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整完毕,女王殿诸人整装待发。

  我加入到这个队列之中后,一行人便从根据地开拔,朝往龙人大本营进发。

  酷匠网_r永:{久;…免费)a看小1说

  攻占脚下这片灵兽园时,我们的队伍虽然只区区二十余人,但有白老张老这俩人类阵营顶级强者,又有紫曜殿主和我这样次一级的好手,人数虽少但完全称得上是精锐之师。饶是如此,攻下这片灵兽园,我们也只是惨胜而已。

  而现在再次出发,队伍只有女王殿诸人加上我,战力锐减一半以上,进击的却是有魔君阿美尼亚坐镇的龙人军团老巢,形势凶险了何止十倍百倍?

  稍稍乐观的,便是这一行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跟阿美尼亚死磕到底。只探查敌情和搜寻镇魂花的话,虽然同样危险重重,但还未至于到完全没有机会的程度。

  整个队列除了女王殿众就只有我一个男人,原本就阴盛阳衰,再加上此时她们的表情都有些凝重,没有谁愿意开口说话,如此一来气氛就更沉闷了。我原本就是一个外人,此刻更是有种隐隐被排挤的感觉,渐渐的胸口就堵着一口闷气,不抒发出来憋着难受。

  我往与我关系最好的月殿主身侧靠了靠,小声道:“我都跟着你们上了贼船了,你们对镇魂花这么执着的原因,能不能告诉我?”

  “什么叫上了贼船!我们可从没胁迫过你好不!”月殿主一脸的没好气,不过她对我的请求倒是没有冷硬拒绝,反而卖关子道:“告诉你不是问题,只怕你听了后大惊小怪接受不了而已。”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我顿时更来兴致了,兴匆匆问:“你这么一说,我反而更想听了。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月殿主美眸朝我眨了眨,故意换上了阴恻恻的语气说:“好吧,我坦白告诉你。其实这里除了你和殿主以外,其余的都是行尸走肉的活死人,这么说你怕了吗?”

  月殿主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春活力气息,这一点我是感知得明明白白的。而她灵动的双眸,也跟只有本能的傀儡活死人完全挂不上钩。所以她的话才刚说出口,我立刻摇了摇头不信道:“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月殿主认真道:“女王殿的成员来源,除了从魔武学院招收来的普通学生以外,还有相当一部分是殿主大人收养回来的孤儿。这些孤儿都是因为各种各样原因而早夭的可怜人,殿主大人怜悯她们,便以秘法替她们续命了。这秘法效力逆天,能让孤儿们如常人般成长,但也是有限制的,只要超过二十岁这个临界极限,灵魂便会一点点的从肉身中离散,最终免不了消亡的下场。而能够让灵魂与肉身稳固契合的,便只有我们要找的这种奇特灵药镇魂花了。”

  初始时我还是一脸的兴致勃勃,但听着听着,我的表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眼前这些女王殿成员,包括月殿主在内,应该都是紫曜殿主收养回来的早夭孤儿了。

  紫曜殿主心太善了。不单单为孤儿们续命,此刻更是明知危机重重也不惜以身犯险,为的就是让月殿主她们好不容易捡回的性命能够延续下去。

  至于月殿主在内的孤儿们表情凝重的原因也理清了。镇魂花可是她们存活下去的希望,当然马虎不得。

  “这是女王殿的核心秘密,我本是不应该告诉你这个外人的。”月殿主叹息,轻声道:“之所以告诉你,是因为我相信你王子铮并不是那种乱嚼舌根的小人,另外就是还有一事相求。”

  月殿主的信任,我当然不能辜负,当即正色道:“说吧,只要我做得到。”

  “此行凶险,我们每个人心里都一清二楚。我拜托你的只有一件事,那便是若事不可为,千万要保殿主安危周全!”

  月殿主抬了抬头,看着紫曜的背影深情道:“殿主大人对我们这些孤儿就像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关怀,我们当女儿的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母亲在自己眼前遇险?可恨我的力量不够,真到了关键时刻只能拜托你了。这个忙你若帮下来,我就欠你王子铮一条命,做牛做马偿还悉随尊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