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火墙的高温影响,另一头视野范围之内,能看到的也不过只是一堆龟裂的石头而已。而极目处看不到的更远方,也只是与这边雷同的景色,没有任何的区别。

  饶是如此,幻霞依旧看得很入神。她嘴上没说,但心里头其实是很向往外界那片天空。

  因为那象征的,可是自由。

  “等此间事了,你跟我一起离开这个牢笼吧!”我轻声劝说道。

  也只有亲身接触,才能间接感受到真龙一族被困万年的孤独与寂寞。上古大能开辟出的这些灵兽园,固然是惠及千秋万代子孙的伟业,但对真龙为首的万灵一族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也难怪乎他们会如此痛恨我们人类修行者。

  我忽然庆幸起当初立下的誓言。这份罪过和愧疚,至少作为子孙后裔的我能替先祖们稍稍还回去。

  我的话,幻霞仿佛没有听闻似的,既没应承也没拒绝,只在火墙重新合上的瞬间回过身来,低声道:“走吧!”

  或许她是拉不下脸来,又或许是她还需要一点时间去相信我。

  J#看(*正版●/章O节上*酷匠2/网

  折身返回。这一次有幻霞带路,倒不虞会走错道。趁着赶路的这一点点空隙时间,我便向幻霞问起了关于阿美尼亚的事情来。

  幻霞爽快的点了点头,然后把她所知道的一切都娓娓道来。

  上古人魔之战至关重要的一役,在付出惨痛的代价以后,人类修行者们终于毁灭了最强魔君阿美尼亚的肉身,一举奠定了整场人魔大战的胜局。

  然而包括幸存的真仙境强者都没有发现,虽然阿美尼亚肉身被彻底消灭,但它的神魂却暗中潜藏下来附身在其中一名真仙身上,并在暗中伺机反戈一击。

  而在天魔一族被彻底放逐以后,仅存的上古大能耗尽大半心力打造十八座灵兽园大阵落成,阿美尼亚这才趁所有人元气大伤之际发动了反扑,几乎斩杀殆尽了当时剩下的所有真仙境强者。

  这出人意料的反击最后虽然还是被镇压下来,但远古大能们已阵亡掉大半,剩下的根本无法彻底毁灭阿美尼亚的神魂,无奈之下只能把它以重重阵法禁闭,封锁在我们脚下的这片灵兽园之中。

  所以这一片灵兽园,才会显得如此与众不同,光是外围便以赤焰火海封禁住,不是顶尖强者连这第一层禁制都进不来。

  除了这片赤焰火海以外,这灵兽园中禁闭的高阶灵兽也格外的多,这一切自然都是为了把这里打造成一个危险地带,希望普通修行者望而却步,不要随便涉足这一片禁地了。

  不得不说,这一点他们做得很成功。连紫曜这等华夏一等一拔尖的修行者都必须以身涉险才侥幸过关,其余修行者贸然进来自然凶多吉少,久而久之便不会再有人愿意到此探索了。

  但这双重保险,也不过只是最外围防御而已。真正重要的,是和其他灵兽园一样在关键时刻用作堡垒的大阵,在稍加改造以后便成了禁锢阿美尼亚的最强枷锁,并设下一处布置了无穷禁制陷阱的地下迷宫,以防止外来入侵误打误撞解开封印。

  阿美尼亚自然便是被安置在地宫的最核心处了。

  这魔头虽然被禁制住动弹不得,但却并不安分。它的天魔之力专精于灵识,无比强大的灵识意念穿过地宫禁制,遍布这整一片土地。

  “难怪阿美尼亚知道我踏足这片土地,并把那铁侍派过来抓我回去了!”我恍然大悟,继而又猛地惊醒:“这么说,它岂不是已经知道了我们打算去找它麻烦了?”

  “正是这样。”幻霞点点头,说:“所以你的隐匿刺探,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笑话。像我们现在这样光明正大直接打过去,反而直中她的要害。”

  “想要得手也不是那么容易吧?”我又问。

  幻霞又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解说了起来。

  阿美尼亚从地宫之中探出来的灵识,首先找上的是身为真龙的幻霞。

  上古之战中作为人类盟军参战,幻霞自然对阿美尼亚这天魔深痛恶绝,在最初的千年时间可说是除了冷嘲热讽以外完全不加理会,甚至若不是那座复杂无比的地宫阻碍着,幻霞都要直接杀掉阿美尼亚泄愤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