下来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好了。而且张丹枫命陨的事,我也觉得有必要跟他交代清楚,否则他以为张家靠山还在而干出对修行者联盟复仇之类的蠢事,那便是真正的自寻死路了。

  危机已过,心有余悸的张家人这时候也从别墅中走了出来。

  幸存者只有三四十人,其中堪称战斗力的圣级强者连一半都没有,至于尊者更是除张子凡以外只剩余三人,比起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都不如。

  这样的力量,别说支撑起一个一流世家了,连二流都勉强。

  可以预见的是,重建之后的张家声势势必会一落千丈,不单单失去和王家争雄的资格,甚至于自身安危都难保。要知道在张丹枫苏醒过后的急速扩张中,张家的霸道作风可是得罪了不少大小势力,即使另一巨头王家不趁机落井下石,光是这些大小势力的报复也已经足够让张家焦头烂额了。

  把其他人打发去收拾残局,张子凡只独自一人在别墅招待我。他很明白人数在我面前根本没意义,就干脆一个从人都不带以示坦诚了。

  “老夫万万没想到,你竟然会不计前嫌,在关键时刻出手相救。”张子凡颇有感触道:“若不是你刚刚有功成身退的意思,老夫一定以为你是闻腥而来的大鳄,想顺势鲸吞我张家。当然,现在已经证明是老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关键时刻力挽狂澜,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吧?”张子凡略略沉吟,然后接着说道:“救醒老祖宗的恩情,我张子凡一直未忘,只是碍于立场一直没法相报而已。补偿过来的那批灵器灵甲,就转赠给你好了,就算是对你两番救命恩情的报答吧。”

  张家已近乎被打残,这批装备即使张家要来了也没大用,原本我还纳闷着张子凡为什么会提出这么个补偿要求,听到这里我才算明白,原来他早打算好把这批物资作为救命谢礼转赠给我的。

  这份礼不可谓不重,已经是足足半个世家的家底了。张子凡这大手笔送出,报答恩情固然有之,但恐怕更多的是想藉此化解我和张家的仇怨,甚至有拉拢我变为同盟靠山的盘算在内。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张家是元气大伤没错,但家底中还是有的,缓过这段最虚弱时间后未必没有重返巅峰的机会。但考虑到众多仇家很可能趁虚而入,张子凡这才不得不把主意打到我的身上来,以期得到我的庇荫。

  张子凡的盘算,我已估摸得一清二楚。念在张丹枫的情分上,再加上这批价值不菲的灵器作为报酬,我还是点了点头答应把东西收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