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自豪感在胸臆中酝酿的同时,所有人也一同记下了我这个给他们争光的名字。

  东海魔武学院,王子铮!

  我和布拉罕的这一战,闹出了的风波不算小了。

  学院方面倒也反应迅速,很快便派出了新的裁判过来接管了比赛。

  虽说布拉罕身上有着好几块玉牌,但按照比赛规矩,一场比赛只能赢一块青云令而已。因此若要集齐晋级所需,我还需要再赢上一场才行。

  因为我的争光表现,场下的各代表们此刻对我都有了或多或少的好感,当然也不排除有忌惮我刚刚展现出来的实力这一原因在内,但此刻,却是没有人愿意再上台跟我比试了。

  就在此时,不知道谁往擂台之上抛上了一块玉牌,我下意识的接在手中,抬头望人群中看去,却没有看到是谁的好意。

  青云战只需要三块玉牌就可以晋级正赛,虽说并未限定手段,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作弊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不过幸好刚刚那一战过后,我现在的威望还在巅峰状态,因此台下众人也只是一阵善意的哄笑,没有谁因此而说些什么。

  当然,说到底也是因为我有实力,谁也不认为我就真的拿不齐三块玉牌,所以这也多少有“送大神”的意味了。毕竟谁都不想在预赛之中碰上我这无形中已经成为夺魁大热门的选手。

  波澜不惊的从预选赛中脱颖而出。我才刚下台,便有无数的魔武学院学生涌靠了过来,显然他们都想和我这个学院的传奇人物近距离接触。

  我不讨厌他们的热情,只是却很不习惯应付那么多人的瞩目与互动,所以稍稍应付以后便不得不落荒而逃,离开了这选拔现场。

  回到兄弟会之中,我首先忙碌的是先把这一身伤势给调理过来。

  跟布拉罕的一场大战下来,虽然我看起来尤有余力,但其实损耗得也差不多见底了。特别是两次引火焚身,若不是有着天魔真名支撑,早就化为一团灰烬了。看来这近乎自残的招式,以后还是不能多用,最起码在星界沟通修炼到满级以前是不适宜再用了。

  服下恢复伤势和魔武二气的灵药以后,时间已近于午夜。虽说夜深人静,但在这最至关紧要的几天,我也不知道魔人们会不会偷偷摸摸折腾出什么大事来,担忧得根本无心睡眠,便干脆从床铺上爬了起来,抓紧时间修炼起星界沟通。

  进入修炼状态以后,我的心情很快便平复了下来。

  只是这种平静并未持续多久,便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给打断了。

  “王子铮?”电话那头传来了叶雅兴奋的声音:“我发现那剑魔的行踪了!”

  剑魔?我听得一激灵,禁不住追问:“情报准确吗?在哪里?她有多少人手?”

  “我亲自去哨探过的,准确无误!地点就在东海市郊一处废弃的工厂厂房之中。人手倒是不确切,我粗略感知之下,有二三十人的规模吧,像方麟那种程度的高级魔人,大概有三四人左右!怎样,要干这一票吗?”

  在这关节眼上,若能把剑魔给拿下来,那魔人们的行动便注定失败,天魔一族的回归也就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很可能成为决定整场战役胜负的关键手!

  只是,有那么顺利吗?我心中禁不住生出疑虑。

  不过不管如何,总是值得一试的,因为回报实在是太丰厚了!

  看T正◇版%P章@节上vW酷{G匠;/网

  想到这里,我便回道:“干了!等着我,我马上过来和你们汇合!”

  怕延误下去会有更多变卦,我以最快速度赶过去了王家。半小时后,我便与一身劲装的叶雅和王静汇合起来了。

  叶雅这一次看起来志在必得,随行有三位上品尊者,应该便是她急调过来的洪门供奉级人物了。而王静也带上了董天和另外两位我不认识的中品尊者,同样是为这次行动调遣出不俗的战力。

  相比起来,形单影只而来的我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因为太赶,所以没来得及带上兄弟们就过来了。”我给自己打圆场道:“我已经让他们直接到剑魔的据点支援,不会耽误这次战机的。”

  叶雅对此倒是没有牢骚,反而得意的笑道:“没关系,反正粉碎魔人阴谋这个大功劳,我洪门是捞定了!你王子铮就安心看着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