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在刹那之间,胜负便分晓出来了。

  不过布拉罕狰狞一笑,根本就没有停手的意思,重拳连连轰出。

  大蓬的血花不断飙起,那青年剑手仿佛人肉沙包一样,瞬息间便挨了数十记重拳,拳拳入骨入髓,只是他却已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因为在最初的那几拳过后,他的生机已然断绝。

  青云战提供这么一个较量平台,为了最大限度考量青年才俊们的实力,确实是有只言胜负不论生死的附加规则。但终究是一个青云祭庆典的附加节目,闹出人命来总不那么讨喜,所以年轻人们动起手来一般都会有所克制,以免伤了和气。

  ,●酷#匠(:网P=正版%首发9

  就如风殿主对那秦观一样,就是心里恨到极点,也会手下留情放一条生路,否则他早就是尸体一具了,哪里有灰溜溜离场的好结果。

  但是布拉罕则不然。青年剑手和他可谓没有半点仇怨,他却上手便施以猛袭,还得势不饶人直接要了对方的命,最过分的是竟还彷如鞭尸一样连轰出十数记多余的猛击。

  这个布拉罕,好心狠手辣!

  青年剑手尸体都被打得扭曲变形,几近要支离破碎了,浑身沾满鲜血的布拉罕这才收手,面无表情的退身离开了数步。

  “布拉罕,胜!”

  裁判作出了判决,不过他看起来对布拉罕颇为不满。身为裁判除了判决胜负以外,他更有让参赛双方点到即止的义务,但布拉罕动作太快太迅烈,他根本没有插手的余地,这才有了这血腥和不令人愉快的一幕。

  裁判虽然不满但依旧克制着,但台下的华夏修行者们大都已经义愤填膺起来了。身为华夏人,在华夏的地盘举办的华夏修行盛典,却被一个外国人给踩着自己同胞尸体耀武扬威了,这口恶气如何忍得了?

  愤怒浪潮几近爆发的边缘。不过布拉罕的做法虽然过分,但却并没有过界。若此时被愤怒遮盖理智一拥而上,反而失了我华夏修行界的泱泱气度,传出去了,很容易会让人觉得我华夏修行者们都是输不起的小家子。

  找回场子的办法不是没有,而且就在眼前,非常的简单,让一个华夏强者上去给那野蛮的黑人深刻教训就行了。台下的修行者们也正是如此想的,所以才暂时克制下来。

  不过由谁上,却是一个问题。

  那青年剑手在华夏代表们中已经算是一名好手了,但却被布拉罕凶狠击杀掉,虽说有措手不及的原因在内,但双方的实力差距已经一目了然了。在场的华夏修行者们中,比青年剑手强的不是没有,但能胜过布拉罕的,还真挑不出几个。

  “我来吧。”人群中忽然传出一声应声来:“藏北派乐斌,请朋友指教。”

  说话的,是一名精赤着上半身、外露出一身横练肌肉的修行者。看得出来他走的是与布拉罕同样的肉搏路线,双方修为相当都是中品武尊的境界,但以体魄和武力之气而言,却是这乐斌稳占上风。

  看来真是凭依这一点,乐斌才敢在有青年剑手的前车之鉴下,依然上前挑战下手狠毒的布拉罕。

  布拉罕依旧是那副沉默寡言的样子,不过眼内分明已经燃起了不加修饰的贪婪欲望,舔了舔嘴边的鲜血,只对乐斌说了一个字:“来!”

  乐斌自信十足的向布拉罕迈出了脚步,主动发起了进攻。

  然而接下来的交手,却是让大部分华夏修行者们都看得心寒。

  乐斌没有大意轻敌,上手便是全力以赴以图挫下这黑鬼的锐气,双方才刚相接触,布拉罕便又以那极强悍的杀意以爆发力,只一记实打实的硬碰,就把乐斌的防御连同满满的自信一同击溃,接着重复的便是青年剑手那可怜的命运,被布拉罕的连续重拳暴打。

  这一次裁判是看得,厉喝一声“住手”,人已如离弦之箭之插入战局,试图阻止布拉罕的毒手。只是打得兴起的布拉罕根本不管不顾,大吼一声“滚”后顺手一拳把裁判给打飞退,然后才不依不挠的继续着他对乐斌的虐杀。

  打在乐斌尸身上的每一拳,同时也打在了华夏修行者的脸面之上。

  被一个外来者在众多华夏英杰面前耀武扬威,这屈辱!

  而且这屈辱,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连续发生了两次!

  这还不算完,因为布拉罕根本就没有离场的打算,只漠然的看着台下。

  “来,下一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