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他现在诡异的状态,却让我不得不摁下怒火,谨慎的戒备起来。

  血肉模糊的心脏部位还在往外飙血,生命气息分明已经断绝,但布拉罕却还是重新站到了我的面前。

  此情此景,已经不能单单用诡异来形容了。虽说修行一道变化万千伎俩无数,但从未听说过心脏破碎了还能面不改色的修行者,这布拉罕的复苏,已经颠覆了所有修行者们的认知了。

  更可怕的是,他那一身武力之气,竟然随着苏生而又膨胀了好几分!

  “很强大的招式和力量,不愧是华夏的最强弟子。换了是以前的我的话,恐怕真的会被你轻易击杀呢!”布拉罕轻蔑的笑了笑,说:“可惜,我已经是你不能理解的存在了。王子铮,只凭刚刚那一手武技,你是杀不了我的!”

  “打爆心脏还死不了的话,那砍下头颅终归杀得死吧?再不然切成无数碎块碎尸万段你看怎样?”我冷冷的说着,已然把七星擎在手中了。

  “你生气了?”布拉罕看了倒地的裁判尸体一眼,恍然大悟:“只是个小角色而已。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可惜的!为了他而动怒让自己露出破绽来,这可不值得。”

  “废话多多!你唯一能期待的,便只有惨死的结局而已!”

  我一声怒喝,七星主副剑已然齐出,掀起了一阵剑刃风暴,无数剑芒乱数斩落在了布拉罕身上。

  布拉罕提起武力之气相抗衡,那强大的武力之气抵消掉了大部分的剑气冲击,但也扔有小部分剑气在他身上切削出深浅不一的伤口。

  我却诧异的发现,这些伤口竟然都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

  不单如此,之前擒龙功打爆的心脏,伤口也已然不知在何时合拢起来了!

  现在的布拉罕,除了一身血渍看起来有些狼狈以外,身体机能毫无疑问正处于巅峰最佳状态!

  但生灵应该有的生命气息,我却分毫感应不到。

  现在的他,很像是一具行走的傀儡,但偏偏却保有自己的意志,仿佛跟原来没有任何不同一般。

  唯独只有我清楚知道,他已经不是布拉罕,或者说不单纯只是布拉罕了。

  “那么,面对我们最优秀的试验品,王子铮你会如何应对?”

  擂台之下,某个一直安静的旁观者,此时脸上终于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这一切我当然不得而知。甚至此刻连布拉罕的异常我也没有心思去仔细推敲了,现在我要做的,便是必须竭尽全力放倒眼前这东西!

  负责,遭殃的便会是我!

  愈发强大的武力之气,布拉罕已经明显越过了尊级强者的界限,光以武力之气而论,他已经达到了天师级别的境界了。

  以我现在的实力,对付天师境界强者还是力有不逮的。上古战场之中,面对着那几名天师巨人,我光是逃跑就已经必须竭尽全部心力了,要战而胜之,还是差得太远了。

  眼下的布拉罕虽说充其量只是个没有顶级武技魔法辅助的半吊子天师,但也绝不是现在的我能够相匹敌的。我能做的便只有打起十二分精神,以最强状态去迎战他了。

  面对着咄咄逼人的武力之气,为了相抗衡,我也施展起了内向爆裂。

  好消息时,内向爆裂的加成幅度,比以往更大了。

  一直局限内向爆裂发挥的,并不是我的修为不够,而是这具身体没有足够的强韧。但这一切,在我把极皇玉给吸收掉以后,都变得不成问题了。

  “酷%g匠J网●=唯一2k正版,E其_l他^q都h*是☆j盗Jf版z

  现在的我,已经可以发挥出内向爆裂近乎完美的加成幅度。往昔对身体的超重负荷,在极皇玉强化过身体后,已经几乎感觉不到了。

  这一意外发现,让我对这一战又增添了几分的信心。

  “王子铮!再来战吧!”布拉罕高呼一声以后,那身强吓人的气息,便向着我挤压了过来!

  我不敢怠慢,以擒龙功卸掉了布拉罕这一击之力后,七星顺势在他的左臂膀上一剑削下。

  剑锋很顺利的斩落在了布拉罕的手臂之上,但只入肉三分以后,便再不能寸进了!

  我无比惊讶。七星有多锋利我心知肚明,用削铁如泥来形容也不过分!此刻更是有着内向爆裂的力量加成,我这身武气即使比不过布拉罕也是差之不远的,怎么却连他的肉身都不能一剑两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