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w章节上"酷n匠网}

  如果只是局限于灵兽的话,我们或许只会觉得龙人们的手段残忍而已。

  在那片大灵兽尸体之中夹杂着的几具人类修行者尸体,这才是我们一行人愤怒的真正根源!

  这些人类修行者的来源,不用说也是上一战溃败于龙人手上被收敛过来的了。

  为大义而战死,死后却依旧不得安灵,身心被当做饲料玩弄榨取,这彻头彻尾的屈辱,彻底燃点了我们所有人的怒火了。

  尤其是其中一名还未气绝的修行者,被汲取掉绝大部分生命力的他看见了我的到来,用尽浑身力气发出一声衰微的求救声,然而“救我”两个字才刚引起我们的注意力,那棵妖树便如有感知般做出回应,串联着他的细长枝桠猛得一抽卷把他死死卷住,在我们有所动作之前把那修行者给硬生生勒毙!

  这一幕在我们所有人面前上演,更是把我们的愤怒情绪给生生引爆了开来!

  我第一个冲出,七星渲上一抹紫火,在密密丛丛的树枝枝桠之上一掠而过。

  从剑锋上蔓延开去,紫火转瞬间便有了燎原之势,立刻蔓延到了小半枝桠之上。

  一声尖啸声从这妖树树身之上发了出来,像极了被灼痛了一般。为了防止紫火的进一步蔓延,它竟自动切断了被紫火攀沿上的枝桠,而剩下的完好枝条则仿佛瞬间盘活过来了一般,如雨点般向我疯狂抽打了过来。

  压抑不住怒火的可不止我一个,沈雪冰紧跟在我身旁,道道武气冲击而出,把这些枝条给尽数轰成残渣,根本靠不近我的身前。

  其余人也行动了,在我们一行人的协同攻击之下,这棵妖树的那点枝条抽击根本不够看,只一瞬间便把它给重创了。

  一声临死前的哀嚎又从树身之上传了开来。同一时间,树干附近结着的几个血红色果子,这时候也有了异动,竟齐齐炸了开来,从中飞出数头龙人来!

  这些仓促间走出的龙人明显尚未发育完毕,四肢和躯干都较我所见的要纤弱得多,而且气息也只是在上品圣者区间徘徊而已。不过凶狠程度倒是半点不输那些完全状态的龙人,竟悍不畏死的向我们发动冲击起来。

  这些家伙不管力量还是数量都与我们相差极远,飞蛾扑火般的举动当然不可能有成效,转瞬间便被打成一团肉泥从半空之中摔落。

  妖树这时候也被我们联手伐倒了,张老一声怒哼,洒下一片魔法火焰,把它彻底烧成灰烬。

  成功毁掉妖树,但却没有谁露出高兴的表情,相反心中都多出了一分沉甸甸。尤其是在张老说出这种妖树在这片土地之中几乎到处都有时,每个人的脸色都是铁青一片,一如刚刚归来的张老和白老一样。

  这些妖树,毫无疑问便是环境恶化的缘由,也是龙人军团的由来了。若不把它们给尽数毁灭,哪怕我们把那些龙人杀得再多,过不了多久又会重新面对新一批同样的敌人,如此消耗下去,最后被磨得崩溃的铁定就是我们人类修行者这一方。

  这次主动出击算是来对了。

  我们才刚毁灭掉妖树不久,天际边上便现出了一排密集黑点,从气息上看全部都是龙人,看来是被妖树临时前的哀嚎招引而来的了,数量足有四五十。

  以我们的力量,要把他们全歼并不是难事,只是如此一来消耗大量体力是免不了的了。从这遍地妖树的状况推测,鬼才知道到底有多少龙人被生产并且隐藏了起来。盲目开打,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打出个头来。

  “先躲过这些家伙的耳目吧。”紫曜说着,对花殿主和月殿主投去了个眼色:“看你们的了。”

  花殿主和月殿主虽然修为不出众,只是下品尊者的品阶,但幻术魔法却是一绝,我就在花殿主手中吃过不小的苦头了。并称为镜花水月的两人这时联手施法,立刻布下了一个足以遮蔽住所有人的大型幻术。

  这些龙人力量境界固然不俗,但由妖树培植出来,又能有多少修行知识?自然也就没办法看破花月两位殿主布下的幻术了,像盲头苍蝇一般在周围打转了搜索了一圈,没有任何收获以后也没再原地停留多久,又升空返回,不多时便消失在我么的视线范围之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