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绝对的力量差距面前,孱弱的许家子弟根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要并入我张家还是从东海之内除名,许定你自己选一个吧!”

  许家大堂正中,张子凡在张家子弟擅自搬来的椅子上坐下,一副气定神闲的轻蔑姿态,再配合上那咄咄逼人的言语,与他面对面的一众许家人都怒发冲冠,不过却全都敢怒不敢言。

  张子凡带来的人手并不多,只有区区二三十人罢了。只是自张子凡以下,清一色都是尊级强者罢了。这样的实力不说横扫东海,至少横扫许家是没有半点悬念的。

  而许家方面,包括家主许定在内也不过一共六位尊者而已,在压倒性的实力对比面前,根本连自保的余地都没有,更别说是反抗?

  张子凡给出的两个选择,其实殊途同归,那便是赫赫有名的许家即将在东海除名。差别只在于顺从的话或许还能保有一条小命,而反抗的话,许家今天就要血流成河了。

  酷匠~F网M%首-{发$d

  不少许家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许定。在大局已定的现在,反不反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既然如此,那为何不顺势投降?这样最起码也能留住性命和一份体面,不至于落到家破人亡的凄惨下场。

  许定何尝不知道族人是如何想的?只是身为家主,风光了数百年的家族要在自己手上毁掉,这可是比死更让许定屈辱和难受。

  许家上下数百条人命都在许定一念之间了。他犹豫着挣扎着,迟迟不能做出决定。

  张子凡捧着茶碗,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根本不忙着逼迫许定。他很明白越是这样给许定的压力反而越大,到最后对方一定会自己崩溃,如此也能省去一场恶战。

  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若逼得许定决意反抗,要收拾包括他在内的几位许家尊者,还是要付出不轻代价的。能逼得对方投降,兵不血刃拿下许家,这是张子凡最乐意见到的下场了。

  而许定也正如张子凡预料的一样。同时面对着张家和来自自家内部的压力,许定终于扛不住,绝望的开口道:“好吧,就如你所说的,许家……”

  “归顺”俩字还未说出口,一阵沉闷的轰隆声响突然从外堂处传了进来,紧接着一条身影横飞进来,直直的摔在了众人面前。

  张子凡脸色微变。这个躺在地上呻吟的家伙,不正是他安排在外头守门的三名尊者之一么?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许定死灰般的脸色恢复了一点点生气。在惨淡局面的现在,任何一点波澜都可以说是他的救命稻草!

  他急急的把目光投向了大堂的入口处,看到的恰好是我带着弟兄们迎门而进的一幕。

  “许老,不请自来,你不会不欢迎吧?”

  我向许定打了个招呼。虽然对这个老头没有半分好感,但该做的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起码现在,在张子凡面前就要摆出一副交好的姿态。

  “当然欢迎了!”许定也是头老狐狸,立刻便反应过来摆出笑吟吟的姿态:“许家的门户随时都为贤侄你大开。不过老夫也要责备贤侄你几句了,来之前怎么也不先打个招呼?”

  三言两语便把我们之间的关系描述得无比亲切,不得不说许定也是足够的能屈能伸,已经选择性的忘记掉上一次连着我这救命恩人和一双儿女一并赶出家门的事情了。

  我对他这副虚伪嘴脸很是恶心,不过现在并不是撕逼的时候,还得要先打发了张子凡这个麻烦再说。

  我把目光挪到了张子凡身上,皮笑肉不笑的打着招呼道:“张家主,我们也好久不见了。”

  张子凡当然知道我来者不善,当即冷冷回道:“本来就没什么交情,相见不如不见。”

  “这话就说得伤感情了。”我笑得更灿烂了:“当初你求我救治你家老祖宗时,可不是这么冷淡薄情的啊?”

  我脸上虽然笑着,心中却是恨意横生。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夜,被张丹枫像小鸡一样掐着脖子的无力情景。

  当初可是在张子凡以及张家一族的诚恳请求之下,我才答应以替换丹田的秘术救醒张丹枫的。哪知道最后却几乎在他手上送掉性命,偏偏把我当成救世主一般的张子凡等人却冷眼旁观作死张丹枫作恶!

  一番好心喂了驴肝肺,那种憋屈那种屈辱,我一直记恨到现在!

  我当时就在心中发誓,此仇不报我王子铮誓不为人!

  而今天,就在现在,我终于有一雪前耻的机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