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和魔人们也都从后追赶而至了,在她不远处定了下来。那天魔大概也感知到了曦月身上的变化,并未急于动手,而是压抑起怒火沉声问:“从你身上可以感觉到阿美尼亚大人的气息……你就是她的使徒?”

  曦月并未说话,只是维持着那一贯的邪魅微笑,打量着这头追来的天魔以及紧随而来的魔人。

  文化没有任何回应,曦月的态度在这头天魔眼中便是不折不扣的傲慢了。直视甚高的它立刻暴跳如雷,吼道:“没礼貌的东西!我今天就替阿美尼亚大人好好教训你,让你明白面对真正强者时该有的谦卑和敬畏!”

  天魔一族天赋极为可怕,光以魔武二气而论即使天师级别强者也远远不如,还有森罗万象的天魔之力,这一切加起来便是天魔一族横行天下的最大本钱!

  此刻极强横的武力之气在这头天魔身上被激发出来,光是掀起的气浪便已把无数沙土树木齐齐掀起吹飞,就连我的隐匿之处也差点一并遭殃,逼得我不得不以蛮力推挡着身前巨石,这才勉强站稳了阵脚。

  这近乎示威的威慑举动,并未让曦月有任何动容。任凭强横的武气再如何吹袭,到了曦月跟前总会被缓缓成习习凉风,连吹起她衣角都办不到。曦月就这样站在天魔跟前,岿然不动。

  最7》新章x节上酷%匠网)

  我的感知极其敏锐,自然看出曦月的从容之下其实已经是全力以赴,天魔之力时刻不停的抵消着如怒涛般迎面而来的武气,否则单凭她自己的力量,早已经被吹飞了。

  并不是说曦月的力量弱,事实上这时她外露的修为也同样不容小觑。由此看来她平日为了压抑天魔本能花了不少的力气,此刻解除了束缚,力量立刻飙升至了天师的境界,比之另外三名天魔使徒也是毫不逊色。

  但饶是如此,面对真正的天魔,她的力量还是处于绝对的下风。

  看到这里我就有些不明白了。被天魔本能主导的曦月,应该没有再在此停留耳朵必要才对。她应该很明白自己不可能敌得过眼前的天魔,勉强交手也只是白费气力而已,而要逃则应该很是轻松,眼前的天魔即使想拦也是有心无力。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说出阿美尼亚大人的真正目的!胆敢拒绝,你便永远再没有开口的机会了!”天魔恶狠狠的威胁着,而且可以看得出来这威胁绝不空泛,只要从曦月嘴里说出一个不字,下一瞬间等待她的便会是天魔全力以赴的攻击。

  直到此时,一直一副高冷表情的曦月终于开口了:“阿美尼亚大人的目的,由始至终便只有一个,那便是取回她应有的荣耀,成为君临天下的王者。你们这些迂腐而愚蠢的东西,万年时间的囚徒生涯并未让你们变得更聪明,回到这个世界上也只会成为大人的绊脚石,还是就此消失为好!”

  “就凭你这小小使徒?”天魔都要被曦月不自量力的话语给气笑了。

  “我只是阿美尼亚大人卑微的使徒,单凭我自己的力量要消灭你们当然略嫌不足。”曦月也笑道:“不过在阿美尼亚大人面前,你们也渺小得什么都不是!清理你们这群愚蠢的东西自然会由大人她亲自动手。我要做的,只是让你们走投无路,仅此而已。”

  那天魔也不是白痴,在曦月最后一句话的提示之下,他终于回味过来曦月的用意是什么了,情绪在刹那间有了极剧烈的波动,不过却是再也顾不上曦月了,竟然径直转身,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去。

  曦月并未出手拦截,只是趁着天魔急退魔人们茫然的瞬间闪电出手,收割了几名高阶魔人的头颅。

  少了天魔这主心骨,这些魔人自然没法对曦月做出有效抵抗,哪怕拥有着绝对数量优势,也只能跟随天魔之后逃之夭夭罢了。

  曦月也不追击,反而怔在了原地,看着所有魔人们消失在视野范围尽头以后,这才冷声开口道:“戏也看得差不多了吧?”

  我正沉思着天魔仓惶撤退的原因,猛地听到曦月这话语,心中已然知道不妙,立刻施展出闪现魔法,躲过了紧随而来的武力轰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