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盯着看的是石头齑粉,但脑海中重复的却是张丹枫注入魔武二气到毁灭鹅卵石的那短短几秒镜头。

  回味了数百上千次,总算自觉抓住了一点点门道,这才从冥想之中抽回神来。

  我从地上捏起了一块同等大小的鹅卵石。

  一边回忆着张丹枫的手法,一边依样画葫芦的两指夹住,往内里注入魔武二气。

  我很认真的做了一遍,但鹅卵石纹丝不动。

  再重复数次,结果还是一样。

  我不得不停下来,闭目沉思了好一会。自我感觉调整完毕过后,重新再拿起鹅卵石尝试。

  然而结果还是毫无悬念的失败了。

  虚幻的夕阳开始落下,四周景色开始变得晦暗。虽然黑夜白天对于我们这种程度的修行者来说完全不构成障碍,但时间的明显流逝还是增加了我不少的心理压力,对寂灭之境的尝试与探索也开始灰心了起来。

  张丹枫的这变态杀着,威力绝对在紫级武技魔法之上,而且上手艰难程度完全跟它的威力成正比。就是在清楚知道原理而且有人示范教授的前提下,还是学得如此四不像,我只能徒呼无可奈何了。

  我把目光投向张丹枫,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一点帮助。可这厮从来就不是能以正常人思维去揣度的,摆出的是一副管教不管会的姿态,在演示过一遍以后根本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更别说是给我指导了。

  若我学不会这寂灭之境,张丹枫肯定会越发不把我放在眼内。想到这里,我就禁不住倔强了起来,又再重新开始跟那块小小鹅卵石较劲。

  “你的手法,好像不太好。”幻霞的声音忽然在我身后响了起来。

  我惊喜的回过头,果然见幻霞已经苏醒了过来。

  她靠坐在一棵大树树干下,手里同样捏着一块鹅卵石把玩着。看得出来她已经观察了我好一会,粗略了解了我想干的是什么并自己也付诸实践。从结果上看,幻霞却是比我强得太多了,虽然同样也还是离成功差的很远,但我手中的鹅卵石依旧完好无损,幻霞手中的却已是多出了几道龟裂细纹。

  比起手法,我更关心的是幻霞此刻的状况,关切的问:“恢复得还好吧?”

  “还不错。”幻霞点了点头,说:“真龙之躯会自行判断是否继续沉睡,若不是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是不会醒过来的。

  她稍有犹豫,然后低声补充了一句:“谢谢你。”

  幻霞显然是发现我对她伤势的照料了。我身上挟带的灵药是王静亲手配制的,功效绝对是一等一的好,若不是我舍得拿出来给幻霞服用,她是不可能这么快便醒过来的。

  她的道谢让我颇意外。我笑了笑,看来这条母龙是刀子嘴豆腐心,人是傲娇了一点,心肠倒还算是不错。

  见我笑得灿烂,幻霞禁不住瞪了我一眼,可我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她不得不咳嗽一声,指着手上的鹅卵石转移话题,说:“我刚刚说过了,你的手法有问题。”

  “你知道问题在哪里?”我摆出虚心受教的姿态。

  ~看c正版,章{$节#1上R@酷‘匠UY网%

  “是的。”幻霞很自信的说道:“人类与真龙一族的魔武传承虽然大相庭径,但万变不离其宗,一些道理总是共通的。你看吧!”

  幻霞左右开弓分别轰出两拳,一拳落在背后树干,一拳则擂在座下磐石。

  在幻霞的刻意控制下,两拳力度大小完全相同,产生的破坏力应该完全一致才对。但事实上大树纹丝不动,只震落了无数树叶。磐石则除了表面些许裂纹以外,内里完全坚实如旧,完全没有碎裂开来的迹象。

  “我想说的是什么,你懂了吗?”幻霞说着的同时,随手捡起了一颗鹅卵石抛了给我。

  我接过石头,冲幻霞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是真的懂了。

  幻霞说的我的手法有问题,是指我太过刻意去模仿张丹枫的一举一动了,以至于变得死板僵硬。殊不知就像幻霞所展示的一般,同样的力量,以不同的爆点打出来,永远不会有相同的结果。

  寂灭之境的首要要诀,是对魔武二气的极致掌控;而第二个要诀,则是在最合适的点完美融合,再把魔武二气引爆开来。

  我的问题就在于没能找到最合适的“点”!

  既然明白了问题所在,我自然也就能对阵下药了。

  我重新集中起精神来,把魔武二气渗入到了鹅卵石之中。

  “啪嚓”的一声细微声响,在我耳中却是比任何天籁都要来得动人!

  鹅卵石裂开出一道大口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醉雅说:

  兄弟姐妹们。这几天更新实在是有点少。每天四章。明天开始就恢复更新。谢谢兄弟姐妹们的支持。醉雅这几天实在是忙。在北京燕郊。

  有兄弟在的吗。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