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的这番话,算是对我正气凛然的褒奖了。想不到敌对立场的这位强者,竟毫不吝啬他的夸耀,我固然是受宠若惊,就是站在一旁的张老也老怀安慰,自豪和愉悦洋溢于表。

  称赞过后,鬼王又用惋惜的语气道:“可惜的是,世道的大势并不站在你这边来。虽然出发点不一样,但不妨碍你因为固执而把自己连同身边所有人一同逼入绝境的下场。坦白说,王子铮你这个选择是极其愚蠢的。我再问你一次,让出一半地盘作为妥协,你愿意不愿意?”

  “绝不!”我想也不想立刻回绝道:“想从我手上收走灵兽园领土,只有先从我的尸体之上踏过去!”

  “那可真遗憾。”鬼王叹息一声,说:“既然你作出这个最糟糕的选择,那我们只能耐心点,等踩着你尸体拿下这两块灵兽园地盘的那一天了。”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意念驱使之下,一柄小小七星副剑在我的衣袂上轻轻一削,半截衣袖飘落到了会议桌案头之上。

  在华夏源远流长的文化之中,割袍便意味着断义。这一举动,宣示着我王子铮与整个华夏修行界分道扬镳,再无任何情面可讲。

  与修行者联盟还有酆都结下的仇怨,已经给他们留下足够攻击我的借口了。我这时候与他们坚决翻脸毫无疑问很不智,但我并不后悔!

  要我与这些惟利是图的小人蝇营狗苟,我做不到!

  割下袖子以后,我向鬼王微微躬身行了个告别礼。在我眼中,这个酆都之主虽然一样贪利,但至少还算磊落。至于其他龌龊的华夏修行大佬们,根本不值得我的敬意,甚至连让我多看一样的兴致都没有。

  我带着沈雪冰和张老转身就走。可还没走出几步,一声断喝便从身后传来:“王子铮!你打伤我儿子陆玮,想这样拍拍屁股就走了?”

  “我后悔了。早知道你们这群蠢货这么烂泥糊不上墙,我当时该直接下重手杀了他的,根本不该给你留面子。”我不屑地冷笑道:“怎么,要替你的蠢儿子扳回一城么?要的话就赶紧动手啊!”

  江海陆家是华夏名副其实的一等一世家,能有资格列席便足以证明其势力了。陆玮的父亲原本就因为儿子的事情憋着一肚子气,此刻再被我一番言语赤裸裸蔑视,哪里还忍得了?当即如怪鸟腾空,遥遥一掌向我拍来。

  By看V7正b版;(章节-…上酷RY匠&}网

  蓝级武技风雷掌,由这位陆家当代家主施展出来确实要比起他那半吊子的儿子强势得多,还未及身风雷武气把我身形给彻底笼罩在内。不过光凭这一掌便向败我,这厮也太天真了!

  “大冰龙掌!”

  奋力一掌击出,磅礴冰霜武气从我掌心之中喷迸而出,和那风雷武气对撞在一起。同样是上品尊者的修为,大多数人都以为这一掌交锋会是一场龙虎斗,可两相对撞之下,风雷武气在冰霜气息面前却节节败退,短暂的抵挡以后竟然被尽数往回推了回去!

  虽然远未到买入天师境界的地步,但我的魔武二气已臻至尊级圆满,再加上极皇玉和灵体仙身诀的强化,此刻纯以力量而言,同阶之中已经罕有我的敌手了。所以哪怕我不再使用其他附加状态,依然能够轻易击溃这位名门家主的全力出手。

  数道不弱于风雷掌的魔武技同时激发,堪堪拦截住大冰龙掌对陆家家主的猛击。可饶是如此,先一步入侵的冰霜气息还是让得他浑身上下覆上了一层薄霜,这时一碎裂,内里流出来的是潺潺血水,这位陆家家主霎时成了一个淋淋血人,伤势不致命,但却给予他足够深刻的教训,并再也生不出与我正面为敌的念头。

  出手拦截大冰龙掌的其余门阀权贵们也是暗自心惊。我王子铮很厉害,他们是早已知道的,但绝没想到会厉害道如此地步,仅仅只是一招而已,便已需要他们数人联手才能勉强抵挡下来。

  再不愿意,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单打独斗自己可绝不是我王子铮的对手。联手齐上倒是一个主意,只是身旁站着的张老绝不会保持沉默,同时与两名顶尖强者对垒,他们可没有胜利的把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