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怨魔给出了肯定的回答,然后进一步阐释道:“当然,那都是经过美化以后再编撰流传下来的,真实状况肯定不会那么美好了。”

  怨魔的话语引起了我进一步的遐想,于是又问:“那孙猴子、三眼二郎神、八臂哪吒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修行者了?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但凡看过西游记和封神榜的人,都会对这些性格鲜明的主角印象深刻,我当然也不例外,小时候更是崇拜了他们好久。现在有机会接触到这些秘闻,我又怎么可能错过这个盘问到底的机会?

  “确实都是真实存在的。”怨魔略略沉吟,道:“至于后来,或是战死或是飞升,这就不得而知了。”

  飞升我可以理解,毕竟真仙境界已是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的存在,不可能再留在下界。但战死又是什么鬼?他们绝壁是当时修行界的顶尖强者吧?又有各种近乎无所不能的神通武技魔法,谁又能杀的了他们?

  我喋喋不休的追问下去,怨魔却似是厌烦了一般,打发我道:“具体情况太复杂,真要说的话三天三夜也不一定说得出个准头来。王子铮你确定现在还有闲心听这种老掉牙了的八卦?”

  被怨魔这么一说,我确实不好意思再打听下去了。人魔大战在即,再为这种事分心,确实不应该。

  七星成功进阶并获得了新辅助技能,而打神鞭也确实到手,我的战力无形之中,又上了一个台阶。

  q看:_正版Nc章L节上《e酷7。匠:网◎U

  不过还不足够。

  要赢下这场人魔之战,我还需要更强的力量!

  强大到足以与三使徒抗衡的地步!

  眼下,唯一能够提升我实力的,便只有张老亲传、威力无穷的紫级魔法星火燎原了。

  星火之力有多强大,我已多次让敌人和自己都亲身品尝过了。这股力量一旦能彻底掌控,就是再面对莱茵哈特,我也未必没有一拼之力!

  星界沟通已到了青级的圆满境界,再往上跃升两阶,便能成为星辰之力的真正掌控者!

  两天时间,我并非没有冲击的希望。在整备完毕以后,我盘腿而坐,专心修行了起来。

  进入星界沟通的状态以后,疯魔诀威力全开。星辰之力,又再次被我牵引起来,然后一点一点缓慢吸纳进入我的身体之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青级终告突破,星界沟通进入到了蓝级的境界,离那紫级的星火燎原,只有一级之遥了!

  而我的魔法力也被消耗一空,不得不暂时放下修行。

  服用下了恢复灵药以后,在等待魔力恢复的时间段内,我横竖无事,便起身离开静室。

  窗外华灯千盏。修行不知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然又入夜了。兄弟会内现在只有少部分弟兄值班,其余人都去趁青云祭的热闹了。

  这也难怪,这样的盛事,没有任何一个修行者愿意错过。

  才刚出静室,我远远的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武力之气在拐弯处,守着往外的必经之路。

  正正是柳萱。看来她知道了我在这里修行,便守株待兔的等着,连外头的繁华喧闹也顾不上了。

  柳萱的心意已经很明显了。对于她的执着,我颇为感触。只是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我的心本已被沈雪冰占据,现在又多了一个王静,就更容不下她了。

  想了想,我只能残酷的扼杀她的这份执念,干脆绕弯折回,挑了个窗户跳了出去。

  以我和柳萱之间的实力之差,我有心隐瞒,她如何能够察觉得了?于是我便在她浑然不觉的情况下离开了。

  各式各样的交易会,我没有兴趣。展示才艺和修行技法,近乎杂耍一般的热闹演出,我也没啥兴趣。想来想去,能让我提起兴致的,便只有青云战的预选了。

  不知不觉间,我的心性已经彻底转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修行强者,只对强大的力量感兴趣。至于世俗繁华的纸醉金迷,已经对我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了。

  青云战的预选一如昨夜般激烈。

  能进阶到到青云战正赛的名额并不是无限的。即使所有玉牌相加起来再平摊下去,也只有不到三四十个名额而已。再加上如昨夜布拉罕般一人占据多块的搅局者,能顺利晋级的名额也就越少了。

  所以越到最后,未被收集的玉牌剩余数量便越少,竞争也就愈发的激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