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尼亚此时的声音已没有了平日伪装的温文尔雅,完全就是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但要说这宣言是她穷途末路的虚张声势,那也不对,因为她还真的有应对后手。

  她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一道魔力从天而降,突然笼罩到我的身上来。

  我第一反应便是立刻从魔力笼罩下撤离,但已然晚了。

  Qj酷O‘匠n,网:首Wc发@

  阿美尼亚的魔力没有任何杀伤力,但才刚映射到我的身上来,三千世界中便回应出来了一道剧烈的精神波动!

  是曦月!

  阿美尼亚把她从沉睡之中唤醒过来了!

  三千世界的隔绝效果,竟然也抵挡不住阿美尼亚的魔法穿透。而苏醒过来的曦月,则是直接以天师级别的强大实力冲破三千世界的束缚,出现在了我的跟前!

  那张邪魅笑脸才刚与我对上,我的浑身寒毛同时炸起,下一瞬间便感觉到腰腹一痛,一股巨力带着我的身体直飞出去,合身撞进到妖树之中去!

  曦月这才收回了踹出的一脚,回过头来面对着张丹枫和幻霞,巧笑倩兮。

  花了大力气好不容易才禁制住曦月,却如此轻易的被阿美尼亚解放出来了,张丹枫此时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撇开他对曦月本身的顾忌不谈,经过与金侍的一战,此时他最多只恢复了六七成战力,在不使用寂灭之境的前提下,要压制住与他实力相去不远的曦月,这已经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了。

  幻霞的状况跟张丹枫差不多,这时即使想帮这时也是有心无力。

  唯一有足够实力拿下曦月的,便只有金侍了。但阿美尼亚显然也把这一点计算在内,在曦月冒头的瞬间,金侍竟然止住了疯狂攻击妖树的动作,仰头注视着曦月,也不知道贴面之下他的表情是什么,更别论他的想法了。

  曦月从半空中落下,直接停到了金侍的跟前,不设半点防备,对金侍轻声说道:“爹,你要伤害阿美尼亚大人?那好,你先杀了我吧!身为阿美尼亚大人的使徒,我随时都做好为她献身和牺牲的准备,如果你要继续攻击圣树,那就先把剑砍落在我的身上来吧!”

  金侍是曦月的父亲?

  跌落在妖树之中以后,无数枝桠便纠缠了上来,我一时脱身不得,但外头的形势我还是看得一清二楚的。从曦月口中说出的事实太过惊人,我压根就没想到过,金侍竟然就会是她的父亲!

  草原之上的初见面,我也有与那个有点耳背但温和慈祥和曦月如出一辙的老人有过接触,他可与金侍给人的完全大相庭径,两者形象完全没法重叠得起来。

  但这话既然是从曦月口中说出的,再看金侍在曦月面前呆若木鸡的反应,两人之间的关系基本八九不离十了。

  “月儿……不,你不是月儿!我,我要杀!”金侍喃喃的说着,艰难的提起手中之剑,但剑尖不断颤抖着,怎么也对不准曦月。

  倒是曦月主动上前一步,胸脯挨近剑锋说道:“女儿的命是您给的,想杀就杀吧。来,往这里刺下去便完了。女儿欠你的恩情,下辈子再偿还给您吧!”

  “这是陷阱!老先生你不要上当啊!”我大声叫着给金侍警醒道。

  正面交手,曦月万万不是金侍的对手,所以才演了这一出。旁观者清,我当然很轻易的看出了魔血曦月是在利用金侍的父女之情,只是当局者迷,面具之下的金侍能不能听进去我的话,这我就不敢打包票了。

  人是最感性的动物。在情感的先入为主下,理智往往便会被抛诸脑后,就比如现在,金侍很明显的知道曦月在演戏了,即使有我从旁提醒,却还是不忍伤害曦月而放下了剑锋,直到她那张脸由楚楚可怜转为狰狞,金侍这才如梦初醒,却是已经晚了,因为曦月的手刀已然精准刺入,把他的心脏给往回掏了出来。

  面具“哐当”落地,现出的是其下那张流满泪水的苍老面容。老人看向曦月的眼神有心疼有慈爱有后悔,但惟独没有怨恨。

  “如果我当初没有带着你游历这片险地……”

  金侍懊恼的遗言还未说尽,曦月便已不耐烦的一挥手,卷起的武气直接带着他的尸体倒撞进了妖树之中,妖树的枝桠立时卷起,把他给团团裹进了树干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