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能终究也被汲取干净,化为一块再普通不过的石头,在我的手心之中碎裂了开来。

  绿雾也散了开来了。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适应着身体突如其来的变化,以及过量吸收天魔之力以后带来的残留不适。

  事实上,除了些许的肿滞感意外,我现在的感觉其实出乎意料的好。虽然几经波折,但到最后徐福从我体内抽取的天魔之力,可以说是连本带利的还给我了。不但如此,我体内的天魔精华似乎还因此又发生了些许质的改变。

  维尔阁塔和洛古马斯两大天魔真名的没有任何变化,但那具现出来的符纹却由原本的暗金色到现在稳固为淡淡的白金色,能够调用的天魔之气也增加了一倍以上。

  这些都是最显著的变化,粗略感知之下也就只有这些了,但我总觉得内里有着更深层次的改变,但一时半会我却又说不清楚,问怨魔,怨魔也是一头雾水。

  两大魔人使徒先后重伤,这时战场之上已经不见了他们的身影,半空之中剩下的,只有我一人而已。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从结果上看,是我赢了。

  最起码在旁人眼中是如此认为的。

  脚下的人与魔之战依旧还在继续着,而受了我击退徐福的影响,人类修行者们越战斗志越是高昂,大有顺势把魔人们在此地围歼的势头。

  我也不想闲着,正要落下去加入到战圈之中,却忽而瞥见一条身影从远处飘了过来。

  我眼角猛地一跳,因为来人正正是张丹枫!

  不过看清楚此刻的他时,我却又禁不住开始怀疑,这个人真的是张丹枫么?

  此刻的他看起来失魂落魄,眼神之中甚至都没有了焦点,哪里还有半点疯狂和平日的霸气?

  但他手里提着的东西,却又足以证明,眼前这个男人正正是那个天下无敌的张丹枫!

  他提着的,是一个头颅!

  天魔的头颅!

  这个直径数米大小的头颅,正正是寄魂在克里斯身上、在封壁之前和张丹枫一直纠缠不休的那头天魔!

  凡人只能为之战栗和恐惧的可怕存在,却被张丹枫给拧下了头颅。

  酷“…匠`网l/唯t一.正Bo版,f!其!!他I¤都2是盗)√版&?

  我很是吃惊。

  吃惊的不是张丹枫能够杀得了天魔,而是到底是何种打击,才能让这位连天魔也能斩杀的绝世强者如此黯然伤神!

  “曦月姐出事了?”我忽然对张丹枫大声质问。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可能,也是最坏的可能。

  张丹枫对我的话语置若罔闻,只自顾着飘往前方,彷如一具抽去灵魂的空壳一样。

  张丹枫不说,我的担忧和疑问便注定现在不可能有答案。

  正目视着他快速远去的背影,忽然一道庞大气息把我的注意力猛地拉扯了回来!

  极目远处,一头山一样巨大的天魔映入了我的眼帘。

  除此以外,在我的感知之中,离得稍远一些也还有几头天魔紧随其后,也在往这边移动过来。

  这些该死的家伙,终究还是追来了!

  本阵之中,传送撤退也已然接近了尾声。魔武学院的学生们已经基本撤离,剩下的只有几千参与青云祭的外来修行者而已。再争取十来分钟时间,估计就能全部撤离了。

  但这十来分钟,却是所有人命悬于一线的生死时刻。

  脚下战事依然胶着,现在撤退的话,毫无疑问会在魔人们的反扑之下损失惨重。但再战下去,分出胜负之前那天魔一定会先一步赶至战场。到那时候,这里所有人类修行者都会在劫难逃!

  因为根本没有人挡得下它!

  想来想去,也只能再由我来打肿脸充胖子了!

  我咬咬牙正要迎着那头天魔冲过去,忽然感知之中又出现了大量气息!

  我猛地抬头看去,气息传来的方向已经黑压压一片,从数量看来足有数百,气息强度都在尊级以上!

  我的心凉了半截。因为突然杀出的这些家伙,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天魔一族的气息!

  在这种关键时刻再来几百尊级魔人,对我们一方来说,绝对是个雪上加霜的致命打击!

  他们来的速度极快,甚至都要比那天魔更快。而待得视野变得更清晰时,我却发现这些来的家伙却与我脚下的魔人们有些迥异,虽然都是浑身魔气,但这些背生两翼的魔人却明显要更健硕一些,体型已经远超出人类平均水准了,而且也没有如脚下魔人那般的狂热,每个眼内都是木然和冰冷,敌视的可不单单只有身为人类的我们,还有本应是与他们同根生的魔人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