溅起的漫天鲜血,为这场厮杀拉开了血腥序幕。

  我上品武尊的武力原本就稳压这些修行者数筹,又有了内向爆裂的加成,再加上手执天阶魂器七星,这一剑挥出,当然便是碾压的下场了。

  这样的结果毫不出我的意外,但对其他尊者来说却是见了鬼一般惊诧。尊者级别在修行之路上已经算得上是登堂入室,有资格以强者身份自居了。可谁又曾想到,三人联手之下,竟然连我一剑都挡不下来?

  之前被我眼神扫中心中发冷,这些尊者还以为只是错觉,现在再一看,哪里是什么错觉!分明就是对危险的灵敏预知判断了!

  只是他们醒悟得太晚了。能修行到尊者级别的,都不是蠢人,都很明白临阵退缩只会死得更快而已,尤其是我一副杀红了眼的现在。

  我瞬间爆发出来的武气实在太过惊人,他们已经明白单打独斗不可能有任何胜算了,唯一能做的,便只有仗着人数优势把我堆死,仅此而已。

  不过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我以绝对的力量优势不断击退着眼前的修行者,但被抓住空隙偷袭到的也不少。毕竟我面对的是足足三十名尊者的同时围攻,就是我反应再快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每一下猛击放倒几名修行者,收招的空隙总会被拿捏住而在身上留下血淋淋的狰狞伤口。如此几个照面冲杀,交换下来我固然放倒了他们中的近半人手,但自己也一身血肉模糊,大大小小伤势无数了。

  在围攻者眼中,受了这些伤势的我已经是强弩之末,当下围杀得更起劲。

  我心中暗自冷笑。跟我以伤换伤是最愚蠢的,可惜这些家伙死到临头了都还未醒悟过来,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维尔阁塔的真名之力早已暗中运转,在生命力的源源输送之下,伤口几乎才刚被砍出便马上愈合了,也就横溅出来的鲜血看起来有些吓人而已,这种程度的消耗我游刃有余,这样换下去哪怕全部人都被我砍趴下,都不见得能把我的真名之力耗尽。

  我的出剑一如初始般的强横。七星进阶到天阶后的消耗虽然大增,不过这些尊者在我面前更是不堪一击,一剑下去便是至少一个倒霉鬼被砍翻,以我现在的武力之气,把他们全数放倒绰绰有余。

  只是我等不到那一刻了。在我又一剑砍倒一名中品尊者时,眼前豁然开朗,严密的包围网宣告崩溃,剩下的修行者已簇拥着神色慌张的张子凡仓惶往大堂之外走去。

  想逃便逃得了了?

  我抹了抹脸上横流的血渍,正要施展闪现魔法从后追上,哪知旁观着的刘熊早已闪身而出,一式空震武技激起无数飞沙走石,那威能把张子凡连同几名尊者逼得不得不退避回内堂以避其锋芒。

  这一退,他们便连一丝脱逃的机会都没有了,哪怕我不使用闪现魔法,这点距离也足够我轻松追上然后把他们给通通斩杀掉。

  看着我提起七星杀气腾腾走来的样子,张子凡知道大势已去,脸色一片死白。

  簇拥着他的几名尊者,早已在刚刚的围攻阵势之中被我给杀怕了。他们很明白我的目标只是张子凡一个,在这生死关头,被利益招揽回来的他们哪里还肯陪着张子凡送命?在其中一人带头之下,几名尊者转身便逃,转眼便逃出了这许家大宅了。

  我对这些打手喽啰的去留没有任何兴趣,愤怒的目光死死的落在了张子凡身上。

  这个眼里只有利益而无半点情义可言的老东西,在坑害我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死在我手下的这一天?

  他猛地提前武气,朝我击出那灼热掌法武技打算作垂死挣扎,不过我和他的实力对比早已今非昔比,大冰龙掌后发先至,他那点火热瞬间在狂涌的冰霜气息之下熄灭,整条臂膀也随之被冻结然后炸成了粉尘!

  {“最?|新!V章节y"上H、酷匠网t

  这一下重创,彻底熄灭了张子凡的反抗念头。他心知自己已经没有侥幸可能了,死亡的恐惧让他浑身发抖,但仍强自镇定,恶狠狠道:“小杂种你现在尽管嚣张吧!等老祖宗回归后,一定会把你给碎尸万段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