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实力本身便已毋庸置疑了,在我看来,你们夺魁的机会也小不到哪里去了。”

  “其他留学生不好说,小妹可有自知之明。冠军我是没有任何野心,只是想着能走多远算多远吧,跟各地修行者的交流增长见识才是最重要的。”神崎薰笑眯眯道。

  看得出来,神崎薰确实对青云战夺魁并不上心。我对这个小妹妹越发有好感了,点头称赞道:“我们华夏有句古谚‘无欲则刚’,说的就是一个人无欲无求反而能有超水平的发挥。薰你有这种心态,说不定笑到最后的便会是你了。”

  神崎薰哈哈一笑,说:“如果我真的夺冠了,那子铮哥哥就请客帮我庆祝,你带我吃最正宗的华夏菜,好么?”

  “没问题!管饱!”我一口答应了下来。

  正愉快的交谈着,我忽然又想起一茬,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来。

  “薰,我最近遇到了一名难缠的对手,有些问题想向你请教。”我看着神崎薰,开口道:“因为这个对手所使的,是东瀛秘传的影子剑技。”

  说话的同时,我仔细留意着神崎薰的表情变化。

  同样是女性,同样来自于东瀛,我很自然而然的把神崎薰与藏头露尾的剑魔挂起钩来。不过我早就派人暗中留意着日本留学生一伙的举动了,但却没有发现他们有任何异样的举动。甚至在剑魔肆虐的时候,他们也还在监视之中,有着充足的不在场证据。

  而我挑这个时间,把影子剑技的事情说出来,是希望能从神崎薰这里得到关于剑魔的线索,如果能有收获,那便是最好不过了。

  “影子剑技?”刹那间的诧异以后,神崎薰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这个看起来颇开朗的小姑娘,能成为留学生代表果然有着与年龄不相信称的沉稳一面,想了想后她沉声道:“子铮哥哥,你确定这个对手所使的,就是东瀛绝学影子剑技吗?”

  “我的老师亲自下的判断,应该不会有错。”我笃定道。

  得到了我的保证,神崎薰依旧谨慎道:“那你能给我说一说当时的情况么?”

  我把与剑魔交手的情况细细述说了一遍。神崎薰越听脸色便越是难看,看来她对影子剑技也有相当程度的了解,光是听述过程便已经了解大致的真伪。

  我才刚说完,她便凝神屏气,对着我竖起了一根指头。我正茫然间,那指头便已挟着一丝武力之气,向我身前劈削了过来!

  这点武力之气,想要伤我无异是个笑话,我很清楚神崎薰这是要试招了,便同样集中精神,以指代剑,要把她的指头给拦下来。

  果不其然,神崎薰的指头才刚刺到一半,上半截指尖便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我眼神一凛,与神崎薰的手指才刚交缠碰触在了一起,肩膀上便传来了一阵轻微刺痛,那消失的指头正正刺落在我的肩窝之上!

  这毫无疑问,便是剑魔的影子剑技!

  这一绝学,神崎薰也是会的!

  ‘&最D新。;章$$节上酷匠“$网“0

  “是这样的武技吗?”神崎薰问道。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一模一样。”

  神崎薰轻轻叹息一声,说:“那可就真是师门不幸了。”

  顿了顿,她又接着说道:“那剑魔的真正身份,我已经知道了。这一式剑技名为‘奈落’,是柳生真阴流无上影子剑技中的一式,除了我柳生门人以外绝不外传。就是本门门人想要修习,除了根基修为以外,还要看天赋和贡献才能选择授予,因此近百年来,能习得这一剑技的修行者屈指可数,其中的女流就更是只有二人。一个是我,而另一个则是我柳生一派的叛徒,佐藤樱。”

  我继续问:“这佐藤樱,她是?”

  “柳生全力栽培的门徒,修行天赋不俗,可惜野心太强想要谋取柳生一门的无上秘籍,被发现以后仓惶出逃,现在是我柳生一门全力追杀的对象。”神崎薰看着我,说:“想不到她竟然逃到了这华夏的东海来。”

  我稍稍迟疑,正想着要不要稍微透点关于天魔的口风给神崎薰,她却已然先对我欠身半鞠躬,请求道:“佐藤樱是我一门的罪人,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清理门户亲手斩下她的头颅,希望王子铮你能行个方便。”

  神崎薰既然自信的说出要斩下佐藤樱的头颅,看来同门的她有足够压制对方的把握了。在面临魔人威胁的现在,多出了这么一个强力帮手,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收获了。

  所以神崎薰的请求,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当下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