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灵识缺失掉一半,这种空荡荡感觉让我颇为失落。

  我还未从这种失落中回过神来,静静悬浮于眼前的卵泡已有了变化,一股三分陌生七分熟悉的气息,由内而外悸动了起来。

  影子已经在阿美尼亚提供的身躯之内安顿下来,从气息之上就可以清晰判断。稍稍调整过后,他很快便适应了新的身躯,徒手撕破了卵泡,从中走了出来。

  不管身躯还是脸面,在我跟前的他都彷如镜子倒映出来的一般,唯一截然不同的便只有眼神了。

  他冷漠得像是毫无感情的冰冷眼神,和我怒意勃发的杀人眼神对上,传递回来的只有对我遭遇的幸灾乐祸以及对弱者的鄙夷。

  “那么,永别了。”留下这么一句话,影子毫不眷恋的拧过身去,离开了妖树的树心部位。

  “很有趣的孩子。”阿美尼亚轻声一笑,尔后又说道:“既然有了他,那你唯一的用处便只有成为圣树的养料了。在痛苦与挣扎之中,再为自己的愚蠢而懊恼吧!”

  阿美尼亚说罢,灵识跟随影子的脚步,从此地抽离开去。

  原本已经勒得死死的妖树枝条,这时进一步收缩,看着架势是要把我活活压扁了。

  魔武二气用尽,我完全挣扎不得。若不是被天皇玉与极皇玉连续强化过的身体足够强韧,此时早已被压一滩肉渣。可就算这样我也撑不了多久,肌肉和骨骼都已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而发出轻微的啪嚓声响,被彻底挤烂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若我还在巅峰状态下,要挣脱妖树的束缚并不难。但魔武二气耗尽的现在,只能徒呼无可奈何了。现在我还能使用上的底牌,便只剩下天魔真名之力和真龙神变而已。但遗憾的是,这些力量对眼前的困局都毫无帮助。

  难道我王子铮就只能在这里痛苦的等死?

  正绝望间,我忽然想到了我还使用过的一式武技!

  来自于老师的亲传衣钵,苏老毕生最强的绝技,黄级武技龙吼!

  推动此招的两大源动力,其一是武力之气,其二便是生命之力。我的武气虽然已经耗尽,但生命力可是近乎完好无损!

  而且有着天魔真名源源不断转换的生命气息,这一招发挥出来的威力绝对不俗!

  这是我挣脱束缚的唯一希望了!

  抓住了这绝境之中的唯一救命稻草,我哪里还敢迟疑,立刻默默回想着苏老传承的龙吼武技要诀,一点点的凝聚着我的力量。

  妖树之外。

  张丹枫的转化已经到了最终阶段,一身天魔气息浓稠无比,已经有八九分顶级使徒的风采了。

  和曦月缠斗的幻霞越打越是心冷。即使她实力完好,也不敢说稳压曦月一头,现在拖着一身伤疲,就更加不可能是曦月的对手了,支撑到现在也仅仅只是仗着真龙之躯的强横而已,但也已是强弩之末,身上早已大小伤势无数,连粗重的喘息声都已掩不住,溃败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曦月也有点猫捉老鼠的意味。阿美尼亚重临在即,张丹枫魔化也马上完成,时间永远是站在她这一边的,根本不急着解决幻霞,反而正好充当了打发时间的乐子,好熬过无聊的等待。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在两人战圈边沿轻轻落下,那身不加修饰的强大气息同时引来了幻霞和曦月的瞩目,幻霞惊喜的喊了一声“王子铮”,但马上一双金瞳之内又满是疑惑,因为眼前不管外表还是气息都像极了我的影子,最骨子里头还是跟我有着截然不同的差距的。

  “你认错人了。”影子很干脆的承认,顺势伸手指了指妖树,说:“你指望的那小子,现在估计都已压成一滩血水,被那鬼东西给吸得连渣滓都不剩下来了。”

  酷匠网D永久:免费看nU小;M说

  幻霞听得又惊又怒,下意识的心中就已信了几分,因为影子根本就没有对她撒谎的必要。

  “欢迎你,新伙伴。”曦月笑吟吟的说着,对共同效忠于阿美尼亚的部下,她倒是表现出了足够的善意。

  影子却是木着一张脸,没有搭理曦月。这家伙从来都自我为中心,在他眼里效忠的对象只有阿美尼亚一个而已,完全没有和其他魔人使徒打好关系的必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