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豁出一切的决心,都白瞎了啊?”段云鹏有些哭笑不得。

  华夏修行者们这时大半都已从这战场撤退走,我见任务完成得差不多了,便对兄弟们挥手道:“我们也撤吧。”

  这指示才刚下达,弟兄们的动作都迅速无比的执行了。虽说在我这帮主的带领下,他们都有豁出一切的决心。但谁也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现在任务既然已经漂亮的完成了,当然第一时间逃之夭夭才是上策了。

  我让段云鹏他们先撤,自己留下指挥炎灵们断后。少了我的指挥,光凭本能战斗的炎灵可挡不住他们。

  段云鹏是知道我实力的,因此也就不多嘴,只留下一句“小心”,便带着弟兄们先撤一步。

  魔人们不是没察觉到我们这边的退出战场,但无奈被我指挥的炎灵死死纠缠着,根本分不出人手来追击,只能眼睁睁看着段云鹏他们全身而退。

  *酷匠网}永.V久免rK费看e小E说

  损兵折将却连一个敌人都留不下,对魔人们来说,这一战可说是整个晚上打得最窝囊的一战了。

  待得段云鹏他们也安全退去后,我见时机差不多了,便向炎灵们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给魔人们送上最后的一份大礼。

  几乎在同一时间,所有炎灵凝集了全部剩余灵气自爆了起来。爆发而出的神火联成一片滔天火海,不单单首当其冲的几十魔人遭殃被瞬间烧成灰烬,后续的魔人们也被隔绝在了焰墙之后,在神火减弱之前是没有能力再追击我们了。

  我这才安心撤退,从后追上了段云鹏他们。

  要把十万以上数量的修行者转移到安全地方,这原本是个大难题。也幸得先行一步的紫曜殿主调集到足够人手和物资,又有参与青云祭的华夏修行者们襄助,才在短时间内搭建起了三座传送法阵,解决了从这数千米高空上的昆仑脱身的难题。

  不过传送法阵容量有限,哪怕三座一起运转,一次也不过最多传送一千人左右。尽管传送速度不慢,但要全部完成传送,还需要不短的一段时间。

  在了解到这情况之后,我有些后悔太早从战场之上撤离了。在有利形势之下,或许我是该再多拖延一会的。

  天魔一族的可怕气息可以清晰感知得到,时时刻刻都重压在现场每一个人的心头之上。赤裸裸的威胁迫在眼前,时间每多过一会便是多一分危险,在等待传送的时间里,焦躁悄无声息就在整个修行者群体之中蔓延了起来。

  尤其是优先传送的是魔武学院的学生们,参加青云祭的华夏修行者们就很有些不满了。从仁义角度看,先撤离实力弱小的学生们,这没有任何不妥。但生死时刻,能顾全大义的人终究是不多的。现在还未撕破脸皮,只是因为死亡的威胁还未真真切切的挤临到身上而已。

  “花,雪,月!你们每人带二十个姐妹守在传送阵旁,谁敢不守规矩,便杀了他!”风殿主下命令道。协助紫曜掌控全局的她,显然也发现了在华夏修行者们之间孳生的不妙兆头。在这关键时刻她也懒得再去废话什么,直接就采取了最激进也是最有效的手段。

  果不其然,三位殿主带人守着传送阵以后,原本蠢蠢欲动的修行者们都变得安分了不少。只是他们眼内的凶光反而更加明显了,显然贼心不死,只要给予他们机会,绝不会犹豫把他人的生存机会据为己有。

  “回来了?很好。”风殿主微微颔首,对我说道:“辛苦了,带着你的人先去休息吧!局面还未稳定下来,等会很可能还有需要你们战力的时候。现在先养精蓄锐为妙。”

  风殿主说得很对,我让段云鹏带人下去休息,我自己倒是精神得很,没有休息的必要。毕竟世界树果已经把我的状态恢复到了最佳,而刚刚的阻击战也只是使用了火神戒的威能,我本身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损耗,现在可以说是我的最佳状态也不为过。

  因此我也就放弃了休息,加入到了戒备之中,准备随时随地应付可能的突发状况。

  遥遥的看着远方。虽然极目处看到的只有一片漆黑,但在彻底发散出感知以后,我还是能清晰的感应到那处传来的力量波动,推测出正在进行中的激烈战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