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东海魔武学院的学生,都希望布拉罕求仁得仁,由我王子铮上台终结掉这黑鬼的狂妄!

  这一份期待,我当然不会辜负!

  欢呼声中,我缓步走上了擂台。

  此刻我的表情很是沉静,但内心早已和台下的魔武学院学生一般,早已有一团斗志之火熊熊燃烧着,难以自抑。

  数千人的瞩目,铺天盖地的欢呼,场面比起十段战是还要恢弘宏大得多。

  比起那时,我现在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因为我肩负的,是魔武学院学生们的期待,是华夏修行界的脸面,以及三位老师所给我加冕的“最强弟子”头衔的荣耀!

  此战,我许胜不许败!

  我伸出手来,对台下做了个手心下压的姿势,轻声道:“静。”

  因为我的上场而喧嚣狂热起来的气氛,真的就因为我的简单一言一行而安静了下来。

  这也难怪,因为此刻他们的心神,全部都已维系到了我的身上了。

  “……王子铮,你果然来了!”布拉罕一改他的沉默作风,满脸狂热道:“快来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你当众撕成碎片了!”

  “是迫不及待,还是等不到那时了?”我高深莫测的笑了笑:“偷偷吸收到的力量,会很快流失掉。布拉罕,我说的对吗?”

  布拉罕脸色大变。

  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秘法,竟然已经被我彻底洞悉了!

  现在被我一口叫破,他自然不可能再维持震惊,沉着脸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要看出来很难么?”我不屑的笑了笑:“你太小看华夏的修行者了。”

  我虽然说得自满,但其实心中是有些汗颜的,因为看破这一切的并不是我,而是怨魔。

  布拉罕自登场起气势便咄咄逼人,这固然跟个人风格有关,但更多的却是在为自己的秘法作掩护罢了。不得不说他做得非常巧妙,包括我在内所有华夏修行者都没看出来,但又如何瞒得过人老成精的怨魔?

  在布拉罕以雷霆手段击杀青年剑手时,怨魔已经看出门道来了。轻松把对手置于死地后,布拉罕那些多余的鞭尸攻击,看起来很像是残暴嗜血的表现,但细想之下却是有些不妥的。那隐晦的力量流动转移,瞒得过别人,却瞒得过怨魔的眼睛。

  乐斌的死跟青年剑手如出一辙,同样的伎俩施展两次,怨魔就更加坐实了自己的判断。而最后一战,缥缈学院代表的惨白就更说明问题了。力量是不会说谎的,布拉罕以中品尊者修为击败了上品尊者的缥缈峰代表,那突然爆发出来的武力之气与他本身修为极不相称,甚至还凌驾于上品尊者之上,这股力量绝不可能是他自身拥有,只可能是从刚刚青年剑手和乐斌身上吸收过来的。

  正是有了这股隐藏在体内的额外力量,他才敢于如此狂妄不惧任何华夏修行者挑战。而以舆论的力量把我逼上台来,显然是想籍着这股力量把我击败以把自己的声势推往最高峰。

  之所以非要挑选现在而不等到青云战正赛,自然是因为这股偷偷吸取的力量不能持久的缘故了。

  本以为是至高无上的秘法,想不到却被我轻易识破,这对布拉罕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因此还未正式交锋,气势上他便先落于下风了。

  我一脸云淡风轻,看着似乎稳操胜券,其实并不然。

  怨魔已暗地里警告过我让我要小心迎敌了,我自己也心知肚明,这布拉罕是个劲敌!

  虽说看破了他的隐藏力量,但这根本无损于布拉罕的强大。只要他发挥出刚刚压倒缥缈学院代表的强大武力,那胜负还是犹未可知!

  “比赛开始!”

  裁判的声音才刚落下,布拉罕脚下一阵闷响,青石地板被踩出一个深深脚印的同时,他人已如离弦之箭,往我身前疾冲过来!

  人还未至,迎面而来的武力之气已经带了沉重的压迫之力。这股威压远不是寻常尊者所能够比拟的,布拉罕显然是把我当作了劲敌,上手便已全力以赴了!

  Z酷*匠'◎网*永久C免cT费r看A小说

  感受到这股压迫力,我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布拉罕这一击带着雷霆万钧之势,我本应后退回避才是上策,只是此刻我并不是一个人,我肩负的还有华夏修行者们的脸面,如何能够轻易言退?

  这一照面,我不单退让不得,而且还要把布拉罕给漂亮击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