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主出现了,叶雅和王静他们也就再没兴趣去追杀那些喽啰,都把目光投放到了剑魔和她随行的高阶魔人身上。

  “那个为首的女人就是剑魔,她手中拿着的就是那柄天阶灵剑噬魂,有多邪门你们应该一清二楚,只要被砍切削出一个伤口可就完蛋了,切记小心!”叶雅小声的对身边的洪门高手叮咛道。

  这些眼高于顶的高手眼神也变得凝重起来。噬魂本就是青帮与洪门纠缠不清之物,那邪门的效用他们自然一清二楚。不过此刻凝重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那柄凶器,更多的却是来源于剑魔与以她为首的四名高阶魔人。

  高手之间的气机感应都是很微妙的。洪门的尊者们都很明白,眼前这些高阶魔人会极难应付,绝不是之前斩杀在手下的那些杂鱼能够相比拟的。

  当然,要说紧张那倒还不至于。论实力,我们这支小队的配置不管从人数上还是质量上,都比剑魔等人要高出不止一筹。

  只要进展顺利,剑魔他们甚至连逃都逃不掉。

  就在与剑魔等人开战在即时,我体内的天魔之气突然有了异样的悸动!

  并不是源自于我自己意志,而是有一股外力透过某种特殊联系在牵引着我!

  这股外力并没有给我敌意或者陌生的感觉,反而倍感亲切,仔细感知之下,根本就与我体内的天魔之气一体同源!

  我只稍稍一想,后背立时被吓出的冷汗给浸湿了。

  与我一体同源的天魔之气,够得上这层关联的,就只有怜彩而已!

  唯独只有她从我身上“借”走的天魔气息,才会有这么高的相似度!

  而现在她主动牵引我的天魔气息,这分明就是在给我示警了!

  示警的原因,不用说便只有一个!

  这一切都是魔人们的布局!

  “撤!赶紧的!”我突然压低声音对叶雅和王静道:“我们可能中伏了!”

  “什么?”王静悚然一惊。以她的智慧,在被我提醒以后也隐隐发现了不妥了。

  “不可能吧?”叶雅迟疑道:“这破厂房可没感觉到其他强者的气息啊?”

  “不!一定是中伏了!”我的不安预感越来越强烈了,尤其是看到二楼高台之上按兵不动的剑魔等人,我越发的感觉到这一切都是魔人为我们精心准备下的局!

  “大小姐,噬魂就在眼前,只要把它连同那个女人一起拿下,便是我们的完胜了。现在只差临门一脚就要撤退,怕是有人见不得我们洪门扬威吧?”

  说话的是其中一名洪门上品尊者,言语间对我颇为不屑,并暗地里挑拨着我和叶雅的同盟关系。

  很奇怪。

  洪门尊卑之分还是蛮分明的。在叶雅跟我们交流时,这些份属下人的尊者是从来不发言搭话的。但在这关键时刻,在我提出有埋伏可能的现在,这尊者却不合时宜的开口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我意念忽然一动,想到了一个让人心寒的可能性,便对那尊者冷冷道:“发现剑魔这处根据地的,如果我没想错的话应该是你吧?就连这内里的实力分布,也是你给叶雅呈交上去的,对吧?”

  那尊者脸色微变,但还是死鸭子嘴硬道:“是又如何?”

  W看正版#章节F上2酷…¤匠y网?

  “那你知道你的破绽在哪里吗?”我步步进逼,杀意勃发。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尊者有些慌神:“我可不是魔人!”

  我拔出七星,恨恨道:“死到临头还嘴硬?那就死吧!”

  “王子铮!他是我的人,你到底想干什么?”叶雅大声喝道:“要杀他,拿出他背叛的证据啊!”

  证据?

  我没有。但怜彩的示警,还有这尊者的可疑行迹,这一切都指向了最坏的结果!眼下可能已经是最恶劣的局面了,哪里还来得及找什么证据?

  叶雅的呼喝让这尊者稍稍镇定,不过我的举动马上便把他的镇静撕得粉碎,因为我根本没理会叶雅的诘问,剑锋已然把这尊者给锁定了!

  “拦下他!”叶雅对其余尊者命令道,另外两名洪门尊者慨然应诺,一左一右上前就要把我的剑势给压制下来。

  “少碍事!”我一声怒喝,真龙神变已然激发而出,身周所有人都被神变灵识冲击压制得头昏目眩,虽然只有极短暂的瞬间,但也已足够我把七星刺落到那名尊者身上了。

  见我完全没有住手的意思,叶雅等人要救他也有心无力。这名尊者终于承受不住死亡的威胁崩溃了,仰头对剑魔等人高喊:“快救救我啊!我们不是同伴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