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尼亚的声音和气息一同快速衰弱下去,到最后终于伴同着紫火一起彻底熄灭掉。

  耗尽最后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魔力,我跌坐在琉璃晶面之上,看着星火之力灼烧过后只剩一片空荡荡的封印晶体,怔怔发呆。

  我用力的捏着自己的脸颊,痛楚感觉很清晰的回传了回来,可我依旧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真实。

  人族和天魔一族都忌讳极深的存在,曾斩杀过数十真仙威风不可一世的绝顶强者,仅在传说魔王之下的最强魔君阿美尼亚,就这样被我给斩杀掉了?

  “是的,她的气息已经感应不到了。”

  直到怨魔也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我满腔的喜悦才终于涌现了出来。

  一路艰辛走来,激战连场,付出无数代价之后,终于把阿美尼亚这个心腹大患给斩杀掉了。

  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没有留给我更多的感慨时间。阿美尼亚这个正主都不在了,这片灵识世界的崩溃速度更加剧烈,再拖延下去,很可能会跟着这里一同毁灭掉给阿美尼亚陪葬。

  酷匠@网,永m◎久9免ll费j看小‘说

  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还未站稳便差点又跌了个狗吃屎。脚下的封印晶体在阿美尼亚的连续冲击之下已经裂痕累累,又承受了星火之力的灼烧,此时终于彻底碎裂,与阿美尼亚一同作古。

  我重新站稳后,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张丹枫等三人身上。

  他们的争斗也已停止了下来。

  曦月双手掩面痛哭着。此时她身上的魔气淡化了许多,显然是因为阿美尼亚的消逝而暂时减弱了魔血的作用,所以曦月的原本人格才得以暂时重现。她哭泣也不为别的,正正是为了死在自己手上的父亲。

  少了阿美尼亚的牵引,张丹枫的天魔之血反噬迹象也变轻了许多,至少现在还能完美控制住,暂时不虞有继续发作的可能了。此时他正站在曦月身旁轻声说着话,不用说也是在安慰她了。

  影子原本就只是个极端自我的人。臣服于阿美尼亚也只是为了身体和生存而已,现在阿美尼亚已死,他也就没有继续卖命的必要,若不是暂时没办法离开这里,恐怕他二话不说立刻便会离去。

  此时被逼留在原地也是主动跟张丹枫和曦月拉开了距离,原本正想着事情的他察觉到了我的靠近,视线立刻盯梢到了我的身上来。

  我不知道他的是什么主意,但关键时刻的背弃行为已经足够让我跟这厮结下深仇了。当然筋疲力尽的我现在是绝对没法跟他较劲的,我能做的便只有立刻加快脚步,往张丹枫和曦月那边靠过去。

  影子察觉了我的举动,轻哼一声,人已横移到我的近前。他正要伸手把我拿下,却猛然回转身避让掉一道破空而来的武气,并不得不把注意力从我身上挪开,全神贯注的戒备了起来。

  能让他这样如临大敌的,也就只有张丹枫一个了。

  我稍稍松了口气,瞪了影子一眼,这才从容的朝张丹枫方向靠了过去。

  “无常戒应该可以破除这个灵识世界,打开一条通往外界的通道。”影子忽然开口说道。

  “谢谢提醒。”我冷笑着回话:“不过为什么你认为我会顺带捎你一程?”

  “不让我一起走,那就所有人都走不了。”影子同样冷笑:“我敌不过张丹枫和曦月联手,但纠缠住你们拖延到这个世界崩塌,还是能够做得到的,这一点你王子铮应该最清楚。”

  我脸色微变。

  我有多少厉害底牌,自然心知肚明。而我会的武技魔法,影子大半也能使用出来,外加上他的战技原本就远在我之上,阿美尼亚给予的身躯还赋予他天师级别的力量,现在影子的强大已经超出我的想象之外了。他现在所说的话,绝不是在虚张声势。

  “先离开这里吧。”张丹枫淡淡的说道,同时密音传入到我的耳中:“要杀这家伙,随时都可以。”

  我点点头算是认同了张丹枫的想法。不过对于张丹枫说得随时能杀的了影子着我就不敢苟同了,只是灵识世界崩溃在即,眼下不好说出来而已。

  我把七星一起紧握在手中,然后连着无常戒的威能,击出了一道武力之气。

  这武力之气并没有如常一样破空而去,而是直接在这灵识世界之中打开出一个缺口,由我们这边看去,连接的外面正是那片阴暗潮湿的地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