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人说罢,意识体从眼前这武圣男人身上抽离,给我的压迫感也随之而消失不见。

  这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与我的险胜告终。

  并不是说我的实力就压过那神秘人一头。事实上,因为这具寄魂身躯的缘由,那神秘人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相当有限。上品尊者的修为自然不可能是他的全部,交战过程中他也没有施展出与修为相称的武技,显然是因为被这具只有圣者修为的身体所局限住了。

  当然,我也并未底牌尽出,所使用的仅仅只有内向爆裂这一蓝级武技而已。

  所以,这一战充其量也只能算是相互试探而已。

  若是与那神秘人正面接触双方都全力以赴,我自己估量了一番,得出的结论是我没有什么赢面。让人沮丧的猜测,但却是最接近真实。别的不说,上品尊者以上,至少也是天师境修为了。以我现在的实力,去挑战天师境强者,还差得太远了。

  神秘人的身份,我也隐约猜测得到了。

  那睥睨的上位者姿态,天师境界的顶级拔尖修为,片言只语便能替青帮立下决定,这一切都把神秘人的身份指向了青帮那至高存在。

  青帮帮主。

  从这据点的状况看来,青帮似乎与魔人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合作关系。但青帮帮主却主动给出承诺,说我和魔人在分出胜负之前不会再给找麻烦,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我忽然想起了叶雅曾经对青帮下过的评价。

  “青帮行事准则,从来就不以对错而论,他们在乎的,只是利益罢了。虽然很让人不齿,但毫无疑问很高效。这便是青帮在华夏数千年风雨中屹立不倒并始终占据鳌头的最大理由。”

  若从这一点去想的话,换位思考,便能得出答案。

  青帮和魔人合作,是为了利益。现在撇清关系,自然是因为利益已经到手,魔人再无利用价值。那身为人类的他们,自然就没有再帮助这些异类的理由了。

  让我这个仇敌和魔人拼个你死我活,显然便是最合乎青帮利益的抉择。指不定他们还有冷眼旁观,在关键时刻坐收渔人之利的打算。

  如此一来,所有的事情都能够说得通了。

  相通了这一点,我的心情也变得稍稍畅快。因为这意味着,青帮帮主不是故弄玄虚,他是真的不会插手魔人之战。

  这种敏感事件,少了这么一个大敌,总是好事。

  至于我和青帮之间的恩怨,等此间事了自会再了断。即使青帮不找我麻烦,我也要找过去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也就豁然开朗,从据点中走了出去。

  我走出来时,那名天衡派的长老已然清醒了过来,不过却颓然的跌坐在地上,满脸苦涩。看样子他似乎不是没有尝试过逃走,只是在炎灵手下吃过大亏,所以才不得不乖乖留下而已。待见我这杀神折返过来时,他更是绝望,一脸认命的姿态。

  =酷匠C◎网OR正版首I发

  至于那魔人,早已被炎灵打成了重伤。若不是天魔之血赋予的强悍身体,只怕现在都已经奄奄一息了。只有区区下品修为的他在三头强大炎灵之前同样无所作为,大概是认命自知脱逃无望,此时也懒得挣扎,只以仇恨的眼神看着我,一脸不甘心的样子。

  我撇下天衡派长老先不管,信步走到魔人跟前,以看垃圾般的眼神俯视着他,问:“剑魔的藏身之处,你知道的吧?还有和青帮、还有华夏各门派的勾当,都说出来吧,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这魔人“呸”的吐了一口血水,正要出言不逊,我已经不耐烦的以七星把他左膀子直接斩了下来。被疼痛刺激,魔人到嘴边的谩骂立时被惨叫声所替代,叫得嘶声力竭。

  “我没什么耐性,下一剑要切的,便是你的脑袋了。”我漠然道。

  “王子铮,你特码的跟天魔一族作对,没好下场的!使徒大人们很快便会砍下你的头……”

  魔人骂咧咧的叫嚷戛然而止,因为我已经依照诺言,把他身首异处了。

  魔人被天魔之血腐蚀和支配,对体内的天魔之血是无限忠诚的。我虽然姑且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审问这魔人,但心底里早已明白不可能有什么收获,因此也就没有多费唇舌,直接把他给杀掉。

  当然,我这一手也不是全无意义的。

  杀鸡儆猴,对魔人血腥残酷的手段,是做给那天衡派长老看的。

  他可没有对天魔一族的忠诚。为了活命,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向我求饶。再有了刚刚我斩杀魔人的那一幕,谅他也不敢再有所隐瞒。

  果不其然,我才刚把目光投向这家伙,他便两腿发软。我话都还未问出口,他便已经先急急开口献媚了:“我说!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你千万不要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