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老没想到我竟然还死咬着不放。狄老皱了皱眉头,说:“子铮小子,差不多就可以了。现在把事情做绝了,你固然能呈一时之快,但这张家也会被你给害惨了,你明白吗?”

  狄老不是在威胁,而是真心的告诫我。

  今天之事张家固然是受害者,但这些门阀世家可不会跟你讲道理。现在以两老的威望勉强把这群人弹压下来,之后想来他们也不敢再造次。但若我做得更过火,例如再把这里的人给宰了个大半,那修行者联盟的家伙们可就真的会发飙。

  本就撕破脸皮的我自然是不怕的,可张家就要惨了。没了张丹枫撑腰现在又元气大伤,甚至都不需要修行者联盟认真出手,只随随便便一点小风浪便足以让这个风中残烛般的家族彻底覆灭了。

  理智点说,确实应该吞下这个哑巴亏息事宁人。可情感上说,我更倾向于让修行者联盟血债血偿。但说到底我只是个局外人,这关乎张家存亡的决断,这时候应该交由他们自己来选择才是。

  想到这里,我开口道:“张子凡!出来吧,现在该你说话了!”

  所有事情都是在张子凡眼皮底下发生的,我就不信他浑浑噩噩一无所知。

  我此行到来,本就是为了还人情的。现在大局在握,就把抉择交还到张家自己手里好了,不管是战是和,只要是他们的决断我都会执行到底。

  在我开腔说话以后,原本安静得如灵堂的别墅,终于有了一些声响。

  躺坐在轮椅之上的张子凡,由张涛推着从别墅正门处走了出来,投向我的眼神满是复杂。

  张家跟我早已经是不死不休的仇敌了,甚至他现在这副惨景也都是拜我所赐,可在张家生死存亡之际出手相救的却是我这个恨之入骨的死敌,人生如此无常,也难怪张子凡此时心中百感交集。

  尽管满肚子疑惑,但终究是一家之主,张子凡当然不会蠢到这时候还在外人面前露出我俩不和的瑕隙,向我点头致意以后,接过话头来,对狄老白老两人说道:“老夫张家家主张子凡。张家蒙难老夫固然痛心疾首,但能烦劳众多同道上门,其中必有蹊跷和误会,诸位可否告知老夫一二?”

  张子凡话说得很体面,但我听了却是眉头皱起。他这分明是在给对方下台阶,打的是“和”的主意。

  果不其然,张子凡话音刚落,白老和狄老的脸色都轻松上不少。修行者联盟诸人虽然贪婪,但并不愚笨,同样也听出了张子凡的意思,这时候其中一人上前拱了拱手,说:“我们截获张家勾结天魔一族的情报,事关重大,我们这才纠集人手过来想要阻止。”

  张子凡木着脸点了点头,然后说:“既然如此,你们尽管找搜就是了。若是找到确切证据,我张家上下自当以死谢罪,不劳诸位伤神。”

  更Su新Da最V快上x酷匠(…网《{

  “不用了。”说话的人满脸尴尬道:“这一路攻杀过来,我们没有发现任何与天魔一族相关的蛛丝马迹。看来这一切都是误会,我们被假情报给蒙骗了!”

  “确定是误会?”张子凡又再询问:“还是再认真搜搜吧,不然往后可能还会重蹈覆辙呢!”

  狄老这时开口了:“张家是东海望族,不可能跟魔人有肮脏勾连,这一点老夫可以确定!此事往后休要再提了!”

  狄老亲自开口,这件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便定性了,修行者联盟诸人当然也不会有异议,纷纷开口附和认同。

  张子凡也无异议,不过却开口补充道:“那张家死难的数百子弟,这笔抚恤是否该由修行者联盟来支付?”

  白老一口承应了下来:“这个当然了。此事是我修行者了联盟理亏在先,张家主有要求尽管提就是了。”

  毕竟死了那么多人,要点补偿也很正常。能用钱解决白老认为已经是很完美的结局了,修行者联盟里的门阀世家什么都缺,唯独不缺钱财和资源这些外物。

  “那老夫就不客气了。”张子凡稍稍沉吟,开口提出了条件:“张家要上好灵甲百副,配套攻击灵器百件,就这些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