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来换点钱总是好的。反正钱多人傻又好面子的冤大头极多,能坑多少算多少了。”王静低声说道。

  H…酷{}匠e网,永b久}、免费aK看/小-9说Sc

  我听得一阵无语。相对其他部位来说,龙骨好像真没听说有什么特别的用途。不过物以稀为贵,这么一副真龙龙骨本身便是威风凛凛的存在,买回去光是摆着便已经气派十足,确实是那种一看就让人有购买欲望的坑爹商品。若没有足够理智的话,很容易便会因此而中招。

  再抬头一看,不少人都已看得红了眼,一副对这龙骸志在必得的样子。我心中一叹,看来王静这一次痛宰这批肥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额。

  而王静给这中看不中用的龙骸,标上的黑心价格是二十亿。而一轮激烈的竞价以后,最终也不负王静所望的拍到了三十亿,以高出底价一半的高价成交了下来。

  王静接到银行转账提示,一张脸笑得无比灿烂。

  有了龙骸这道开胃大餐,整个会场的气氛都被给炒热,所有人都开始对接下来的拍卖品期待了起来。

  接下来的拍卖品,珍惜程度虽然比不过龙骸,但实用价值却远在那之上。包括珍稀的灵药,高阶的灵器,各种修炼用的武技和魔法秘籍,林林总总,每一件都是以千万起价的珍品。也难怪乎这拍卖会不对一般修行者开放,因为随随便便一件都绝不是寻常人能够买得起的。但也从侧面说明了华夏藏龙卧虎,这拍卖会只才刚过去了一半,成交金额便已突破了千亿的大关,足足已经是一个豪门家族的全部资产了。

  我出手并不多,斩获的就更少了,这一路下来,也不过只是拍下了一只地级下品的拳甲灵器罢了。因为拳甲这等灵器,适用范围太狭窄,因此竞争少竞价低,我算是捡了个漏了,这件宝物拿来给刘熊适用,倒像是量身订造的刚刚好。

  至于出现的其余几件地级灵器,则是因为是较热门的刀剑或者铠甲,竞争激烈。以我的身家不是拿不下来,只是却被王静给劝阻了。溢价太厉害,拍到手来也只是冤大头而已,不值得。而且越好的东西越会在后头,现在留点银根到后面再竞争更加合适。

  我一直偷偷留意着毕海。他这个家伙绝大多数时间也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少数意动的拍卖品,也只是举了一两次牌竞价,被别人抬价以后便立刻放弃。因此比我来他更加寒碜,到现在还是两手空空一无所获。

  这状况我看得分明,一来二去我也就看出点门道来了:毕海这家伙现在是个穷逼。

  曾经的毕家是何等风光,现在虽然没落了,毕海多少还能捞到点家族残余资产,日子算不上拮据,但要在这样一个高级别的拍卖会上有所斩获,他的钱包就有些不够看了。相比起这里在座的其余人来说,他确实只是一个穷逼。

  想到这里,我禁不住横生出了一个恶趣味的主意。

  这时,毕海又看上了一件拍品,出手竞价了。

  这是一株灵药,有着短暂时间内恢复血气的效果。看得出来对毕海挺重要的,加了几次价也不放弃,最终甚至还一咬牙出了个狠价,藉此要把其余竞争者都给挤下去。

  结果他也成功了,竞争者们都选择了放弃。拍卖师连喊了两声,手中拍锤已然举起,下一瞬间就要成交了,然而就在毕海满心欢喜时,我不急不缓的开口了:“加一千万。”

  原本成交价只有六千万的灵药,一下子往上叠了一千万的价格,竞拍师自然喜不胜收,毕海则是咬紧了牙关,嘴里发出择人而噬般的低吼,一字一句几乎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似的:“王子铮,你竟敢……”

  “干嘛?”我不屑的看着毕海,说:“这拍卖场的东西本来就是价高者得,我光明正大的出钱拍下来,毕大少你有意见?不服气就再往上加码啊!”

  毕海气得浑身发抖,最终却是没意气用事往上抬价,不甘心的闭上了嘴。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从未用心念过书的毕海,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这句成语的真义。

  接下来的竞拍之中,不管毕海看上哪一件,我都会往上堆价横加阻拦。每一次看着毕海不得不放弃的样子,我的心情便会涌现出难以言喻的畅快。

  尽管因此而花了不少冤枉钱买下不甚重要的东西,但我却半点也不在意。几个亿而已,能欣赏到毕家大少吃瘪的样子,值回票价了。

  “真是个孩子气的家伙。”王静没好气道。在她看来,我这种不把钱当钱只图一时意气的行径,很是幼稚。

  “孩子气就孩子气呗!”我满不在乎道:“反正老子有的是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