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那我能接受训练么?”吟月眼巴巴的看着我。

  我是巴不得幻霞立刻把吟月提升到天师水准的,但我也不愿意勉强吟月,比起主仆关系,我更乐意把她当成我的朋友。这时她询问我的意见,我笑了笑,说:“只要你乐意,那就没有问题。”

  “我当然愿意了!”吟月也很是高兴:“等我的修为提升了,一定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替主人你分忧的!”

  “真是个心思单纯的好孩子。”幻霞对我感叹道:“你小子算是捡到宝了。”

  我嘿嘿一笑,算是默认了幻霞的说法。

  孤僻和傲慢注定了真龙一族不擅长交际的短处,幻霞也不例外,甚至都有些不习惯置身于人群之中。向我打了个招呼以后,幻霞便带着吟月先一步离去,进行她的调教训练课程。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幻霞并未提出解除认主契约。如此一来,她和吟月的动向我都能透过契约联系清楚掌握,因此也就放心让她带着吟月去闹腾。反正以她俩的实力,只要不是遇上复数的天魔,基本上都不可能有任何意外发生。真有要事的话,我也可以通过契约联系把她俩给召回来。

  幻霞离开以后,段云鹏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艳羡的看着我道:“原本一个吟月已经够让人羡慕嫉妒恨了,现在你竟然还带回一头真龙做灵宠!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子铮你这是不给别人活路啊!”

  更新最◇r快上tC酷匠网g4

  说罢,段云鹏又禁不住感叹道:“初识时你不过只是个小小圣者,现在却已是让人高山仰止的存在了,这才多久时间啊!”

  段云鹏的感叹是有原因的。当初他为了段云婷而找上门来时,我只是下品圣者而已,自保之力都没有甚至都还要段云鹏出面给我庇护。而这一路走来,段云鹏是一点点看着我成长起来的,不知不觉间却已被我远远甩到了身后,让他不得不感叹。

  段云鹏是魔武学院有数的天才,这是公认的。修行一途他从未松懈过,但也只籍着人魔之战的机会才找到进阶的契机,成为一名中品尊者。以他的年纪来说,这修为已经是很不俗了,用前途无可限量来形容也不为过,只是我的进境太过妖孽,这才把他给比下去而已。

  当然,他这感慨和艳羡没有真正嫉妒的成分在内。既是患难之交又是一辈子的兄弟,他只会为我的长足进展感到欣慰和高兴。

  “我离开的这几天,那些魔人和龙人有来找过你们麻烦吗?”我向段云鹏问道。

  段云鹏笑了笑,带着几分自豪道:“有的。那些魔人试探性的入侵过我们的地盘,不过在王静的部署之下,他们被我们先发制人打了一次狠的,之后便再不敢拿正眼看我们了,更别说再来我们的地盘捣乱!我倒是听说,他们怕了我们而把目标转移到修行者联盟那一边,把那些华夏修行界的大佬们打得叫苦不迭呢!”

  我听了后会心一笑。

  单以平均战斗力而论,我们麾下的弟兄们自是远远比不过修行者联盟集结起来的华夏精锐,但比起那些为了利益而纠合在一起的华夏修行大佬们,我们要团结得多,用众志成城形容也不为过。又有王静的运筹帷幄,还有各种防御阵法地利,精良灵器装备加成,上品灵药作后勤供应,如此精锐之师,即使面对修为高出不止一筹的魔人们,又有何惧?

  修行者联盟则与我们截然相反。这个联合本来就以利益为纽带才成立的,我都能想象得到他们部分人利益争先临敌退缩时的窝囊相了。像三位恩师般为了道义而加入修行者联盟的正直派修行者固然有,但绝不是主流,被一群猪队友拖累能发挥出的作用自然也极其有限。修行者联盟陷入苦战,自然也是意料中事了。

  瞧不起归瞧不起,终归还是同气连枝的修行同袍,坐视他们苦战有点太不厚道了。我正寻思着要不要从装备和灵药方面给予他们一些支援,段云鹏接下来说出的话语却把我的这个念头给彻底打消。

  不单如此,更成功的把我的怒火给引燃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