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越到最后,未被收集的玉牌剩余数量便越少,竞争也就愈发的激烈。

  我到预选赛场上时,正在擂台之上角逐中的二人,有一人倒是我认识的,潜意识中已经认为是半个朋友的神崎薰。

  因为有了昨夜布拉罕的挑衅事件,所以华夏修行者和留学生们相互之间酿生了淡淡的敌意。不过神崎薰却似乎是个例外,不单单她在台下的几名倭国朋友,就是其余围观群体之中,也有稀稀落落的华夏修行者不顾同胞白眼给她加油鼓劲,至于原因,一目了然——因为神崎薰太可爱了。

  在这个网络发达的年代,哪个年轻人没被倭国二次元文化熏陶过?眼前的神崎薰就像活脱脱从二次元跑出的人物一样,稚气未脱的萝莉身段,一身樱花粉色的萌系和服打扮,不失庄重之余活泼青春气息洋溢,一颦一笑都牵动着场中深深浅浅宅中毒的男女们的心。极端的倒戈加油者,他们的心态也就可以理解了。

  不单单是他们,就是擂台之上和神崎薰对战的华夏男修行者,也有些心不在焉,武技都施展得拙劣不堪,心思早已不在胜负,而大多放到了神崎薰身上去了。

  而神崎薰也很大度的并没有趁虚而入。她的实力绝对在对手之上,却一副温婉姿态,只以普通武技不急不缓的压制,对着心不在焉的男修士自然稳占上风。而待压制到极限时再猛一施力,武力之气便把男修士顺势推下了擂台,既分出了胜负,又没有伤了和气。在场中除了对男修士不争气的嬉笑怒骂以外,倒是没有对神崎薰有微词,就连那被轰下台落败的男修士也没有半点不满,有的只是对自己失败的懊恼。

  “虚伪的倭国人,只会玩伪善的这一套!明明可以干脆利落赢得胜利,为什么要怜悯对手?这只是一种侮辱而已!强者对弱者的侮辱!”一把声音在我的身边哼声评价道。

  我扭头一看,又是一位老熟人了。韩国代表金国钧他不知何时来到了我的身旁,刚刚那些话语自然也就是说给我听的。

  这位韩国代表腰间挂着一大串玉牌,粗看就已有七八枚,远超过晋级所需。看来他走的是和布拉罕一样的路子,在擂台之上耀武扬威战至无敌手才下台,也不知道多少华夏修行者在他面前颜面扫地。

  金国钧对神崎薰有偏见,这一点我早就知道了,他就曾给我忠告让我小心戒备神崎薰,只是被我值之一笑罢了。现在这番尖酸刻薄的评价,可见他确实是对这个不管年龄还是身段都比他小上一圈的倭国小萝莉充满敌意。

  我笑了笑,对他的评价不置可否。不过作为被批判的当事人,往我走过来恰好听到的神崎薰就没有默不作声了。就是她脾气再好,被人如此恶意中伤显然也隐忍不了,露出一个带着些许寒意的笑容,对金国钧道:“伪善起码也算花心思去为善了。比起肆无忌惮的恶,我倒觉得伪善要强得多了。金欧巴你觉得呢?”

  金国钧重重哼了一声,满脸的不以为然,不过倒是闭上了嘴没有再和神崎薰辩论下去的意思,因为他很明白这并不是自己的强项,斗嘴下去输的一定会是他,倒不如把这份胜负心留到明日的擂台之上,反正有实力早晚也会碰头,跑不了。

  两个人的针锋相对,我这局外人看得有趣,却并不打算掺和。虽然个人情感上我是更偏向于神崎薰多一点,但这种对错难分的事情,还是保持中立为妙。

  两人似乎都有要跟我谈话的意思,但偏偏看不惯的对头在场,也就是谁都不愿意开口。短暂的僵持过后,金国钧深深的看了神崎薰一样,对我留下一句“回头再来拜访你”后,施施然的离去。

  o更新u;最TB快上酷r匠V,网

  “哼,自以为是的棒子!还真以为整个世界都绕着他们大寒冥国转了?”神崎薰看着金国钧离去的背影,少有尖酸刻薄的评价道。

  少了金国钧这个电灯泡,我也就不绕弯子,直接对神崎薰道:“那么,你想跟我谈的是什么呢?”

  神崎薰正了正色,一脸严肃道:“出大事了,是关于佐藤樱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