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剑魔武力之气的催动之下,噬魂剑身之上散发除了暗红色的气芒,与此同时剑魔已然俯低身子,往战圈之中冲刺了过去。

  苏老一直都有分出注意力留意着剑魔的一举一动。现在见他骤然动手,也深知剑魔这是被救兵逼得没法子要提前动手了,所以苏老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准备应付下这亡命的一击。

  忽而一阵血色雾气飙起,把剑魔整个身形都笼罩了起来。血雾之中的剑魔,动作变得模糊朦胧,被噬魂影响了感知的苏老,更是无法看清楚他的动作。

  而就在视线被遮蔽的一刹那之间,剑魔手中握着的噬魂,剑身忽然快速崩碎了开来,到得杀近到苏老身前时,只剩下半截剑身而已。

  “阴阳剑!”

  剑魔的杀意分毫不减,哪怕手中噬魂变成了残缺般的形象,他的剑招武技依旧凌厉。而且这一剑颇有豁出一切的意味,剑魔放弃了一切防御,剑锋直取苏老心脏部位!

  剑魔这一剑,借着几名魔人的掩护,时机已然把握得非常好了。但苏老的迎敌斗争经验何等老辣,在有心防备之下,想偷袭成功,机会微乎其微!

  巧手一挡一拨,这一剑剑势便被苏老举重若轻的引带到差之毫厘的方位。气芒擦身而过,却不能伤苏老半分毫发,而与剑同来的剑魔,则在剑势过后成了苏老绝佳的攻击靶子!

  苏老当然不可能错过这绝佳的机会!

  连续三拳轰下,每一拳都带上擒龙功的十成功力!

  腰腹,下肋,胸腔,依次中拳。每一拳都打得剑魔鲜血狂吐!

  只是最后一击命中,回传回来的触感却是让苏老有了些许的诧异:“女人?”

  “战场之上只有战士!”剑魔吼道。

  苏老的擒龙功,又岂是轻易能够消受得了的?剑魔狂喷玩鲜血以后,一身气息已然衰弱到了极点。换了别个中品尊者,这三拳挨下来恐怕不死也是重伤,不过剑魔身怀天魔之血,此时倒还能硬撑着,而且重伤也分毫不能掩其得意的喜悦。

  s!酷d\匠X'网唯g一S正Z版.,其l他都l《是盗;版!

  “苏老头,你大意了!太小看我这个女人了!”

  大意?苏老还未回味过来怎么回事,直到肩膀之上传来一阵刺痛才猛然发现,噬魂那失落的半截剑锋,竟已悄无声息的插入到了自己的肩窝之上。

  “东洋的影子武技?”苏老脸色阴沉了下来。身为武技大家,他虽然一时不察,但还是马上辨别出了剑魔所使的伎俩,重重哼了一声,说:“我确实大意了……不过这种小伤,还不足以让你到能沾沾自喜的程度!”

  “不,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斗篷之下,剑魔双瞳突然绽出红芒。与此同时,苏老原本清澈的眼神,也立刻染上了一阵浑浊的血红。

  此时,又一道极猛的冲击,终于把魔人们布下的结界给凿穿了一个缺口。

  我从缺口之中进入,焦急的环视了现场状况一样,待到看到插在苏老肩窝之上的半截噬魂,还有苏老那透着红光的双眼,我的心顿时一片冰冷。

  我还是晚来一步了!

  这些混蛋魔人的布局,终究还是成功了!

  “老师,紧守自己灵识的清明,不要输给入侵的邪念啊!”我对苏老高声呐喊,希望苏老能在噬魂的威压之下硬扛过来。

  只是,我自己也很明白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天阶灵器就是天阶灵器,每一件的威能,都是超尘脱俗的。

  对上身怀真龙龙魂的我,可能是它唯一失效的例外了。但苏老就是再强,终究只是一名人类修行者而已,想要抵挡噬魂的侵蚀,难乎其难。

  “王子铮吗?来得正好!”剑魔冷冷一笑,说:“再怎么叫,也是没用的了!噬魂的效果一旦生效,便再无抗拒的可能!你就慢慢品味你老师那不可一世的强大,然后再在这份强大之下被折磨至死吧!”

  “……子铮……我怕是……守不住灵识了!快逃!让张老头和孙老头……来制止我!”

  说到这里,苏老仰天一声咆哮,再低头时,双眼眼瞳已然一片浑浊,显然已是失去自己的灵智了。

  我的心彻底的沉了下去。

  苏老被剑魔成功操控,这毫无疑问便是最糟糕的局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