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摆明要黑吃黑的情况下,再派人手进驻我的地盘明显是肉包子打狗了。

  但要是错过了这个绝佳机会,往后便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借口去侵占我的地盘,这么大块的肥肉从嘴边放过,这些权贵们心有不甘。

  面对我的质问,这些门阀权贵们都没有沉着脸谁也没有表态。就在我变得不耐烦想再追问要个准信时,一阵“呵呵”笑声从角落处传了过来。

  我抬头一看,发出声音的是一个带着鬼脸面具的男人。他没有列席的资格,原本只和其余几个相对次要的人物一般只在议事厅中充当布景一般的存在,在他刻意淡化自己存在感的时候我都没有多看过他一眼。现在突然开口发出笑声,一身暴露出来的气墙立刻就鹤立鸡群,把包括列席的门阀权贵们所有人都给比了下去。

  在他开口的瞬间,一直闭目养神的张老也随之张开了眼睛,一副凝气屏息的肃穆姿态,显得对此人极其忌惮。

  “诸位,我来说几句话,可以吧?”鬼脸男人向白髯老者等人垂询道。他的声音很温文,语气也很平静,但这询问却跟平述没有任何分别,给人感觉是根本不存在反对的余地。

  酷:匠;网yk永_久5^免W费◎看{i小v!说

  这些门阀权贵对鬼脸男人是敬畏两者兼而有之。没有人开口有异议,而作为喉舌的白髯老人更是摆出一副赔笑脸,说:“先生有话直讲,无需如此客气!”

  鬼脸男人微微颔首。面具之下那双眼睛骤然回转,视线落到我的身上来,刹那之间一种被监控起来的不舒服感油然而生。

  我不想在气势上堕了下风,直直的和这鬼脸男人对峙起来,并努力以牙还牙。但没有半点效果,任凭我再怎么以灵识穿透,面具之下却仿似彻底虚无一般,什么都感应不到。

  “果然是相当杰出的人才。”刹那间的对峙后,鬼脸男人竟先笑着向张老道:“你们培育出了一个很优秀的弟子。”

  张老脸色稍缓,少有的竟把姿态放低,说:“只要鬼王你不与这个小子为难就好。”

  鬼王?酆都的领袖十殿阎罗?我眉头禁不住皱了起来。

  被张老称叫破身份的鬼脸男人又是呵呵一笑,这才把注意力重新挪回到我的身上,并开口道:“王子铮,我们不谈虚的,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可知道,因为你的执拗手底下的弟兄都将要死绝?”

  我的怒火被悄然激起,冷冷回道:“想我的兄弟死,可没那么容易!”

  鬼王摇头又是一阵轻笑,然后才说:“为上者,通宵审时度势,懂得进退有度,这才是最重要的。死守着利益不放,到最后也只会是反受其害而已。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典故你不可能不清楚吧?”

  深深瞥了我一眼,鬼王才接着道:“一座灵兽园,已经足够让你和你的小小势力受益无穷了。让出另外一半来,皆大欢喜,何乐不为?如果你能妥协,本座作个主,不管联盟还是我酆都,与你的恩怨都一笔勾销了,如何?”

  要我让出一半地盘?

  这位酆都之主胃口倒是足够大,修行者联盟阴谋阳谋尽出都没能从我身上捞到半点好处,他三言两语就想尽收渔利,而且还摆出一副妥协让步卖我人情的姿态,他倒是想得美。

  可这世间上哪有这样的好事情!

  “鬼王先生,有一件事情你似乎从一开始就搞错了。”我直视着他,锐利的眼神和鬼王针尖对麦芒:“我王子铮虽然贪财,但绝对是取之有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寸步不让的原因绝不是因为利益,而是不想让好不容易收服的失地,轻易就沦丧在惟利是图之人手上!更不想让鼠目寸光之辈把我们人类一族的前途和希望断送!”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的激昂洋溢于表:“我说我王子铮想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死而后已,鬼王你信么!”

  一番话下来,门阀权贵们自是嗤之以鼻,但心底里难免会因为自己的龌龊而产生羞惭的念头。我这种理想主义者虽然在绝大部分人眼中很愚昧,但毫无疑问也是一面镜子,时刻倒映着他们的丑陋。

  面具之下,鬼王那双深沉的眼珠透出惊异的神彩。我的话音刚刚落地,他的双手便轻拍起来,便拍边说:“信!我信!我都差点忘了,你可是孙小圣他们调教出来的弟子,有这样的志向一点也不让人奇怪。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有此觉悟,不容易!值得敬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