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曦月还是铁面男子,都是货真价实的天师境界强者。任其中一人,都有足够把我轻易击杀的力量,更何况是两人一起上?所以我主动只身迎上去,这就很有些以卵击石的意味了。

  “不自量力的小鬼!”铁面抢在曦月之前,只一个跨步便越过了我俩之间十数米的距离,下一瞬间巨剑便已贴近了我的前胸!

  由杀意起到杀招临身,不过只是零点几秒的事情而已。这便是天师级强者的手段,寻常尊者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若不是我的灵识早已因为危急而开启到了极限,恐怕到被一刀两断还是一脸懵逼!

  稍稍提前的预判给我争取了救命的刹那反应时间。匆忙间提起的七星虽说没调集起多少武力之气,但总算把这铁面这一剑给抵住,只是紧随而来的强横武气却几乎要把七星直接从我手中震脱,而我也被这股爆发力量给掀飞开十数米的距离,才被我强行以武气震散冲击力,勉强稳下身来。

  提剑的手已使不上力软软的垂了下去,我死死咬紧牙关,血流还是止不住的从嘴角渗出。天师级别的力量,凭现在的我就想接下,还是太勉强了。

  我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身体才刚定住,一股彻骨的冷意已然从我的后背涌了上来。

  身体本能已经比我反应更快一步,完好的左手一拳击出,正好和曦月探过来的玉掌对撞在了一起。

  这一拳我已经用上了擒龙功的精要,勉强卸掉了曦月大半的力量总算没让伤势雪上加霜,但残余的力量依旧把我不断往后推撞,又直直的送到了铁面的跟前。

  他已经举剑候着我了。

  “真龙神变!”

  一发神变冲击直接轰击在了铁面人的灵识之上,他的剑势因此而怔住了,我恼恨的顺势反戈一击,一掌大冰龙掌当胸击下,冰霜气息霎时把他给彻底冻结上。

  大冰龙掌的浩瀚掌势只维持了极短暂的瞬间而已,掌力还未完全吐尽,铁面已从神变冲击之中回过神来并施加反击,直接以他那天师境界的绝强武力把我的大冰龙掌给硬生生打断。

  “小崽子年纪轻轻,本事倒是不小!”铁面之下传来一阵狰狞的笑声:“可惜始终还是乳臭未干!既然急着送死,就让我送你一程好了!”

  "更TP新最8、快上、g酷匠网_/

  杀意沸腾的剑锋贴着我的颈项削了过来。这一剑速度极快,但在我视野之中马上又慢下来了,并不是真的变慢,而是因为我无限接近死亡,视觉在内的五感拉伸到极致而已。

  实力相差太大,大到已经无法挽回的地步。螳臂当车,果然只有自取灭亡的下场。

  死亡近在咫尺,我已无力挣扎,只能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剑气只在我颈项之上刮出一道血痕便消散于无形,剑锋和主人铁面则已在我眼前瞬闪不见,顺着气息回身看过去,看到的是铁面已经完全舍弃掉我,关切的扶着摇摇欲坠的曦月。

  曦月脸色发白,手扶胸口一副痛苦的样子。我看了一眼,心反而放松了下来。从那双明亮如晨星的眸子我便看出,此时的曦月已恢复了原本的自我,而再非被天魔之血支配而衍生出来的使徒人格。

  铁面对曦月非常着紧,出现异常便第一时间过去照料,以至于连我这任由宰杀的敌手也放任不管了。

  在铁面人的眼里,曦月的重要性甚至更甚于眼前这场战争。见曦月的痛苦没有半点缓解的迹象,他竟撇下了激战之中的巨龙和龙人,自顾自的带着曦月往远方飞去,直接从战场之上脱离。

  少了两大天师强者威慑,我们的困境一下子得到了和缓。

  白老和紫曜已与两条巨龙缠斗多时,现在还不见胜负分晓。我暂时没有了对手,又见沈雪冰他们在龙人的冲击之下尚可支撑,便一个闪现加入到了与巨龙的争斗之中。

  在瞥见我闪现到巨龙身后的瞬间,白老已心领神会,正面也以强力魔法对巨龙轰击以吸引住它的注意力,而我则以星界沟通引燃星火之力到七星之上,趁着混血巨龙注意力被白老吸引住的瞬间,一剑往它的一边肉翅上砍落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