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老白老二人,在华夏修行界的地位跟我三位恩师相仿,都是泰山北斗般的存在。外加上同样份属修行者同盟,这时两人的出现对在场其他人来说毫无疑问便是吃了定心丸一般。

  而俩老刚刚展现出来的,足以压制住我的实力,这才是最重要的。虽然明眼人都看出我们相互都没尽力,但足以制衡那便已经足够了。

  有了靠山,这些修行者的底气也随之回来了,纷纷对我怒目相向。尤其是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小命的那强者,这时候更对我怒声呵斥道:“王子铮!看看你脚下流淌着的鲜血!那可都是你同胞的血啊!难道你这恶魔就一点惭愧和羞耻都没有?”

  “没有。”我冷言冷语回应道:“我唯一惭愧的,便是让你这杂碎逃了,刚刚我真该下手再快一点把你也给干掉的。现在你可以再激怒我试试,看看这次还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能逃得了?”

  我的宣言让这位世家强者又羞又恼。可在我赤裸裸的威胁下,他却不敢再在我面前叫嚣,愤而转向狄老白老道:“二老都听到了吧?王子铮这小子狂得没边,不单单行凶杀人,而且还视你们二老为无物要继续逞凶!放任他这样下去那还得了?恳请俩老动手,把这小子用武力押回修行者联盟去!至于如何给予惩罚,就交予联盟头领们商议再作决定吧!”

  “不错,该给死者们一个交代!”

  “对对对,压他回去受审!”

  “压回去太麻烦了,干脆就地击毙吧!”

  其余人等也你一样我一语的向狄老白老二人建言,一个说的比一个狠毒,都巴不得我这心腹大患死得越早越好。

  我冷眼看着这一切,心中杀机禁不住又泛了起来。

  *最m新m}章节_M上酷DZ匠网x

  不过我还是按捺了下来,静静等待这狄老白老的裁决。他们都是跟我三位恩师性格相近的敦厚长者,不会偏袒这些修行者联盟人渣的。

  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地上躺着的家伙该不该死,一目了然。只要二老还未昏庸到不明是非黑白的程度,就不会做出有失公正的判决。

  果不其然,面对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谗言,白老脸色越发的难看,终于忍不住暴怒吼道:“够了!”

  被白老这么一喝,所有人都立刻噤声。

  白老又重重哼了一声,然后用严厉的语气说道:“在追究王子铮的行凶之前,老夫倒想问一问,你们这么大群人到张家来,所为何事?我们两把老骨头一路走来,流满整个张家大院的鲜血和几百具倒伏着的尸体可是看得清楚明白,这些你们该不会说不知道吧?”

  白老是憋了一肚子的火。他早已知道修行者联盟很大部分都是利益至上的投机者,但想不到他们竟然会不堪到如此程度。放在往常,他早已如我一般出手杀人为死难者讨回公道了,哪还会跟这些渣滓废话这么多?只是为了大局,他这才不得不当这个连他自己都鄙夷的和事佬。

  华夏的修行好手虽然多,但也经不起太多消耗。尤其是在天魔一族危机的现在,更应该团结一致对外,而不应该在这种无谓内斗之上失血。

  这些家伙才想起来自己是彻头彻尾杀人越货的强盗。这时在白老的呵斥之下,都纷纷低下了头来,不是忏悔,只是纯粹的找不到抵赖的借口而心中忐忑罢了。

  “今天之事,就此作罢吧。”白老没好气的总结道。

  修行者联盟的家伙们虽然心有不甘,但这时也只得无奈点头应是。

  他们已经听明白白老狄老息事宁人的处理方式了,再怎么有怨言这时也只得忍气吞声。形势比人强,光靠他们自己,是万万没法从我的手上讨回公道的。

  就在他们准备灰溜溜离去时,我却冷冷开口了:“那张家死难的这几百人,就白死了?”

  白老打算息事宁人,我却不打算这么简单放过这些渣滓们。

  若让他们如此无法无天却没有任何惩罚,那下一个被下辣手的对象很可能就是我了。这些家伙的贪婪无止尽,绝不是没有这个想法,只是三番四次都栽在我的手上没有得逞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