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留意到我的怒火,王静沈雪冰段云鹏他们也知道刚刚文森特动了不怀好意的手脚,顿时也对他冷眼直视了起来。

  文森特本来正看着突然熄灭的打火机若有所思,这时候感受到来自我们的敌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因为接到情报,王子铮你有可能是天魔安插在人类中的内应,事关重大,所以我才不得不来相试。请不要介意!”

  “那么试出来的结果呢?”我冷冷问道。

  “这火焰名为真实之火,能映射出内心深处最压抑的欲望。王子铮你若是魔人,当然会原形毕露。现在还能保持自我,当然OK了。”文森特笑了笑,说:“对你怀疑,真实太抱歉了!”

  “抱歉?”我冷笑:“我不需要抱歉。刚刚那火焰,引动了一些很不好的东西,我现在很生气。文森特,我觉得我们已经不是朋友了。现在,请你离开!”

  文森特脸上笑容一僵。我给他的印象是和善很好说话的,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测试我竟然会如此生气,气到了要立刻绝交的地步。

  文森特又怎么会想到,我刚刚差点被他直接给害死了,现在如何能不生气?不单单是我,若是真的在瞬间觉醒成天魔,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之下,场中的沈雪冰王静段云鹏他们,无一例外都会遭殃。一想到他们有被天魔化的我杀伤的可能,我就气得要死,此时又怎么可能会给文森特好脸色?

  见我怒不可遏,短时间内都没有办法抑制得下来,文森特只能再一次道歉,然后无奈的告辞。

  “虽然我们的友谊小船已翻,但我希望在对抗天魔和魔人的立场上,我们依旧是一致的。抱歉,打扰了。”

  冷眼看着文森特离去,我禁不住又一次回想起怜彩的忠告。果然,圣魔教团这些人做事确实不计后果。就是测试结果真如文森特所愿,那这里被我暴走杀伤的人,一定会被算入他们的“合理损伤”范围之内了。圣魔教团,就是这样一个冷酷无情的机器,一旦确定了目标便会去做,完全不计后果和代价。

  现在不是和圣魔教团计较的时候。收起了不快,我把目光投放到了青云战的擂台之上。

  因为内定保送的关系,前几轮注定没我什么事了。我留意了一下对阵表,四强以后的准决赛和决赛我有可能的对手,从对阵上还不好说。不过之前对我下过决战宣言的金国钧,要与我对上的话至少要到半决赛才有机会,前提是他有实力横扫全部对手并支撑到最后。

  对于我的意外轮空,没有谁有不满。毕竟晋级选手不足,轮空的又不止我一个,不明真相的也只能说我的运气比较好罢了。

  第一轮比赛下来,没有多少悬念,基本都是强者晋级。唯一有意外的,便是文森特的弃权了。

  文森特的实力虽然我只见识过冰山一角,但身为梵蒂冈代表肩负圣魔教团的使命,他的实力又怎可能差得哪里去?按照我的估计,留学生团中他的实力稳居前三,至少应该与金国钧布拉罕神崎薰他们在伯仲之间,完全是有实力问鼎冠军的。

  现在突然弃权,显然是因为文森特觉得相比起青云魁首这虚名,还是应付魔人危机来得更加重要了。想到这里,我对这个人的恶感稍稍减少。

  酷(z匠3网Aq正版首发O

  因为第一轮轮空,为了让其他选手得到更多休息时间,所以我被安排到了第一个上场。而对手,不出意外的正正是女王殿的雪殿主。

  被安排故意要输给我,雪殿主似乎不怎么在意。淡淡的冲我点头打了个招呼后,灵剑垂地摆出了一个防守的架势,对我说:“来吧,让我们来一场‘精彩’的比赛!”

  雪殿主这是在提醒我要做足门面功夫了。这也是,虽然雪殿主可以不在乎,但毕竟我俩都是代表着东海魔武学院出赛的,作假也要做得漂亮一点,至少也要不能落人口实才行。

  而作为内定的圣者,这场戏的主角当然要由我来演了。

  我想了想,直接施展出了内向爆裂。

  被极皇玉强化过以后,我的身体承受能力已经大幅度增强,内向爆裂对我的负担不能说完全消减,但已经被削弱到了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在不叠加如大冰龙掌这般蓝级武技的前提之下,我已经可以完全驾驭这股强化过之后的武力之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