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刚进入位于城东郊的许家地界,眼前冲天而起的火光便先映入了我的眼帘之中。

  不单杀人越货,还有闲情逸致放上一把火,那些杂碎显然是早有预谋并计划周详的!

  我在前头拼上老命厮杀,后头却被“自己人”阴狠毒辣的捅刀子,我忽然就为自己的努力很是不值,心中对那些杂碎的怨恨就更深了。

  这事断难善了。不让那群卑鄙小人付出血的代价,泄不了我心头之中的那口恶气!

  许家人头涌涌,神色慌张的来回奔走逃命。他们显然还未从遇袭的惊慌之中回过神来,不然的话早召集起本家子弟中的修行者灭火了。这场火虽然势头很大,但在能力者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冲天大火之前,有一浑身是血的失魂落魄老者怔怔站着,正正是许家家族许定。

  许家的坚定战队我原本还有些怀疑是许定这老头暗地里有所盘算,这场突袭也一直思疑是许定自导自演的苦肉计,但看到他那一身毫不作假的重伤和看着火海绝望的眼神,我这疑虑彻底打消。

  许定没有二心,这是不幸中的大幸。至少我不用再勾心斗角,可以专注的让那些敢把爪子伸过来的混账血债血偿。

  我落在了许定身旁,开口问:“状况如何了?”

  许定听到我的声音后快速回魂,带着羞愧和忐忑回话说:“快要炼成的成品,全部都被那些混蛋给抢走了……”

  我挥挥手不耐烦打断他说:“灵器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我的兄弟们和你许家的子弟,状况如何?”

  许定眼内透出感激之色。价值几百亿的灵器,丢失了后不闻不问反而先关心起相对微不足道的人手,这份魄力不是谁都能有的,最起码许定自问就没有。而且我的问话关心的不单单只有自己的手下,也把许家人当成重要的合作伙伴包含在内,这让许定真切的感觉到了被尊重。他越发的觉得,把许家的未来压在我王子铮身上是个明智的决定。

  “你的人战死了两人,其他都已妥善安置起来了。许家子弟战死了十数人,伤者更在数倍之上,不过也都得到及时了救治。”许定说到这里,忽然咬牙切齿起来:“那些混蛋准备做得极充分!不单单下手极狠极准,而且目标很是明确,不单单抢掠走了那批灵器,更把我们一批技艺娴熟的人手一同掳走了!”

  听了这话,我也恨得牙痒痒的。如此一来,为公为私我都必须要走上一趟了。找那些混蛋放血泄愤找回灵器倒是其次,救回许家那些锻器能手才是首要重任。我看重的可不单单是现在,更看重往后的可持续发展。

  “许老放心,人我一定会平安无事救出来的!”我表了个态安抚许定,然后又问:“那些袭击过来的混蛋留下了什么线索吗?”

  许定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没有。他们的计划很是周详,不单袭击突然迅速,而且都蒙了面,做起事来滴水不漏全无痕迹。老夫拼死击杀了其中两名歹人,他们却连尸体都不想留下不嫌累赘的带走了。即使想找寻,也无从着手。”

  我眉头紧锁。半点线索都没有,让我怎么去追?

  vb酷匠网$唯qD一正版,/其fT他都是盗版●

  许定同样没有任何办法。

  眼看事情就要陷入到了僵局之中,带着哭声的叫喊把我从思索中拉扯了出来。

  “王子铮!救救我的弟弟,求求你了!”

  说话的正是许晴。此刻她哭得梨花带雨,一脸哀色的看着我,显然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我的身上来了。

  “许晴,你的忙我当然会帮!不要慌,慢慢说!”我问:“许杰他到底怎么了?”

  得到了我的答应和保证,许晴稍稍放松,反而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许定见状,接过话头说:“许晴也是一名优秀的锻器师,那些混账原本是想把她也给掳走的,但许杰死命相拦,他们这才没得逞,没想到他们却把许杰给顺手掳走了!”

  听了许定的话,我心中有数了。许晴的忙,我当然要义不容辞的帮。只是怎么把那些混蛋给挖出来,我现在也依然没有头绪。

  没想到的是,许晴又给了我一个突破口。她拿出一枚贴身收藏的玉坠,说:“这是我妈留下来的一对灵宝。我和许杰各留有一枚,即使分开得再远也能模糊相互感应,而且离得越近,感应得越是清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