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武力之气并没有如常一样破空而去,而是直接在这灵识世界之中打开出一个缺口,由我们这边看去,连接的外面正是那片阴暗潮湿的地宫。

  影子第一时间使用了闪现魔法,从灵识世界回到了地宫那边去。

  他倒没有做出类似过桥抽板的举动,而是头也不回急急的离去,显然对张丹枫非常的忌惮。

  我们三人紧随在影子之后穿越通道。

  重新踏足到真实不虚的世界时,我才总算松了一口气。

  而此时,灵识世界最后的支撑也已塌陷,整个世界都崩溃殆尽,形成了一片扭曲的空虚,死命的把这边的物质往回抽取着,我一时不慎差点就要被倒吸回去,也幸得张丹枫眼疾手快一把扯住我的手腕,这才把我给拉了回来。

  #酷匠网唯(_一;,正版,p其CO他都f~是y√盗‘。版。'

  看着缓慢闭合的通道口,差点被拉着陪葬的我禁不住心有余悸,抬头对张丹枫投了个感激的眼神。

  张丹枫半点也不在乎,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欠你的,还给你了。”

  一路并肩作战下来,随着对张丹枫了解的逐渐增多,我对他的恶感也相应减少,现在已经变得很淡了。不过随之而来的便是对他和曦月的担心,虽然他们体内的魔血都暂时被压制了下来,但意识被侵蚀的过程是不可逆转的。死了一个阿美尼亚,天魔一族可还在,他们总会有一天失去自我,重新沦为其他天魔的傀儡,这样的结局,是我绝不愿意见到的。

  我试探着问了张丹枫的打算。他给出的答复让我很是欣慰,因为他决定了,和曦月二人就在这一片灵兽园之中生活下去。

  “阿美尼亚的封印虽然消失,但这片地宫和分布于整个灵兽园的各种禁制还在,不管进入或是离开都困难重重。这对别人来说是一个牢笼,但对我和月儿来说未必就不是一片远离纷争的世外桃源,在这里静静享受我们的最后时光,也还算不错。”

  张丹枫说着的时候,脸上竟然流露出了难得的温和笑容。

  这大概是他一直追寻的幸福终于到手了的缘故吧?

  只是这好不容易才到手的幸福,却是如昙花般一闪即逝。

  张丹枫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然后变得苦涩,最后又重新转回灿烂。

  他艰难的抬起手来,拭去曦月眼角滴下的泪珠,轻声道:“别哭,我不痛。”

  曦月双眼时而浑浊时而清明,唯一恒定的便只有不断滑下的泪珠,以及往张丹枫胸膛之上越插越深的手刀。

  我看得目眦尽裂。上前想要拉开曦月并给张丹枫急救,却让张丹枫一袖拂开,同时躲过了原本应该穿心而过的一束武气。

  一股天魔气息从曦月身上快速凝聚了起来。这股气息我并不陌生,正正是本应该死在了我手中,此刻却莫名其妙死灰复燃的魔君阿美尼亚!

  突然降临在曦月身上的她,正快速挤掉曦月原本的人格,打算彻底抢占这副身体。

  “对…对不…起,我原本…还以为…终于能在一起了……”

  曦月艰难的说完这最后一句话,双眼之中的神彩终于不再变动,转为了彻底的黝黑深邃,那张泪痕还未干透的脸容,也转露出了扭曲狰狞的笑容。

  跟魔血反噬不同,曦月的人格这次是被生生抹掉的。我能清晰的感应得到,她的生命力如烛火般被生生摁灭掉,再被阿美尼亚取而代之,从此史上再无曦月的存在,有的只是替代了她的魔君阿美尼亚。

  张丹枫不可能察觉不到这一点,但他依然伸手搂住原本属于曦月的身体,低声呢喃道:“没关系,我们会在一起的,在另外一个世界。”

  人格已经转为阿美尼亚,当然不可能再对张丹枫的亲昵有任何回应,数道武力之气同时击出,在张丹枫身上穿透而过,打出一个又一个的血窟窿。

  哪怕受到再严重的创伤,张丹枫抱着曦月的手都不曾放松半点,同时魔武二气已然凝聚于双手手心之上。

  “寂灭之境!”

  魔武二气对撞在一起,糅合起来的力量完美爆发,瞬间便制造出了极细微的一个黑点。

  这不起眼黑点才刚刚现出,体积便以几何数级开始扩大,同时从内里传出的惊人吸力仿佛要毁天灭地一般,直把整个地宫的所有东西都牵扯了过去!

  率先被吸进去的,是脸带满足笑容的张丹枫。他的伤势很重,但绝不至于致命,而且以他的力量是绝对有能力从阿美尼亚手上脱逃出来的,只是他却没有这样做,因为他的心,早已在曦月人格被阿美尼亚彻底侵占的那一刻死去了,现在的他只是在寻求一种解脱而已。

  而他也求仁得仁,最终被自己创造出来的寂灭之境吞噬了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