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息了他们的针锋相对以后,我这才有闲暇问起张丹枫找我请求的是什么事。

  张丹枫指了指眼前的地宫,说:“这玩意太碍事了,给我破掉它!”

  原来如此。

  在林家覆灭的那一夜,张丹枫便已对能洞悉林家阵法的我产生非同一般的兴趣了,之后更是数次表现出对阵法修为高深者的异乎寻常执着,原因就在于这里了。

  张丹枫早就已经追循曦月的脚步来到了这一片灵兽园。这地宫之下不单单有阿美尼亚,更有着他爱的曦月,所以这才执着于寻找破解阵法的办法。只是任他本领再通天,却是在硬实力上远逊色于远古大能,自然也就无法打破他们布下的这座地宫了。

  见识过我在林家的表现以后,他早已觊觎上了我偶的能力,只是他万万想不到我的阵法修为其实也只是门外汉水准而已。

  若说出口来,张丹枫恐怕就要被被气得当场翻脸了,我当然不会主动提这茬。幸好我虽然一无所知,不过怨魔可是这方面的大行家,林家那高深阵法在他眼中也不过只是皮毛,要破眼前这个地宫我对他还是颇有信心的。

  真到万不得已,用无常戒破坏一小部分禁制打开一个能够供给进出的通道,也不是不可以的计划。

  现在还不到那地步,还是先让怨魔试试手再说吧。

  整座地宫都笼罩在一片淡薄雾气之中。虽然看起来只有薄薄的一层,却只能勉强看清楚数米开外的光景,再往前便只有朦胧一片,怎么细看也看不出更多东西来。以灵识往内探查也是一样的结果。这显然就是阵法禁制作怪的结果了。

  强行要往内探突,也不是不能进入,只是很容易便会在内里迷失而已。大阵禁制之下,地宫之中还有数之不尽的小禁制困敌惑敌,就是张丹枫对此也是无比棘手,好几次硬闯都给折腾得极为狼狈,若不是他的实力足够强悍,恐怕连平安返回也办不到。

  能在地宫中自由进出的,只有阿美尼亚的部下们而已。阿美尼亚的强悍灵识,就连这座大阵都封锁不住,在它的感知力覆盖之下,自然能够轻易避开阵法禁制,让它的部下们通行无阻了。

  也难怪乎她不出手拦截,主动放任我们上门挑战。在这地宫之中,她的部下们对上我们就像明眼人打瞎子一样,占据的优势可不止一星半点,若只有我和幻霞两人,还真不一定能够讨好得了。

  但再加上一个张丹枫,结果便犹未可知了。

  我现在倒想看看,阿美尼亚操控的那几名的天师侍者,能不能挡得下张丹枫和幻霞两名超级强者的一同突进。

  当然,前提是我要能破解得了着障眼阵法才行。若连真正的地宫都进不了,那谈什么都没意义了,说不定我还要先面对张丹枫的怒火。

  ¤酷匠%网唯●x一R正)√版,其e@他L都&是盗版

  我凝气屏息站到了地宫迷雾之前,心中却默默念叨道:“怨魔,看你的了。”

  “闭上眼睛,专心感受阵法灵力的流动。”怨魔回声说道:“不要像个扯线木偶似的只听我发号施令。阵法之道虽然变化万千,但万变不离其宗!学会个中奥妙,对你也是大有裨益的!”

  怨魔的话说得很有道理。我立刻收起所有轻慢,换上了专注的态度,按照怨魔所说的感知起迷雾之内的灵力流动转换。

  在怨魔的指引之下,我很开便掌握到观察阵法禁制的窍门,在我的感知之中,也切换出了一番新气象。

  眼前的大阵泛涌着的灵力,就彷如一条奔流的大河。而遍布其中的小阵法小禁制,则像隐伏在大河之下的暗涌和漩涡,虽然隐晦,但在我的卓越感知之下还不至于到无迹可寻的地步,我仔细观察揣摩之后,终于一一辨别了出来。

  我往薄雾之中迈进了十几步。

  这是完全没有在怨魔的提示之下,我凭自己的判断走下的路。虽然只是短短十几步,却已经是我阵法辨识造诣从零开始迈进的一大步!

  怨魔对我的精准判断大加赞赏。

  我前进的这一小段距离,别说是出发阵法禁制了,就是连大阵灵力流动都没扰乱半分,仿佛完美融合进来了一样。这一点幻霞和张丹枫都清楚看在了眼内,幻霞满是惊讶,而张丹枫则是点了点头,罕有的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