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连八字胡本身也被我气势压的窒了窒,反应过来才恼羞成怒道:“王子铮,你太目中无人了!”

  “嗯。”

  我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句。别说把八字胡这位门阀家主放在眼内,根本就已经把他扔在地上踩了再踩。

  这做法,落在旁人眼中彻头彻尾的侮辱了。

  所有人都幸灾乐祸的看着八字胡。刚刚出场时气势倒是挺横的,现在被我用言语连番奚落不说,连手下都被打了却屁都没敢放一个,这一张脸面可以说基本是全部丢光了。

  在百十道目光的注视之下,这位门阀世家之主羞怒交加,一张脸都红得要发黑了,却偏偏不敢动手为手下向我讨回公道。我的实力如何,他比只道听途说的围观者们要清楚得多,早前先后带回天魔和巨龙头颅的壮举他可是亲眼见到的,所以哪怕他对自己一身上品尊者的实力颇为自负,眼下也不敢贸然对我动粗,不然很可能便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

  本来他是绝对没有招惹我的勇气的,但唯一的儿子在之前韩莹策划的阴谋中丧命,他把这笔账算到我的头上来了,所以才走出来要羞辱我一番,只是想不到我竟强硬如斯,现在反而轮到他落不下台来了。

  就在八字胡想不顾一切对我发动攻击时,一双满是皱纹的枯槁手腕搭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劝阻了他的不理智行为。

  劝住八字胡的,是一名身体半弓着的驼子。虽然形貌猥琐,但话语倒是威严十足,对我喝道:“王子铮,这里是修行者联盟的地盘!我们不欢迎你,你立刻离开!”

  X…看K正'》版…章节上~酷/匠D}网

  除了驼子以外,还有两名门阀之主一同到来,加上八字胡,四人并在一起不管权势还是气势都骤然提升不止一点半点,此刻正齐齐向我施压了过来。

  弄出这些花样来,也不过只是为了给我点难堪而已,这四个老东西根本就是色厉内荏,没有动手的胆量。

  我冷笑不止:“如果我不走呢?你们几个老东西是不是打算要动手赶我走了?”

  “老夫辈分足以当你的爷爷了,自然不会跟你这小辈动手,有失身份。”驼子哼了一声,然后说道:“不过老夫治不了你,自有能治你的人!我这就把孙小圣和苏惊鸿请来,让他们看看教出来的好徒弟是个怎样不讲理的泼皮!”

  驼子话才刚说出口,我的身形已自原地模糊起来。他心猛地一惊,终究还算是一个高手,立刻就捕捉到了我的瞬移落点精准一拳击落到我的胸膛之上。

  我不躲不闪硬吃了他这一拳。

  此刻我的魔武二气浑厚程度,还有身体的强韧程度,都远超驼子的想象。他这仓促一拳也未能调集全力,因此打中了我我也只是气血动荡受了点小伤而已,但我极怒之下伸出的一掌却把他整张脸都钳制,然后把他驼着的身体原地拔起,硬生生提到半空之上来。

  “你想讲理,我今天就让大伙儿好好评评理。”我环视了在场所有修行者一样,然后朗声道:“诸位应该都清楚,脚下这片土地原本是什么地方吧?”

  “当然清楚了,这里不是东海魔武学院么?”

  有了一人应和,其余人都开始附和了起来,也明白到我要说些什么了。虽说这片土地暂时借给修行者联盟无偿使用,但谁都清楚东海魔武学院才是主人。现在主人家根正苗红的亲传弟子要被人生生赶出去,这道理又哪里站得住脚?

  驼子憋得满脸通红,一方面自然是因为我抛出的道理,另一方面却是因为我如铁钳般紧箍着他脸面的手腕。他已经拼命的去掰我的手了,可却像是铁钳般纹丝不动,反而有越收越紧的驱使,大有把他整个头颅骨都给直接捏碎的苗头。

  其余三名世家尊长见状,这时也顾不得礼义廉耻,齐齐向我夹攻了过来。

  我猛地把驼子掼在地面之上,再在胸肋之上补踩上了一脚,一阵骨头碎裂声响起,他猛吐大口鲜血,捂着伤口在地上呻吟,已没力爬起来了。

  我人早已迎着三人的联手攻势撞了过去。紧跟着驼子遭殃的正是开始时出言挑衅的八字胡,我七星横剑一挥,他慌慌张张架起来抵挡的灵剑立刻断层两截,剑锋在他身上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剑痕,都已清晰看到伤口之下埋藏的心脏衰微跳动,只差一点点直接便是一剑毙命的下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