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没有等来阿美尼亚的拦截,我却在地宫之前意外的等来了一名老熟人。

  远远看着他那傲立于地宫之前挺拔背影,还未靠近便刺得隐隐不舒服的森寒杀意,如此锋芒毕露,不是张家老祖张丹枫又是谁?

  我万万没想到,这个魔头竟然会出现在此地来!

  是追循着曦月而来的?我能想到的只有这唯一可能。进一步推测,我禁不住后脊发凉,幻霞曾说过闯入的顶尖强者都被阿美尼亚给操控住,连天师巅峰境界的金侍也不例外,张丹枫该不会也被阿美尼亚给操控住了,然后派在这里专门拦截我们的突进吧?

  若果真如此,那在进地宫之前便注定要先有一场恶斗了!

  张丹枫气息约略在天师中品境界,和幻霞旗鼓相当,可两人都有着远超修为的强大实力,真相互较劲起来,谁胜谁负倒还是犹未可知。

  “做好准备吧!这绝对是个劲敌!”我小声提醒幻霞道。张丹枫可不同于寻常强者,我绝不希望幻霞因为轻敌而吃上大亏。

  听了我的警告,幻霞轻哼了一声以示不屑,不过眼内倒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我的担心显得有些多余了,这头母龙虽然有着真龙一贯的傲慢,但也继承了真龙敏锐的战斗直觉,谁是足以威胁到自己的强大存在,幻霞还是一目了然的。

  张丹枫同样早已发现了我们的存在。在靠得更近以外,他转过身来,眼神对上的那瞬间,我稍稍松了口气,因为我看到的依旧是是嗜血、疯狂与冷静等矛盾情绪却完美契合在一起的眼神,他依旧是我记忆中的那个魔头张丹枫,看样子并未被阿美尼亚控制住。

  当然,这只是我的第一直觉而已,我可不敢完全松懈下来。再说即使没被控制,原本的张丹枫便已是一个不讲理的疯子,在他面前再小心也不为过。

  我们在他数据距离跟前站定,还未来得及开口,张丹枫便对点点头说:“来得正好。原本就是你不来,我也打算去找你的了!”

  在说话的同时,他已以鬼魅身法切近前来,伸手就要往我衣领上拉。

  这快到极致的速度,我的视线也不过堪堪跟上而已,哪里来得及做出反应?

  我反应不过来不代表幻霞也不能。在张丹枫即将揪上我衣衫的瞬间,她的纤细玉手从旁探出,直接把张丹枫伸过来的手腕轻巧拍落。

  张丹枫讶然。他这才把眼神从我身上挪开,认真的审视起幻霞来。

  “原来是头真龙。”张丹枫轻易勘破幻霞的伪装。面对万灵之首的真龙,他表情却是半点不变,依旧冷冷道:“我现在没有屠龙的心情,让开!”

  从来只有幻霞这头真龙傲慢别人的份,此刻突然就成了受害者,幻霞气极反笑:“你的心情我管不着,我倒想掂量掂量你有多少斤两,也敢妄言屠龙?”

  “你想试试?”张丹枫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疯狂表情:“试了可是会死的。”

  “那你有遗言可就要赶紧留了!”幻霞换上严肃认真的表情,杀意和魔武二气在身上悄然涌动。

  好歹都是绝顶大高手,怎么就跟街边流氓小混混一样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我看不下去了,急急插身到两人中间当起和事佬来,勉强挤出一丝笑脸,说:“两位要较劲我不反对,不过能否先把正事办了再说?幻霞,你还要找阿美尼亚算账,在这里先拼个你死我活也只是便宜了那个贱人而已。老张,你大老远跑到这里来也不是为了争这口无聊意气的吧?找我有事就好好说,欠你一份情我记得的,能办到的事一定会帮忙!两位看在我的面子上,都消消气可好?”

  “看在你的面子上?你算什么东西!”幻霞气呼呼的说着。嘴上说话毫不客气,但幻霞还是别过头去了,果真不再跟张丹枫怄气。

  “老张?”张丹枫却是揪住了我的一个小小称呼,给了我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直看得我汗流浃背,幸好他终究还是没有追究下去。

  最新章节上(酷h匠。网'

  两名超级强者的无意义纷争,这才总算平息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