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人,正正是曦月。

  白沙柳家临别前,她曾亲口说过不会再回这东海,想不到还是食言了。

  “你来了……”

  张丹枫呢喃着开口,声音中带着无限的柔情,哪里还有那不可一世的疯狂与嗜血?若不是刚刚才被打个半死,我都要怀疑眼前的张丹枫是不是别个假扮而成的了。

  “我不来,我可爱的弟弟不就要死在你的手上了?”曦月淡淡的说着:“看在我的面上,放过子铮,如何?”

  “好。”张丹枫没有任何犹豫,立刻点头答应了下来,仿佛应承的只是一件极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不过即便曦月不说,此刻他也不会再理会我了,因为他的眼内只有曦月,已经容不下任何人或事了。

  相比起张丹枫深沉的柔情,曦月就要冷淡得多了,表现得就彷如只是一个普通朋友一般,或者更不如,更像是对一个路人一样。

  不过我却觉得,对谁都和和善善的曦月,现在这副模样是装出来的。

  张丹枫对她的态度,还有她这刻意营造出来的冷漠,两人之间一定有着外人不知道的往事与牵连。

  我忽然记起,在张丹枫沉睡的漫长岁月里,始终有一名神秘人不离不舍到处搜寻珍贵天材地宝给他续命。本以为那人是张丹枫的至交老友,现在看来,即使不是曦月亲力亲为,恐怕在内里也出了不少的力了。

  也唯有曦月使徒的漫长寿命和强大力量,才能进出险境如履平地,才能不断以珍贵灵药给张丹枫续命。

  曦月现在这般冷面无情,原因我也大概猜测到,应该是与她的使徒体质有关,八九不离十了。这个善良的女人,明知道自己早晚免不了被天魔的凶暴所吞噬,所以即使是心有所牵,最终也不得不狠心斩断。

  酷P/匠网唯Ig一HY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只是情丝最是难断。不然曦月嘴里说着不会再回东海,又怎么会食言偷偷折返回来?

  曦月都放不下,张丹枫自然更不可能放得下了。

  张丹枫对曦月的冷漠毫不在乎,只以热切的眼神看着她,自说自话道:“你总是说我们凡人区区百十年生命,在你们一族眼中不过是沧海一粟。但你看,我现在已经是天师境修为了!再活个数千年时间也不是问题!如果你觉得还不够,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修行到传说中与天地同寿的真仙之境!所以……所以这次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么?”

  说到最后,张丹枫的声音都已哽咽起来了。此刻的他哪里还有半点绝世疯魔和强者的风范?完全就是一个被抛弃却恋恋不舍的痴心人,尽最大的努力苦苦挽回着自己心爱女人,以祈求她能回心转意。

  面对着爱人的苦苦哀求,曦月有了刹那间的动摇,但很快便逼着自己冷下心肠,淡淡道:“就这些?完了的话,我就要走了。或者说,你想用武力留下我?”

  “不要摆出这副模样了。”张丹枫笑了,笑得苦涩:“其实我什么都知道。堕入魔道又如何?你终究还是你。你看我,现在满手的血腥,又哪里有半点像人了!即便你不愿,但为了你,我还是会杀下去,杀到我的人性彻底泯灭为止!”

  顿了顿,张丹枫又深情道:“分给我一点魔血吧!即使你不愿意,但我知道只要我一直杀下去,善良的你最终一定会妥协的。只是我本以为我有足够的耐心,但在再见的这一刻,我知道自己已经再等不下去了,哪怕一分一秒也不行!成全我吧!只要能伴在你身旁,不管成神还是成魔,我都无所谓了。”

  张丹枫这番深情的告白,我这旁人听得很不是滋味。本以为他只是一头泯灭人性的恶魔,想不到那疯狂背后,竟隐忍着这样深沉的爱意。

  虽然这只是一份自私的爱。

  “我走了。”

  曦月姐对张丹枫绝非无情。留下冷漠的告别话语后,她别过身来时,眼内已同样噙满泪花,只是拼命压抑着自己而已。

  “我会等你回心转意的。”张丹枫淡淡的说着,目送着曦月带着我们离开的背影,竟没有半分要阻挠的意思。

  这个男人有着自己的骄傲。他是不屑于用强蛮手段禁锢自己爱人的。

  两百年的煎熬都忍耐过来了,再多这一会,又何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