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难怪他。整场拍卖会都被我用钱打脸,尊严扔在地上踩了又踩,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个翻身机会,自然觉得吐气扬眉了。

  我很不想去看毕海小人得志的样子,但偏偏极皇玉对我来说却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如此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

  有了这块极皇玉,把我这副身体再强化一番,这对即时战力可是实打实的提升。尤其是大战在即的现在,这可比秘籍灵器灵药之类的都要靠谱得多。

  想到这里,哪怕是再不情愿,我也只能压下心中的不痛快,对毕海道:“毕大少,我想和你谈个交易。”

  “哦?”毕海不屑的笑了笑,说:“想不到你王子铮也会有低头的时候,看来这极皇玉对你来说果然非常重要。不过你认为我会让你如愿?免谈了!真想要的话,凭本事过来抢啊!”

  毕海的这番叫嚣,让我的无名怒火又再熊熊燃烧起来。我很想立刻就动手打爆他那副得意洋洋的嘴脸,但是贸然动手可不一定捞得到什么好处,至少这极皇玉是铁定跟我无缘了。

  所以我吁了口气,压抑住怒气,淡淡道:“行了,争这一时意气没意思。我来不是跟你斗嘴的,只是有个双赢的建议罢了。这拍卖会上你想要的东西,我基本都捞到手了。我用这些,外加五十亿现金,换你的极皇玉。成不成交,一句爽快话!”

  我的话很中肯。这拍卖会,我和毕海的针锋相对,算是互有胜负不相伯仲,但一番意气之争下来,我们俩都可算是两手空空一无所获。毕海意动的几样东西都落在我手上,而我要的极皇玉毕海也拿捏着,理智一点,交换过来的话对我们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

  私人恩怨可以以后再清算。这种时候,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毕海也明白到这一点。

  他倒是很想继续看我吃瘪的样子,只是到了嘴的拒绝话,却不争气的没能说出来。

  跟身家丰厚的我相比起来,他要收集下眼前这全部想要的灵药灵器可不容易。拿出极皇玉来,本就是要换一笔应急现金。卖谁都是一样的卖,只是为了出一口恶气才撤销交易而已,还为此白白赔了几千万进去,他心中对此早已经肉痛不已。

  现在有了挽回的机会,毕海当然懂得取舍。放下面子以后,他也给我一样木着脸,点了点头说:“可以。不过搭上的现金,我要跟拍卖一样价的五十五亿,拍卖的几千万违约金,也要算到你的头上来。再要一个附加条件,这青云祭上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走你的独木桥,不准像刚刚般横生滋扰!”

  面子都豁出去了,多花一点小钱我当然不会在乎。而毕海最后提的那个条件简直让我想笑出声来。这厮分明是怕了我再用钱砸他了,所以才说出互不干涉的承诺。这对我来说是始料未及的好事,烦心事已经够多了,这个时候少一个毕海捣乱简直是求之不得。

  “如此斤斤计较,可不像是你毕家大少的作风。”尽管心里在偷笑,但我还是摆出一副不情愿的无奈样子,说:“也罢,那就成交吧!”

  极皇玉拿到手中,而毕海也收到了钱和一应拍卖品,钱货两清。我一刻都不想和毕海这家伙共处,立刻撤回到了原本的座位之上。

  “你又成长了。”把刚刚那交易一幕看在眼内的王静笑道:“换了是刚认识那会的你,恐怕就不会跟毕海和谈了,而是召齐人手等毕海离开这拍卖会的瞬间去伏击他。”

  at更新最!J快P上☆酷√9匠4y网

  “其实我现在也都想这么干。”我苦涩的笑了笑,说:“只是不现实了。背负的东西越来越多,让我已经不能再单纯按照自己的喜恶去行事了。”

  “所以才说你成长了变得成熟了。”王静给予了我一个赞赏的眼神,脱口道:“这也是我最欣赏你的地方。”

  最欣赏我的地方?听了王静的话,我脸色变得有些古怪。毕竟这句话,很容易引人歧义,尤其是我和王静现在就介乎于亲密盟友和红颜知己之间,内里还夹杂着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只是我们都觉得未到必须点破的时候罢了。

  在这种状况下,王静的这句话就有些过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