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静的诉说之下,我这才了解到我离开的这几天到底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在我们向龙人军团接连进击并取得辉煌战果的同时,修行者同盟也在对龙人魔人展开攻势。可除了一次集结全部精锐的反扑大胜以外,其余的大小零星战役却全都以失利告终。若是全线溃败也就罢了,但偏偏有我们这边战线的珠玉在前,因此战败在这些修行大佬们眼中就显得格外的耻辱了。

  能站立于修行界巅峰的,又怎么可能会有笨蛋?痛定思痛,他们便着手研究起他们失败以及我们成功的根本原因,并且很快便得出了结论。

  阵法地利,精良装备,还有充裕的丹药后勤,这些较为明面上的东西,很快便被他们调查清楚并着重整顿。在不计成本的投入之下,修行者联盟的整体战斗力确实是有了极大提升,再和龙人魔人交锋,也由一边倒的战败转入到双方你来我往的相互拉锯了。

  这本来是好事,但那些修行大佬们的贪婪本性却不合时宜的展露了出来,战事还未分出胜负,便先一步把爪子伸到身为盟友的我们身上。

  首先被瞄上的,是后勤供应的丹药和灵器。

  在重利诱惑之下,王家很快便抛弃了和我原本的合作,转而投奔修行者联盟的怀抱中。这选择我可以理解,毕竟我一个小小势力的头目,不管麾下力量又或是所占的灵兽园地盘都远不如修行者联盟,王家投靠他们也是无可厚非。也幸好王静由始至终都站在我这一边,因此即使没有了王家的帮助,由王静带领的亲信班队制作产出的丹药也够我们自销自用了。

  至于灵器方面,修行者联盟自然也同样许以重利诱惑许家了。在我听到王静诉说的时候,原本已经做好了失去灵器供应的心理准备,谁知道王静却说出了让我惊讶的现状,那就是许定那老头竟然断然拒绝了修行者联盟的请求,死心塌地的替我打造灵器,摆出一副要在我这条船上坐到底的打算。

  平心而论,我跟王家的关系要比许家融洽得多了。王家原本和我的合作关系是你情我愿,许家的交易则是在我威逼利诱才不得不应答下来的。怎么到真的面临抉择时,两家的态度却是反倒了过来?

  许家的坚定站队,王静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想不通便不去想好了,反正过阵子交接灵器时总要和许老头碰面的,到时候一切便会水落石出了。

  丹药和灵器供给被赤裸裸挖墙角,这已经是影响到我们的生存根源了,我虽然有些生闷气,但还不至于记恨。毕竟做生意这回事最重要的是你情我愿,修行者联盟的家伙也不算做过界,王家背弃合作只能算是我识人不明,怨不得逼人。

  但接下来王静说的,便触动我的怒火了。

  “修行者联盟要求我们开放领地的占有权,以便他们的人手进驻,他们管这叫‘协防’!”王静说到这里,也是满脸的不爽:“说得比唱得好听,可谁都知道他们是过来干什么的!而且他们更过分的,是要我们交出阵法禁制的布置手段,美其名曰资源共享!但他们本身也有阵法禁制手段,哪里需要我们提供?分明是想摸透这些禁制的弱点,好随时准备来硬的拿下我们的领土而已!这些混蛋,完全就是一群鬼话连篇的强盗!”

  好一群不知廉耻的东西!

  想要地盘,想要好处,自己去从魔人手里抢啊!把主意打到同胞们身上来,真亏这些混账想得出来!

  N酷2L匠`网R永W久}免费,看=小:说H

  原本还想着要对这些人抽出力量去支援,现在忽然觉得我这些想法真的很傻很天真。有能力对自己人动软刀子的家伙,哪里需要我这种耿直的蠢蛋去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