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的!”我重重的点下头。

  预选结束,接下来也就没什么看头了。接受了助理这内定对阵以后,我便向他告辞离开,回到了兄弟会本部中去。

  %最0新章3D节上酷匠Q网

  兄弟会本部之外,一条人影在黑暗之中守候着。他并未刻意掩藏自己的气息以示光明磊落,但境界不够的人想察觉到他的存在也是很难。

  这人正正是才刚与我在预选赛场上告别了的金国钧。

  他说了会回头来拜访我,想不到竟然立刻就坐言起行,好像颇为迫不及待似的。

  我想不透这个男人会有什么要跟我说,便站定了,只对他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等这个男人自己先开口说明来意。

  金国钧并未如我所想的进入正题,反而叹息了一声,开口说:“我让你小心一些神崎薰这个女人,看来你并没有接受我的忠告。”

  金国钧的忠告,我一直放在心上。这倒不是说我就信任他多一点,只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老祖宗教训总不会有错的。我对神崎薰确实有着些许的戒备,哪怕现在,也只能勉强算是普通朋友而已,远未到交心的地步。

  “我一直都很小心。”我如实回答道:“眼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我和神崎薰现在利益一致,关系紧密一些,我不觉得有任何不妥。”

  我说得隐晦,金国钧也是聪明人,听明白我的意思后点点头道:“你心中有数就最好。我到这里来,是要补充一些对这个女人的说明,还有一事相求。”

  “你有事求我?”我倒是有些好奇了。金国钧给人的感觉是盛气凌人,还有自视甚高的冷傲。这样的男人竟然也会折腰低声下气说出要求我,这就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了。

  “首先要说一点的是,神崎薰这女人的身份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金国钧说:“她不单单是柳生真阴流这一代最优秀的传人,同时也是‘天塔’的成员。没错,就是约翰逊口中的那个‘天塔’。”

  天塔?我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在我杀死布拉罕之后,约翰逊确实给了我一个杀意腾腾的警告,内里就有牵扯到“天塔”这样的组织。我当时没放在心上,现在金国钧再提起,我立时便回忆起来了。

  “天塔,到底又是什么?”我问。

  “天塔表明上是为了研究修行者力量应用而建立起来科研组织,但实际目的却绝不仅仅于此。”金国钧解释说道:“为了达成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暗地里已经不知道用了多少卑劣手段做了多少泯灭人性的实验……这么说可能有些空泛,我就举个实际例子吧!预选赛上和你交手的布拉罕,在最后阶段你认为他正常吗?”

  “不正常!非常不正常!”我笃定的说道。

  我与布拉罕的那一战,有太多不寻常的地方了,只是旁观者很难看出真正玄妙来罢了。

  在布拉罕被我擒龙功最强一式擒龙击中以后,包括心脏在内的所有胸腔内脏都已应该被打成粉碎了才对,这样的状况下正常修行者应该是死得不能再死才对,但布拉罕却像是毫发无损般重新站了起来,并对我反施偷袭。

  正正是因为我的疏忽大意,才造成裁判员的惨死,我心中一直怀有愧疚,所以对这一战印象就格外的深了。

  而且重新站起来的布拉罕,那失去生命气息像是行尸走肉般的躯壳,或许能瞒别人,但绝瞒不过我的敏锐感知!

  这样的状态,算正常状况才有鬼!

  当时的谜团,我本以为随着布拉罕的死而再没解开的机会,想不到现在真实情况却从金国钧口中给还原了出来。

  “看来你也已经发现布拉罕的异常了。”金国钧说:“这倒省了我不少口舌功夫。不错,布拉罕正正是‘天塔’旗下的最新一批实验体!而且是残存下来,完成度最高的一个!”

  实验体?残存下来?完成度最高?

  金国钧的话语拆分开来,一个词就是一个含义,而连接起来以后,便是一副让我火冒三丈的画面!

  似曾相识的一幕,在毕家地下灵兽实验室之中,我也曾见过!

  那些浸泡在试管中饱受煎熬的人们,还有那些被抹杀了灵智只剩下杀戮和痛苦本能的实验体,当时就直接粉碎了我的理智,让我在地下实验室中暴走继而大开杀戒,把那些披着人皮的禽兽科研人员杀了个一干二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