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韩莹的说法,然后淡淡的笑了笑,说:“既然你认出我来了,那应该很清楚这事没有善了的可能吧?毕竟我已经开杀戒了,接下来肯定是要全部杀干净灭口的,不是么?”

  “可我想活!”韩莹说。

  “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就一定能如愿的。”我眼神定定的看着韩莹:“我想不到该放过你的理由。”

  我的话让韩莹脸色更白,但她依旧咬咬牙道:“抢到的灵器,还给你!还有,许家的那些工匠还在别处被扣押着,你需要一个引路人!”

  韩莹的提议总算让我有点兴趣,我点了点头,说:“我确实需要带路人,但只需要一个。”

  这韩莹比我意想之中还要更心狠手辣。我话音才刚落,她暗藏的匕首灵器已捅进身旁其中一名幸存者的心窝,而空着的另一手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最后一名女伴的脖子,“啪嚓”一声脆响,不顾她哀求的眼神利索的捏碎了她的颈骨。

  她又把凶狠的目光瞄向还在地上呻吟的几个同伴。正如我所说,有些事情开始做了便要做得彻底,韩莹光是从我手上活命可不够,若不能隐藏她残杀同伴的真相,一样被其他世家所难容。

  至于往日交情,还有伙伴情谊,这一切早已被韩莹抛诸脑后了。

  坦白说,这些世家子弟我本意是一个不留的。但这样一头既有心计又足够残忍的白眼狼,留着兴许会有大用处,就正如我曾经埋在张家的钉子张涛一样。

  想到这里,我喝住了正要对地上躺着的家伙动手的韩莹,说:“留着他们,我有用。放心,不碍你的事!”

  在韩莹的疑惑和忐忑目光之下,我走到这些重伤未死者身前,引导着翡翠幻境的力量进入他们的灵识之中。而在我的天魔之力入侵体内以后,他们都很快失去知觉,进入到沉睡之中。

  “我篡改了他们的记忆。等这些人醒来的时候,只会记得蒙面人的袭击,不会记得我身份的泄露和你的背叛。”我解释完了,伸手拿出一颗蓝色药丸放到韩莹跟前,说:“这枚毒药,是你忠诚的保证。服下它,我就饶过你一条命,但代价是从此成为我唯命是从的仆人。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吃,我绝对不会多话的,代价是死,仅此而已!”

  我拿出来的,是昔日毕家的独门毒药唯我独尊丸。这种原本就霸道之极的毒药被王静改良过后毒性更上一层楼,是把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最佳利器。只要韩莹敢服下去,便再也不能从我的掌控之中脱逃出去了。

  、酷Nw匠=网V唯{f一7正z;版S*,其他√S都是c(盗!e版R~

  服下唯我独尊丸的后果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本以为韩莹至少会稍稍犹豫,谁知道她却根本不加考虑直接吞下,尔后一言不发一副低眉顺眼额样子,完全唯我马首是瞻了。

  这个女人为了活下去,确实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即使我现在命令她现在就地脱光让我上个爽,估计她也不会有异议反而会积极配合,只是我不单单有情蛊在身,而且也对这种为求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提不起任何兴趣。

  “带我去关押许家工匠的地点。”我命令说道。

  韩莹没有立刻带路,而是拿出了一副这处据点的全景图,先标出关押工匠们的地点,再简述一路上会遇到的明暗岗哨,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意思再明显不过,那就是她能带路,带却没办法避开岗哨,毕竟她也只是一个稍稍出众的世家子弟而已,贸然调开守卫的话,很容易招惹起别人的怀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