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真走到那一步,我很希望有人能制止我的暴走。

  哪怕代价是要掉我的命。

  平静的小城白沙,随着朝阳升起,迎来了崭新的一天。

  绝大多数的普通人并未发觉到昨晚柳家一场大战的异动,少数注意到的修行者也无能为力,只能胆颤心惊的度过了这一夜。因此当最终所有风波平息下来时,白沙便回归到了往日的井然秩序之中去。

  白沙最好的私立医院之内,柳叶浑身打满石膏,躺在病床之上,神色有些颓然,但气息还算平和,不单一条小命保住了,一身伤势也得到充分照料,只要再花些时日,痊愈不是大问题。

  唯独他的一双手,十根指头连骨带肉一起被踩成肉末,已然没有办法生长出来了,即使用魔法催生了不行。

  失去了双手,对修行者尤其是武者来说,无疑便是成了废人一般的存在。

  往日的白沙第一高手,现在的废人,正是这种强烈反差,让柳叶精神萎靡,没法振作得过来。

  AU酷匠}网《d首::发

  还有另一半的打击,来自于躺在隔壁病床的妻子之上。

  杨霞,这个性子比柳萱还要恶毒的女人,人生却一路顺风顺水。但老天是公平的,这次把报应一次性的送来了。人到中年却遭受了这般的大罪,身体上的伤痛倒是其次,但被黄毛强暴这件事却无法抹去。强烈的耻辱与过往的优越感激烈交缠,让得杨霞的精神彻底崩溃了开来,现在整天一副痴呆相,要死不死的样子,这可就不是医生能解决的问题了,只能让她静养着,祈求有自动好转的那一天到来。

  柳叶对此心如死灰,因为这一切都是他的罪过。连只记得老婆也保不住,他这个一家之主,也就只能默默承受这份罪过。

  抬头看了看床头边上正耐心吹凉热粥的女儿柳萱,柳叶双眼总算多了些许神彩。这个他最宝贝的女儿保下来了,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若是柳萱也遭殃了,恐怕他早已承受不住打击,最轻也会落得和杨霞一样的神智崩溃下场,甚至严重一点自寻短见也不是不可能。

  柳萱脸上还挂着淡淡的泪痕和不加修饰的忧伤,显然柳家一夜之间的变故给了她很大的打击。不过相比起父亲,她却要坚强得多。原因,自然是来自于我的及时出手相救,以及我对她态度的转变和软化。

  病房门被轻推开,我从外走进了进来。

  “王子铮,你来了?”对我的来探病,柳萱很有些喜出望外。

  我放下手中的果篮子,对柳萱点了点,只维持了基本的礼仪,算不上多热情,这让柳萱有些许的失望。这也是我刻意为之,我可不想给柳萱造成我对她回心转意之类的错觉。

  “伯父,身体好一些了吗?”我礼节上的询问道。

  “谈不上好,基本废了。”柳叶自嘲的笑了笑,又说:“谢谢你护下了萱儿,也救了我们两口子。只是,现在的柳家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谢你了。”

  柳叶说的这些感激话倒是真心。而且他也看出来,我现在已经是连他也必须高山仰止的顶尖修行者了,他小小一个柳叶,想答谢救命之恩也无从谢起。

  “不用客气。伯父与我父亲多年同学,又曾关照过我,我出手相助也是应该的。”我客套的应答着,稍一迟疑,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柳萱说道:“我想和伯父单独聊一会,你能回避一下吗?”

  柳萱有些幽怨的看着我,显然不想在这时候离开。不过柳叶这时候也说道:“萱儿,听话。爸也正好有些话想对王子铮说。”

  柳萱这才不得不离开病房。她一步一回头偷瞥着我,对此我也只能装瞎子,低头眼观鼻鼻观心了。

  病房门被重新关上。杨霞依旧在痴呆状态之中,自然对我们的谈话无碍。我看着柳圣,说道:“我来,是有件事想拜托伯父的。”

  “你王子铮竟然还有事要求我这把老骨头?”柳叶颇为意外,但还是说:“只要我做得到,都没问题,我们一家子可都欠你一条命呢!”

  我把我的请求说了出来。

  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只是想让柳叶带着杨霞和柳萱,还有我的父母一起搬离白沙而已。

  青帮死了一个少主周彦,是绝不可能轻易甘善罢休的,后续报复肯定会接踵而来。

  针对我的报复我倒不是很怕,怕就怕他们拿我最重要的父母开刀。虽说有刘长安在白沙预警,但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最一劳永逸的办法,还是换一个地方藏身。因此,帮爸妈搬家便成了我最迫在眉睫要办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