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晴的话让我精神为之一震。有了这块玉坠灵宝,要追踪那些混蛋便轻而易举了。

  我从许晴手中接过了玉坠,没有马上动身,而是对许定认真说道:“许老,这场战争风云幻变,争斗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人魔两族之间了,更牵连到整个人族内部的利益纷争,眼前这场有预谋的杀人越货便是最好的例子。为了整个许家考虑,许老你必须要做个抉择了!”

  许定也换上了肃穆的表情,点点头示意他理解我的话语。

  其实这件事发生以后,许定自己也早已有过考虑。掌握着优异炼器技术的许家已经成了不少人眼中的一块肥肉,不可能在眼前的状况下还保有独立超然的地位。摆在他面前不外乎两条路,其一是把与我的关系从合作升华为同盟,再由我和我的势力出面给予庇护;其二则是彻底断绝与我的联系,转而把许家的技术向修行者同盟开放。

  前者的好处是能独得我两片灵兽园所有矿脉资源提炼分成,但却肯定要面临着如今天这般因眼红而起的抢掠事件,力量薄弱的许家是绝对无法抵挡住的。选择后者则固然能保得长久平安,但修行者联盟绝不可能有我给出的这般优厚待遇。许定比我更清楚那些修行大佬们是什么德行,把许家的技术和可利用价值压榨干净以后绝对会一脚踹开,连半点残羹剩饭也不会给他留下。

  许定一直把与我的合作看成是中兴许家的希望,这才在王家变节的时候依旧坚定的站在我的这一方。在这起杀人越货事件发生过后,他确实有过刹那间的动摇,但在感受到我确实把许家当成伙伴尊重的诚意以后,他便已有了决意。面对我的问询,他这时候拿出身为许家家主的魄力,斩钉截铁道:“许家愿和你王子铮缔结最亲密的同盟关系,永不背离!”

  许定能如此表态,我很是高兴。我这时提出刚拟定的提议,说:“这东海市内已谈不上安全,许老你倒不如干脆把整个许家都搬迁到斗神之地上。别的不敢说,只要我王子铮的旗子不倒下,我敢保证今日之事绝不会重演,没有谁敢再肆意欺凌你许家!当然,这只是我的建议,许老你自己拿捏后再作决定吧。”

  “没什么好拿捏的。为免夜长梦多,老夫立刻着手准备搬迁!”许定说道。

  许定有如此决心,那就最好不过。我让那些经过治疗恢复的受伤兄弟去给王静报个信,总领全局的她自然会把许家给妥善安顿下来。

  交代完这一切,我便准备出发,前往解救那些被掳走的许家工匠,顺带出一出我憋着的恶气。

  “带上我,我也要去救许杰!”许晴对我说道。

  “不,你跟许家一同撤离!人我会救回来的,你绝对不用担心!”我不留余地的拒绝道。

  d◎酷f9匠网U唯n一正版V&,。z其Q8他R都是N}盗s版}

  独行对我来说更加方便。而且许家虽说积弱,但能把他们打成这样,对手绝不好惹,许晴上品法圣的微薄力量不可能有大用,很可能反过来会成为负累。

  “我知道自己很弱小。可许杰是为了救我才被捉去的,若我无动于衷旁观,我心里会很是不安……”

  许晴喃喃的说着,一脸的懊恼和惶然。

  “不需要不安!”我对许晴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说:“打从刚认识算起,我向你许下的承诺,有哪一次没有兑现?这一次也不会例外,我会把许杰和其余许家人通通救回来的。你安心的等着就行了!”

  被我的自信感染,许晴竟真的平静了下来,破涕为笑对我露出笑容,说:“王子铮,我相信你!”

  她忽然拿起一件软甲灵器交到我的手上,又说:“这是我亲手打造的灵器,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穿着防身好了。”

  这件软甲材质不俗,而且做工很是精细,可以看得出许晴在打磨的时候花了不少的苦功。软甲之上散发的灵力是玄级中品,防御力不俗,只是对我来说就有些鸡肋了。以我现在的体魄,中低阶武技魔法根本伤不了我分毫,而有能力伤我的魔武技,多出来的这点防御力也不可能管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