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我轻松走到离他只有一步之遥,东方老头眼神中的绝望才开始弥漫,伸出后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指头颤抖个不停,嘴里低声喃喃着:“东方家的绝技,怎么可能会……”

  我一拳揍在了他的那张老脸之上,把他打撞飞到了牢壁边上,撞落无数土石块把他的身形掩埋其中。

  虽然一时半会没有声响,但我肯定东方老头还活着,毕竟我刚刚还算是手下留情了。否则一拳下去他铁定是被爆头的结果,哪里还有被撞飞的可能?

  留他一命已是看在东方家也是受害者的份上。若他还继续纠缠不休,我就真的开杀戒了。也幸好不知是因为失败打击过大还是怕了我,被水泥块埋起来的东方老头没有动弹,这无形之中让他捡回了一条小命。

  东方老头只是脱逃路上的第一个障碍而已,绝不是最后一个。

  我往牢房之外走了出去,在外头已有四股比起东方老头只强不弱的气息在守株待兔。

  “敢到修行者联盟的地盘来捣乱,好大的胆子!”

  U“酷!匠网)u唯一正F、版i,L其1他,都是b盗c!版"l

  其中一名中年男人厉声呼喝着,同时手中长棍灵器一挥,一道武力罡气向我迎头砸下,显然是要先声夺人给我个下马威了。

  这男人有着上品尊者的修为,纯以修为而论已与我持平,砸出的这一棍武气也刚强之极,我能从中感觉到了些许的威胁,被砸中的话会受点儿伤这是我最直观的反应。

  但也仅此而已。

  修为可不等于战力。

  同样的修为,这男人别说跟我三位恩师相比,就是比起紫曜和洛云鹤那一级的强者都要逊色上一些,这时单独向我发动攻击,又怎么可能奈得了我何?

  闪现魔法发动,在武气砸中我之前,我已完成了瞬间移动,和中年男人原本遥遥相对的距离,瞬息间被我拉到了咫尺之间。

  男人虽然比起顶尖还差上一线,但终究也算是一名强者,瞬间移动造成的魔法动荡他自然轻易捕捉得到,怒声一叱喝,手中灵棍已如出海蛟龙,挟巨力往我拦腰扫了过来。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只是我的动作却要更快!

  绯红杀意发动,闪烁着红芒的七星往男人直劈削过去,正好与横扫过来的棍子迎面撞上!

  男人走的路子原本就是以力称雄,此刻自然不会忌惮与我硬碰硬,剑棍相撞的瞬间他猛地狂吐武力,想要趁势一击把我给压下来!

  然而他失算了!

  他万万没想到,我瘦削身体之下隐藏着的是远超于他的武力,而且七星的锋锐远在他想象之上,男人这不自量力的强硬,结果便是把他自己给瞬间葬送掉!

  绯红杀意下的七星,彷如切豆腐般轻而易举的把灵棍齐中砍断,而残余的绯红气芒则尽数倾泻到了男人的身上,把他一身武气防御轰破,最后在他身上刮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剑创。

  一蓬血雨从伤口处炸出。中年男人被剑气震着踉跄后退了数步,眼内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显然对瞬间败在我手下的结果震惊得难以接受。

  我暗叫一声可惜。这一剑虽然伤得他很重,但离要男人的命还差得远了。这时候本应是该乘胜追击的,但与中年男人同来的其他三名强者见势不妙早已齐齐夹攻上来,哪里还会给我追杀的机会?

  刀光剑影霎时把我笼罩了起来。

  见识过我瞬间败下中年男人的厉害以后,这三个修行界大佬都收起了轻慢,竭尽全力对我展开了围攻。

  虽说比起顶尖强者稍逊一筹,但三人联手之势还是让我稍稍棘手的。当然并不是说我就不能应付,但要把他们杀败就得花上不小的功夫了。

  现在不是恋战的时候。毕竟这里可是修行者联盟的地盘,这几个修行强者绝不是全部,我已经隐约感觉到更多的强者气息往这边聚集过来,再拖延下去只会陷入到泥潭之中不能自拔而已。

  想到这里,我眼神变得凌厉了起来。

  内向爆裂发动,体内的武力之气快速调集运转,凝聚于七星剑锋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