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实行他们的计划,这些天魔使徒都被赋予了天魔一族的特殊天赋能力,也即是你我身上的天魔真名之力!”

  与我们一样的天魔真名之力?

  我眉头不经意的皱起。

  只有切身体验过,才会明白天魔真名之力有多强大。就比如我,真名之力是生命气息,只要不是一击毙命,多严重的伤势也能在生命气息的修补之下暂时缓过来,续战能力惊人,跟同水准的修行者相比较起来,这可以说是决定性的优势了。

  而且我仅仅只是个才刚获得天魔之力的半吊子罢了。像曦月这种把天魔之力运用得炉火纯青的使徒,她本身的修为未必就要比黄毛和霍光强,但他们两人联手却依旧在曦月手下讨不到任何便宜,这便是天魔之力的强大之处了。

  拥有如此力量的魔人头领们,竟然还有三个,而且都为了让天魔重临而齐聚于东海。

  他们率领的,还有上百高阶魔人,中低阶魔人更是不计其数。

  如此强敌,光是想想便已经足够让人头痛了。

  不过再头痛,此时也只能迎难而上了。

  曦月能提供的情报,便只有这有限的一些了。如此沉重的话题,不适宜再继续谈下去,我便岔开,换上轻松的口吻问道:“月姐你怎么能这么及时的赶来救我?要知道,我回白沙只是临时起行而已,根本就没计划过的啊!”

  “因为我一直都在东海啊!”曦月回答着,眼内多出了一丝温情:“东海对我来说,是一个有着特别意义的地方,我时常在那边进出。你最近声名大噪,事情我自然知道不少,而且魔人集结这种事我又怎么可能不上心?所以机缘巧合之下,就知道了这次的事情,这才勉强赶上了过来救援。”

  “原来如此。”我嘿嘿一笑,邀请道:“那等魔人之战结束以后,月姐你到我的地方来作客吧!”

  “虽然我也很想去,但恐怕不能了。”曦月的笑脸上忽然多出一丝落寞:“不管人魔之战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再回去东海了。”

  我听得一愣:“为什么?”

  “因为有一个人,我不想让他再看到我。”曦月说。

  曦月的话语中带着淡淡的忧伤,嘴上说着不想再见到某人,但双眼内的却全是缅怀之色,分明就是言不由衷了。

  “那个人,是月姐的恋人?”我试探着问道。

  曦月轻轻敲了敲我脑袋,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自顾自的说着:“我这魔人之身,注定了不可能和普通人有太多的交集,不然只会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而已。明白了的话,就不要多问了。”

  说到这里,曦月黛眉忽然一皱,苦笑着道:“虽然很想和你多呆一会,但看来不行了呢!使用了真名之力,天魔之血意志比平时要激烈得多,我快压制不住了。”

  顿了顿,曦月接着说道:“我必须马上回禁制处了。子铮小弟,有缘再见吧!”

  “再见了!”我发自内心的祝福道:“月姐,保重!”

  “希望下一次见面,不会是我们的相互厮杀吧!”曦月说完,给我留下标志性的温婉笑容后,便以武力之气驾驭身体凌空飞走,快要消失在夜空之前,还冲我挥了挥手,给我作了个告别。

  与曦月的再次重逢,对我来说是个意外的惊喜。只是这惊喜背后,有着许多的沉重罢了。

  现在的我算天魔还是使徒,还不得而知。但与曦月一样的难题,被天魔意志支配,恐怕只会是早晚的事情。

  h}酷匠$x网正版n'首《发a

  我明显的感觉得到,随着我使用天魔真名之力次数的争夺,我与天魔之血的融合悄无声息的加深了不少,到得现在,甚至都会下意识的渴求其他魔人的天魔之血了。

  这种表现绝不正常,再按照这样的驱使下去,我真的很可能会失去自我,成为天魔的傀儡。

  到时候,便会让曦月一语成谶,变成我最不愿意见到的局面。

  所以我很理解曦月会有与我相互监督的约定。若真走到那一步,我很希望有人能制止我的暴走。

  哪怕代价是要掉我的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