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维尔阁塔真名之力辅助,这圣灵瓶对我自身来说效用有些鸡肋,但对我身边的人来说却是一件救命的宝物。

  我对这件灵器还是挺满意的,便不客气的收下了。

  至于给文森特的帮助,自然不会打任何折扣。圣魔教团要与我为邻,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就冲他们对付天魔一族的积极劲头,到时肯定会在正面战场上帮我分摊不少压力,一定程度上缓解我现在四面楚歌的窘境。

  离天魔一族解放还有两天,留给圣魔教团的准备时间已经不多。在我看来,以圣魔教团的力量,这点时间要攻陷一片灵兽园并不难,难就难在之后面对天魔一族的反扑。灵兽园自身的防御大阵固然能提供不俗的限制效果,但光凭这些就想抵挡下天魔一族是不足够的,否则王静也用不着费煞苦心浪费无数人力物力把我的两块灵兽园打造成铁板一块了。

  跟修行者联盟撕破脸皮以后,我已经是孤立无援,手上这点战力紧巴巴的尚且不够自用,对于圣魔教团的战略行动自然是无力援助。不过对于后续建设方面,我倒是不会有任何吝啬,答应文森特在攻下灵兽园以后第一时间派出人手协助架设阵法建设阵地,虽然这点时间绝不可能堆垒起如我地盘这般防御,但弄出一个足以立足的支点,还是有可能办得到的。

  作为回报,我要求文森特开放圣魔教团对我的资源贸易。除了丹药和灵器以外,其他资源我可是都是紧缺的很。可时以我现在的状况,即使有大把大把的钱也很难从华夏这一边买到什么东西来,那些华夏门阀权贵可不会管什么大局不大局,绝对乐于见到我困顿的窘境。

  圣魔教团是自上古时候便传承下来的强大组织,身家和资源丰厚程度外人是难以想象的,我想要的战略资源一定少不了。为了建立更稳固的同盟关系,文森特一口答应下了我的请求。毕竟这是贸易而不是索要,平等交换之下其实是圣魔教团占便宜的。

  我和文森特都得到了满意的结果,一番谈判下来算得上是宾主尽欢。再敲定一些后续贸易的细节过后,文森特便急急告辞离去。对他来说,这是跟时间赛跑的时候,每多赢得一分一秒准备时间,往后面对天魔一族的艰苦战役圣魔教团可能就会少牺牲上百十条人命。

  送走了文森特,我找了个僻静地方准备安心调息一番。

  从出发往阿美尼亚老巢到现在,不过短短数天时间而已,但我经历的恶战次数却已是多得说出去都会让人觉得天荒夜谈的地步。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恶战,因为我所面对的对手绝大部分都是天师级强者,拥有着远远凌驾在我之上的力量。

  为了与他们交手,我不得不一次次的挑战自己的极限。虽然最终依旧免不掉惨败的下场,但我也绝不是全无收获的,与他们对抗的过程中,我也已在悄无声息间变得更强了。

  模糊之中,我感觉到自己离那层极限瓶颈已经不太远了。

  尊者到天师,一流强者到顶尖强者之间的瓶颈。

  在修行文化没落的现世,放眼整个华夏,天师强者又有多少个?

  一对巴掌也数得过来!

  就是天资横溢如我三位恩师,最终也堪堪止步于尊级强者的圆满境界而已!

  但是我现在,却感觉到自己拥有了挑战这个瓶颈的机会!

  只要能跨得过这道坎,我便算得上鱼跃龙门,从此天高海阔也任我纵横!

  一想到可能即将到来的光明前景,我就禁不住雀跃了起来。

  XG酷(匠网oG正版$(首)发6}

  离天魔一族的反扑时间还有两天,这真是天赐的最佳突破时机。若能在这期间突破到天师,我能发挥的作用必将会更大,能给手底下弟兄们的庇护也会更多。

  想到这里,我不再迟疑,下定了要立刻冲击瓶颈的决心。

  可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我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柳萱。

  在青云祭第一场人魔战争结束以后,我已把柳萱和我们的父母都安排到安全的地方了。柳萱虽然对我痴缠,但也知道过分死缠烂打只会讨我的厌烦,所以很乖巧的接受了我的安排。

  但现在这关节眼上她却给我来电了,莫不是我父母他们出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