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我眼疾手快,第一时间以闪现魔法闪到了月殿主她们身后,一式七星封禁击出,匆忙间凝成的武气屏障把火柱威力尽数反弹了回去。

  这冲撞之力把我直往后弹去,恰好与走在队伍最后的月殿主撞了个满怀,两人一起摔翻在地上,我压在了她的胸口上一时爬不起来。

  那软软的碰触感很是让人销魂。不过这小小的补偿艳福我可没闲心去消受了,天师级别的力量对撞下来,把我撞得晕头转向,又哪里还有闲心去占便宜。

  这不可抗力因素,月殿主更不可能跟我计较,翻身把我扶起时,紫曜带着风雪两位殿主,已经对火墙之中的灵兽展开了攻击,不过并未恋战,朝着这边且战且退。

  这头火系灵兽再强,短时间内也不可能真奈何得了紫曜他们。见此状况,月殿主便搀扶着我,先从火墙之中穿行出去再说。

  被大冰龙掌暂时压下的火焰此时也开始复燃了起来。初始时是月殿主扶着我走,但稍稍恢复过来后我便反过来挟住她的小蛮腰往前狂奔而去了。

  在这武极境中月殿主可不比普通女人强多少,让她自己走的话可跑不过这些衔尾烧来的火焰。

  几公里的路途,以我的脚程来说不过转瞬之间的事情,全力发力下轻松完成冲刺,把火海甩在了身后。

  我把月殿主放了下来,本就没有存任何歪脑筋,所以动作很自然也不觉得有必要避忌,倒是月殿主神色有些不自然,眼神有些闪躲,面纱没遮蔽到的地方隐隐泛起了红晕,我眼神古怪的看向她时,她却特意的扭过头去,有些欲盖弥彰的意味。

  气氛有些小尴尬,但随着紫曜和风雪俩殿主也一同从火海中冲出,自然的缓和了下来了。

  所有人毫发无损的从火海中走出来,总算是有惊无险。

  那天师级灵兽直追到了火墙的边沿地带,对走脱了的我们明显暴跳如雷,重重的踩踏着地板,一声声咆哮不绝于耳,火流吐息往着我们就是一阵乱吐乱射。

  不过在有了戒备的前提下,这种程度的吐息对我们便没有分毫效果了,边躲边往后撤离,离开到一定距离后,这种吐息也就彻底没有了威慑力。

  火墙似乎便是那灵兽所能活动的界限。所以哪怕它再羞恼再愤怒,在明白不可能奈何得了我们以后,不得不放弃追杀,转身回到火海之中。

  直到确认它真的远离以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同等级之下,灵兽比起修行者更强,这是公认的。这头天师级灵兽带来的威慑力还要在遇到过的魔人使徒之上,我们一行人在它面前根本连抵抗的念头都生不出多少来,能逃得一条性命,算是万幸了。

  看3正Z#版章!节N◇上酷*V匠*网l0

  远离了火海以后,此刻我们身处的是一片连绵山脉之中。除了身后的一片火海以外,往四面八方看去,景色并无二致。

  试着感知此地大阵阵眼所在,也没有任何收获。这里的灵气不单单浑浊,流动更是紊乱,根本无从辨识。

  如此一来,该往何方向前进便没有任何头绪了,只能询问曾经到过此处来的紫曜了。

  “紫曜前辈,接下来的路怎么走?”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紫曜轻轻的摇了摇头,却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一只小小牢笼,里面困锁着的,是一头小貂般模样的小小灵兽。

  紫曜才刚打开笼子,小灵兽立刻从中窜出,以极敏捷的速度窜入到脚下的草丛之中,转眼便不见踪影了。

  只是它的动作再敏捷,也不可能从紫曜这修行强者手上逃脱得了。紫曜伸出指头只一点,一丝武气从她指尖射入地面之上,那小貂灵兽便从草丛之中弹起,重新落入到了紫曜的手中。

  小貂兽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不过却是耷拉着脑袋,一脸认命的样子,显然是看清了现实,知道没有从紫曜手中脱逃的可能了。

  “这头小东西名为阴鼹,跟镇魂花一样最喜欢在至阴至寒之地栖息。”紫曜解释说道:“此地危机四伏,最危险的并不是那些龙人,而是层出不穷的阵法和四处游走的高阶灵兽。上一次我好不容易穿过火海,之后又被两条大雕灵兽追撵得四处逃窜,好不容易发现了镇魂花的踪影也不敢冒险逗留,更加别谈记下地形了。这次总算做了万全的准备,有这小东西引路,应该能找得到那片有镇魂花生长的阴寒之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