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的所有修行权贵们都为之一愣。

  他们意欲染指我的两块宝地,这已经近乎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只是仗着这是阳谋,我根本没有拒绝余地,这才煞有介事的开起了这个所谓的商谈会议,以正名目罢了。

  意料之中的反对没有,我反而像个傻子般喜笑颜开引狼入室,这没让他们有阴谋得逞的痛快,反而隐隐然生出了一股被耍弄的感觉。

  尽管云里雾里,但我轻易点头还是让白髯老人的脸色缓了一些。他点点头说:“王子铮你如此识大体,也不枉老夫们对你的关照。那你打算分发出哪一片阵地给各阀的精锐联军入驻?”

  说罢,他主动在我面前展开了一副魔法地图。

  地图之上标识出来的,是王静在我辖下两块灵兽园地盘之中建立起来的大小数十块防御阵地。这些混蛋准备功夫倒是做得很足,事先已把地形给探勘好了。

  不过事前谋划,可不是只有他们才会做。我心中冷笑,王静的应对准备,可是比他们只多不少!

  我深出指头,以魔法力娴熟的防御阵地之上接连点拨,直到划出将近其中的三分之一,这才停下手来,笑着对白髯老人道:“这些阵地,已足以容纳上千修行者入驻!前辈你们看可否足够?不够的话我们可以再商量商量,多给你们划几块也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你们派出的人手足够多的话!”

  酷匠*9网m首d;发

  我笑得是足够的灿烂,可那些大佬们看着我划出的阵地却是笑不出来了。

  明眼人不难看出来,这些阵地都是经过精心计算的,并不是从中切裂出一块版图来,而是梅花间竹的分列在了我的其余阵地之中,被重重包围分割了起来,根本不能相互呼应!

  如此一来,即使他们想要趁机闹事,也绝对会是孤立无援,根本无法闹出什么风浪来。甚至恶毒一点去想,我再在里头动点歪脑筋,悄无声息的的抹去他们几座阵地,事后再把责任都推到天魔一族之上,他们根本无法去追究!

  看着我这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这些心怀不轨的大佬们,越发的坐实了我的不怀好意!

  白髯老人忍住了破口大骂的冲动,据理力争道:“这分配把我们整支队伍都打散了,对相互呼应作战很是不利!应该分出一片连在一起的阵列供我们使用才是!”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那些已经竖立好的阵法,是需要专门人手去操控的!”我也搬出早就想好的说辞:“除非前辈你们能提供大批专精阵法操控的人才,否则不按我给出的方案,完全没办法发挥阵法应有的掩护作用!”

  我此话一出,不单单是白髯老人,所有门阀大佬们都是皱眉沉吟不语。阵法在修行门路之中原本就是不受重视的偏门,即使集合华夏菁英的修行者联盟,这样的人才也挑不出几个来。而我的说辞也是无懈可击,他们有尝试着破解偷偷从我地盘中临摹走的阵法式样,结果也是全然没有破解的办法。

  指望我拨予专门人才运转阵法?这个请求他们甚至都懒得开口了。好不容易放出的刁难,用屁股去想也知道我不可能会好心的替他们去解决!

  而没办法处理这个难题,若一意孤行的要派遣人手进驻,要面对的便铁定是我心狠手辣的黑手了。联盟分基地中流淌的鲜血还没洗刷干净,他们毫不怀疑我的决心和能力。

  “好了,前辈你们现在也该下决定,给我个准信了。”我步步进逼道。

  我可不打算给他们和稀泥的余地。在正面大战的同时还要时刻警惕身后,这实在是太累人。我宁可现在就把所谓的“援助”先一步堵死,也不要面对可能到来的腹背受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