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并未传来激烈交手产生的力量波动,我的心这才安了一些,再往前飞行了一段距离以后,我确认过周围没有足以威胁到我的存在以后,挑了个平整的地点落了下来。

  若光靠自己飞行的话,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飞到这斗神之地的尽头处。要离开这里,唯一的手段便只能是使用传送法阵了。

  虽然我对传送阵布置一窍不通,但胜在有怨魔这个修行百科全书帮助,布置一个供我一个人使用的简易传送阵完全不成问题。

  一阵忙活以后,传送阵布置完成,确认没有强敌追踪而来以后,我才安心的走进到了传送法阵之中去。

  单向传送,只能选择一个约略地点,我选择的正正是东海魔武学院的园地原址,只是此刻随着斗神之地的浮空,理所当然的只剩下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而我则悬浮于坑洞的正上方。

  }看%t正版b章Jt节7n上酷?$匠?"网EE

  这时天色已经大亮。放眼看去,这方圆十几公里的陨坑范围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发现,但再远一些的建筑物似乎安然无恙,看来昨晚斗神之地的变动倒是没有给东海市带来太大影响,甚至乎魔武学院也有一小部分原址被保留了下来,我从那里感知到了大量的气息聚集,看来人魔之战以后,存活下来的人类修士全部都集中在那里了。

  我想也不想便往那边赶了过去。连场激战下来,我早已疲累不堪,这时只想快点向在乎我的亲友们报个平安,然后找个安静的地方修养歇息。

  不过我才刚靠近修行者们的聚集地,几道身形同时冲天而起,呈扇形对我半包围之势,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这也难怪他们,刚刚才过去的人魔大战,天魔和魔人给人类修行者们印象极其深刻。此刻还在斗神之地脚下,可以说在那些天魔和魔人底下也不为过,此番小心警戒,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幸好我现在也算是有点知名度了,这才不至于被当做是可疑人物。在认出了我来以后,这几名修行者都把手中灵器收了起来。

  对我的平安归来他们都露出了高兴的表情,毕竟昨晚的连场激战,我始终冲杀在最前后,即使最后的撤退也是主动殿后到最后,可以说参与昨晚那场大战并存活下来的,或多或少都承了我的情。

  不过高兴之余,他们的惊诧同样不少,因为我此刻手中提着的,可是天魔的头颅!虽然他们并未与真正的天魔正面对上,但不管是巨大的体型又或是那久久不消散的浓厚魔气,也已经把这头颅主人的身份给出卖了。

  天魔有多强大,只看昨晚那艰难一战的结果便知道了。华夏修行界精锐尽出,也不过只是堪堪与魔人军团战个平手而已,面对真正的天魔可是无能为力,差点连逃都逃不出来。

  现在我不单单从几头强大的天魔虎视眈眈下完成殿后任务,甚至还带回了一头天魔的头颅,这让他们如何不震惊,如何不兴奋?

  再看我时,这几名修行者眼内的已经不是艳羡了,而是不折不扣的仰慕和崇拜!

  “孙院长他们都在临时营地内,想来他们也一定很担心负责殿后的你了。就由我们来引路,先向他们报个喜吧!”其中一名修行者提议道。

  他的提议正合我意,我也就不推辞,乐呵呵的接受下来了。

  临时营地虽然足够大,但终究只是原来魔武学院的一小片区域而已,安置近十万人就有些抓襟见肘了。许多修行者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眼神中除了疲惫以外还有些许黯淡,显然都笼罩在天魔一族的强大阴影之下,短时间内还未缓过神来。

  不过在这几名修行者的带领之下,一路走来,我却彷如炽烈的光辉一样,驱散了他们心中的阴霾。看到我的平安回归,还有手中倒提着的巨大天魔头颅,每个人脸上都挂满了惊喜的表情,纷纷过来问询情况,而还未等我开口,跟我同行的修行者便已加油加醋的把我的事宣扬了开去,一时之间,欢快在整个营地之中以惊人的速度传播了开来。

  斩杀天魔,并不是我的功劳。这一点我好几次想要开口,但看到周围人那高兴的笑脸和重新阳光起来的表情,这话我就说不出口了。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扫他们的兴,就让这个美丽的错误继续下去好了。

  而且坦白说,被人尊敬和崇拜的感觉,很不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